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一品红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1646 2011-11-12 09:13:46

  “黎珂!”付离尘咬牙切齿的吼道,“你干了什么好事!?”

我平静的看着他,然后看看旁边已经被吓得发抖的月儿,轻笑道:“怎么了?王爷,你吓到月儿了。”

他沉着脸让月儿先回了屋,然后转身低声道:“本王要你演戏。”

“演戏?”我不解的看着他,还未反应过来,他便一巴掌打了下来,我一不小心,没站稳倒了下去。

“付离尘!你什么意思!?”我手指抓着地上的泥土有些气愤的看着他,不是说演戏吗?说都还未说,怎么就开始打人?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神色有些不自然道:“你将本王最心爱女人的丫鬟毁容赶出府,你真当自己是这个王府的王妃了!?”

我回味着他那番话,眉头不免深深皱起来,“最心爱女人的丫鬟?呵呵。”我眼中有一丝难过的看着他,“她打了我最心疼的月儿,用言辞辱骂我,如果我不是王妃更好,直接一刀了结了她!如果我不嫁给你,什么也就不会发生!”

说完后,实在忍不住疼痛,终是晕了过去。我只是依稀见到一个身影,他将我抱起附在我耳边说了什么,可是我却听不清。

我睁开眼醒来,发现平日里冷清的蔚兰苑有些许热闹了。

“月儿……”我开口唤着月儿,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干的要命。

月儿听到我的声音快步走上前来,然后对后面的丫鬟说道:“快去找王爷过来,王妃醒了!”

“怎么这么多人?”我有些不解的看看屋里。

“哪有多啊?加上月儿一共才5个下人而已。”月儿打趣的说道,“王妃,这些都是王爷调过来照顾您的。王爷那天见王妃倒下了,很着急的抱着您进了屋里,但是却不让大夫来看,他说他要亲自照顾您呢。”

我有些勉强的笑了笑,不让大夫来是怕发现我身上有“噬心”的慢性毒药吧,呵呵,这点付离尘确实上心,如果不上心,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就算到时候将人灭口,也堵不住府里其他人的嘴吧,那以后他这个“文武双全的温柔王爷”还怎么得人心。

“在想什么?”付离尘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有些诧异的看着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而且屋里的下人都被他撵出去了。

“在想你来的还挺快的。”我开口说道,声音依旧有些嘶哑。

他顿了顿,坐在我床边看着我,没有说话。我有些不习惯他这样的眼神,不像是关心,也不像是讨厌。

他将一个小瓶子拿出来在我面前晃了晃,说道:“这药是月儿给我的,她说你经常会吃这东西。”

“那又怎样?”我一把拿过瓶子拽在手里,“这还不是拜你所赐。”

他起身看着我道:“以后别吃那药,我这里有一瓶。”说完便从怀里拿了一个翠绿的瓶子出来。

“全玉的?”我看着他手里的瓶子问道,有些想笑。

他看了看手中的瓶子,又看了看我,说道:“是比你手中的陶瓷瓶子值钱。”

我憋着笑看着他,我知道他有话要讲,他见我看着他,嘴角动了动,不自然的说道:“刚刚打你是在演戏,有人暗中监视着本王。”

“嗯,然后呢。”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少用那种眼神看本王,哼。”他瞪了我一眼,将玉瓶丢给我道,“那个贴身丫鬟是宫里的细作,你将她逐出去,本王应是感谢你。不过……”他顿了顿看着我,严重有些疑惑,“你是从哪里学的用毒?”

我想他定会怀疑我的毒物,于是不可知否的笑了笑,指了指蔚兰苑外面的花卉。

“你给本王指他们作何?”他看着外面的花,有些不解道。

“你看见那株火红的花了吗?”我朝屋外的一品红噜了噜嘴。

他点点头,问道:“本王知道那花,不是‘老来娇’吗?怎么又叫‘一品红’了?”

“它有很多名字,你们只会欣赏它,觉得它红得惊艳,可是你们知道它的全株有毒吗?”我有些得意的看了看他,见他脸上写满了茫然,我心中暗自高兴,然后又继续平静的说道,“它全株有毒,白色**能刺激皮肤红肿,误食茎叶可引起死亡。”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不明深意的笑道:“你知道得还真多。”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至少你现在知道,我这蔚兰苑里都是毒花毒草了吧。”我有些嘲弄的看着外面,我没想过要去害谁,只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它已经有一些肮脏了,这双拿来救人的手,前几天却害了一个人,真是世事无常啊。

他未说话,只是喝了一口茶便往外走去,然后回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让我不禁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似乎不是恶魔,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而已。

付离尘,如果你没有杀小依,该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