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惹我的,没有好下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2284 2011-11-12 09:13:46

  付离岚急冲冲的出了王府,直奔宫内。

“王爷,六王爷进宫了。”亦朝背对着他的付离尘抱了抱拳道。

付离尘点点头,回过头来看着书桌上的文案笑道:“我料到他会去,他一去,那老狐狸便会乱了分寸。”

亦低下头行了一礼便退下了,出了书房后,他心中不仅有些担心起来,六王爷这一去,恐怕会让一家人家破人亡。

“亦侍卫。”我刚想去厨房自己取点糕点,走着走着却到了付离尘的书房外,而后便看见亦一个人站在池塘边,“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他有些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他完美的诠释了出来。

我“扑哧”一笑,没想到他的脸便红了起来,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道:“亦侍卫,这是怎么了?怎么没守在王爷身边?”

“王爷在书房内休息,王妃若是想见,属下便去通报……”亦低下头,心中有些酸酸的味道。

“呵呵,不必了,我不是来找他的。”我笑着说道,只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里。

“哦?珂儿也来了?”付离尘的声音突然出现,让我和亦都不禁侧目。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今天叫我“珂儿”了?难道性情大变?

付离尘见我不说话,便径直走了过来,他将我一把搂在怀里,让我有些措手不及的看着他,脸上的红晕也瞬间浮现。我是怎么了?怎么一见到他就会脸红心跳?难道真的有初爱的毛病?难道真的因为他是我第一个男人?

付离尘有些狡黠的笑了笑,然后瞄了一眼旁边一直低着头的亦,亦抬起头眼神中透露出些许尴尬,朝我们抱了抱拳道:“属下先行告退。”

等亦退下后,他便放开了我,没像以前一样将我推到在地。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难道他也有我这毛病?不过,我怎么可能是他第一个女人?我自嘲的笑了笑。

“你为何这样对我?”我看向他,眼里没有一丝畏惧。

他眼里依旧冷漠,“你不必知道太多。”我自嘲的笑了笑,也是,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而已,何况,他杀了小依,我有些忧伤的转身离去,注定这一辈子,我不能爱上你。

“你就这么走了?”他那冷峻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不走,难道还要看你给你的侍卫演戏?”我有些气愤的说道,“你又不爱我,何必这样?”

“是本王的,谁也不能看。”他冷言道。

我心中暗自一紧,转身故作正经的笑道:“王爷要怎样是王爷的事情,王爷想去奚落谁也是王爷的事情,和我无关。”

“怎么不是‘妾身’了?改称‘我’了?你不知道这样是大不敬?”他眉毛一挑,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一个称呼而已,王爷是不是太小气了?”我笑面如花的看着他。

他愣了愣神,一挥长袖,冷然离去。我心中吁了一口气,见他走远后,也便转身朝厨房走去。刚到门口,却见月儿抽泣着趴在地上捡着一些掉落的糕点,我本想快步上去扶起她,确听见一个尖酸的声音响起:“哼,贱丫头,你以为你主子有多好啊?还不是一个被王爷玩儿了抛弃的主儿。”

“你胡说!我家主子才不会被抛弃,王爷最近还带主子去赏花呢!”月儿极力辩解着,早已泣不成声。

“啪……”那气焰嚣张的丫鬟伸手就给了月儿一巴掌,嘲笑道,“王爷只是看中她是将军府的人而已,新婚第一天就不与她同床,怎么会对她宠爱有加?还有啊,我来王府这么多年,王爷心中早有所爱,是你们那个主子硬要贴上去,真不要脸,哼!”

旁边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看好戏。我心中怒火中烧,指骨间捏得惨白,心中的疼痛感袭来,我自知“噬心”又要发作了,但见那丫鬟还想给月儿补上一巴掌,我便撑着身体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甩倒在地。

“谁那么大胆!?”那丫鬟气焰嚣张的问道,抬头一见是我,整个人都傻掉了,“王……王妃……”所有人见到是我来了,便都跪了一地,不敢吱声。

“哼,谁那么大胆?那你看本宫有没有资格?”我忍着心痛怒喝道,顺后便拉起地上还在不断抽泣的月儿。

那丫鬟瞬间便反应过来,立马正跪着给我磕头道:“王妃饶命!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错?”我眉毛一挑,冷哼道:“你有何错之有?本宫只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怕经不住你这一跪。”

“奴婢知错了!王妃,饶了奴婢吧!王妃!”她全身发抖,一直不停磕头,只见地上印出丝丝血迹。

“月儿。”我咬住唇,心痛得快要裂开来,“她打了你哪张脸?”

月儿害怕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那个丫鬟不敢说话,我又大声问了一遍:“她打了你哪张脸!?”

“回,回主子,左边。”月儿的声音似乎还带着哭腔。

“去打回来。”我冷声道。

月儿却迟迟不敢动手,我怒喝道:“打回来!”

“是……”月儿被我吓了一跳,缓缓的走上前去,朝那丫鬟的左脸扇了下去,可是却不及那丫鬟打她那样狠。

“用力打!”我闭着眼睛,咬住嘴唇狠狠的说道。

“啪!”月儿鼓足全力朝哪丫鬟扇去,那丫鬟似乎心有不甘,又狠狠地瞪了月儿一眼。

我走上前去,让月儿站边,让那丫鬟站起身,厉声道:“你还敢瞪!?还不知错!?”那丫鬟吓得顺势又要跪下,我却一把抓住她,猛地朝她脸上狠狠的扇了两耳光,所有人听着这两耳光的响声,都为之一震。

“在这儿的,都给本宫挺好了。打狗也要看主人,何况本宫的月儿不是狗,是本宫最疼爱的妹妹。”我冷眼扫了一下跪在地上的人道,“本宫的人,不是这些奴才想动就能动的。来人!”我大吼一声,外边的侍卫应声而进。

“将这丫鬟拖下去,毁容后丢出府内。”我话音一落,那些侍卫便将那丫鬟架着拖了出去。

“王妃!我是王爷的贴身丫鬟,王妃你这样是对王爷大不敬!”那丫鬟不甘心的吼道。

我走上前去,朝她脸上轻轻摸了一把,阴冷的笑道:“本宫在你脸上已经抹了毁容的香粉,本宫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的后台是谁,本宫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拖出去!”

我话音一落,便见那丫鬟发疯式的尖叫着,“我的脸!好烫!啊!!!饶命啊!!”那声音越远,我才松了一口气。

跪在地上的人都瑟瑟发抖,我平静的说道:“都起吧,以后莫要像她一样就好。”我说完,便让月儿扶着我离去,可还未到苑门口,便见付离尘已经怒火冲天的向我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