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疗伤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1768 2011-11-12 09:13:46

  饭桌上,付离岚一直与付离尘把酒论谈,感觉好像并不认识我似的。我忍着全身的疼痛夹了两筷子菜,额头上冷汗直冒。

“皇嫂,你怎么了?”付离岚看出我的异样,眼神里透出意思关怀。

付离尘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那眼神似乎在说:哼,自讨苦吃。

我摇摇头,扒了两口饭便说身体不适,要先行回房,付离尘也准了,于是便带着月儿回了房间。

“皇兄,皇嫂的身体好像有些不好。”付离岚喝了一口酒,有些担忧的问道。

“哦?是嘛?可能是最近感染风寒了吧,等下叫大夫瞧瞧便是。”付离尘有些迟疑的看着我离开的方向说道。

付离岚端起酒杯皱了皱眉,眼神闪烁。他之间便听玉琦宿说过,二皇兄对黎珂下“噬心”毒的事情,自己并不是很相信。就在黎珂回到王府那天,玉琦宿告诉他黎珂回了王府又被二皇兄带走了,至于带到了哪里他也不知晓。今日见黎珂脸色惨白,身体比之前的更加瘦弱,便相信玉琦宿所说之事不假,二皇兄对黎珂这样,怕不仅仅是为了羽妍那个女人那么简单。

“离岚,离岚?”付离尘见他在出神,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额……嗯?”付离岚一下回过神来,佯装惊讶,“皇兄,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是怎么了呢,一直拿着酒杯出神。想什么呢?”付离尘温柔的笑了笑。

“没,没什么。”付离岚低头暗自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皇兄这次找我回来,是所为何事?”

付离尘放下筷子,沉声道:“这次找你回来,是想问问,你可知道黎将军近年来在各地的动作。”

“动作?什么动作?”付离岚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不成皇兄你怀疑……”

付离尘点点头道:“不错。我是怀疑他有通敌叛国的嫌疑。兵权一直在他手上,万一将来他国来犯,我不能保证他哪里不会出现什么乱子。”

“没有,虽说这几年我一直呆在百花谷,但是也会出谷帮师傅办事,可我从没听到过这样的风声。”付离岚肯定的说道。从语气里可以听出,他从内心里就很相信黎将军的为人。

“嗯。”付离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笑道,“那便无事了,来,今天我们兄弟好好畅饮一番!”说完一口酒便吞入了腹中。

我回到蔚兰苑后,便让月儿扶着我到床上坐了下来,全身疼得一点力气也没有,身上的伤一处接着一处,又没有大夫来看,这样拖下去肯定会让自己香消玉损。

“月儿……帮我拿笔墨来。”我有气无力的说着,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月儿拿来了笔墨,我便将药单写好交给她道:“去外面的药铺抓药,不要让王爷知道了。”她点点头,匆匆忙忙的便出了门。

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去。过了一会儿,便听见开门的声音,一个身影站在我的面前,我虚弱的问道:“是月儿吗?”

“小顾顾,小顾顾,醒醒,是我!”苍蝇般大小的声音在我耳边想起,我努力的睁大眼睛,看清来人后,吓了我一大跳。

“你,你怎么进来了?”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

他指了指门口,很无辜的说道:“正大光明走进来的,难不成爬窗户进来?”

我冷哼了一声,笑道:“六王爷,别来无恙。”

“小顾顾,不对,现在该叫你皇嫂了。”他有些尴尬的笑道,“你还不是同样骗了我,扯平如何?”

“你怕是早就知道了。说吧,来我这儿有何事?付离尘呢?”我有些艰难的起身,语气中还是有些不悦。

“皇兄喝多了,刚让人将他送回房间。”他边说着边将一个小瓶递到我的手里。

“我的药?”我看着他,心里五味陈杂,“玉琦宿是不是也来了?”

他点点头,说道:“他早来了,只不过进不来这二王府,让我给你带个话。”

“说什么了?”我心中有些期待的问道。

“还能说什么,就让你好好照顾自己。”付离尘看着我的反应有些奇怪。

我佯装清嗓子,咳了咳,说道:“没事儿了吗?没事儿就走吧。”

他也未说走,也未说不走,只是将我的手腕突然拿起,给我把脉,而后脸色越来越沉重。我见他如此表情,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你受了伤怎么不找大夫?”他沉声问道,一改平日嬉皮笑脸的样儿。

“我自己开了一些疗伤养神的方子。”我收回手淡淡的说道。

他的表情似乎有些生气,一把将我扶正背对着他坐着,然后双手放到了我的背上,我不习惯的动了一下,他轻声道:“别动,我在给你疗伤。”

渐渐的我便感觉背后传来一股暖流,慢慢的融入血脉之中,全身都变得轻松起来,隔了一会儿,他便放下手说道:“好了,这段时间你好好养伤。”

我点点头,感激的朝他笑了笑:“谢谢你,六王爷。”

“还是叫我兮乐岚吧,我本身也就是这名字。”他起身往门外走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不经疑惑他最后说的那话的意思,什么叫他本身也就是那个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