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难道我有初爱的毛病?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1924 2011-11-12 09:13:46

  付离尘在那次为付离岚接风后,便让他在王府住下了。自从离岚来了之后,付离尘便没有将我软禁起来,而是经常让月儿带我出去陪他们赏花,下棋。每次看见他们对弈,我都会上去插上一脚,付离尘也不生气,隐约间还感觉他心情不错。偶尔赏花的时候会看见他眼里的一抹柔情,不过是一瞬即逝。或许是我自己想多了。

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中有些许安逸,很想一个人去走走,便让月儿不用跟着自己走了出去。

“皇嫂。”刚走到后花园,便看见一个人远远走来。是离岚。

我福了福身,笑道:“六王爷。”

“不是说了不用叫我六王爷么?怎么今天一个人?月儿呢?”他问道。

“我想一个人走走,所以没让月儿跟着。”我笑着说道,往庭中走去。“对了,上次你说的让我还是叫你兮乐岚,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不是先皇所生。”他说得风轻云淡,似乎并不是再谈自己的事情似的。

我侧目,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说实话,这样的事情我也猜过,只不过没想到,确实是这样。我开口问道:“付离尘知道么?”

“呵呵,你还是第二个直接唤他名讳的人……”他看了看我,眼神有些闪烁。

“我知道是谁,妍儿吧。”我依旧笑着,不过心中莫名的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我岔开话题道,“那为何你和付离尘走这么近?”

“因为付离尘的母亲与我的母亲当年是生死之交。虽都是先皇的女人,但是两人却依旧互相扶持。只不过……尘皇兄还在三岁的时候,他母亲便被人害死,我的母亲也是当晚被人设计陷害,便怀上了我。先皇为了不让此事声张,让母亲生下了我,没到一个月,母亲因身体虚弱便也离世。皇兄于我都被收养到当时的皇后,现在的太后那儿,便与当今皇上一起长大。兮乐岚这个名字是后来师傅取的。”

“哦……这样的话,你们和皇上的关心因该很好的。”我叹了口气,有些悲凉,这便是深宫的女人,我是否以后也会这样结局?

离岚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叹了口气,笑了笑。我见如此,也没有再问。

“上次你抚筝唱那首歌我很喜欢,能再唱一次吗?”他命人拿来筝,放到我面前。

我狠狠的撇了他一眼,笑道:“你都命人给我拿来了,我能不唱么?真是的。”

说完,便坐在筝前缓缓拨弄起来,唱起了《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他静静的听着。似乎时间就这么停止在这一瞬间了。

“爱妃和离岚好性质啊。”一个声音从庭外传来,我的乐声也戛然而止。

“皇兄,你来了。”离岚笑道。

我起身万福道:“王爷。”但心里恨不得骂他个乌龟王八蛋,既然有喜欢的人还和我翻云覆雨,莫名其妙!

“怎么不唱了,爱妃有如此才能,本王怎么不知?”他虽然语气温柔,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让我经不住有些清醒,怎么回事?他是杀了小依的凶手,是对我残暴如此的人,我却对他心存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不该是这样的。难道我有初爱的毛病?

“怎么不说话?”他见我一直出神,有些疑惑道。

我抬头看着他的脸,不知怎么的就有些游神,清醒点,清醒点!不就是睡了一觉么,至于么。我笑着摇头道:“无事。王爷想听,妾身便献丑了。”

我想起了那本以前最喜欢的《九州-华胥引之浮尽生》便悠然的弹起了《华胥引》,然后轻吟出声:“川原澄映,烟月冥濛,去舟如叶。岸足沙平,蒲根水冷留雁唼。别有孤角吟秋,对晓风呜轧。红日三竿,醉头扶起还怯。离思相萦,渐看看、鬓丝堪镊。舞衫歌扇,何人轻怜细阅。点检从前恩爱,但凤笺盈箧,愁剪灯花,夜来和泪双叠。”

音闭,离岚赞许的点点头,付离尘侧过脸去,低声道:“点检从前恩爱,但凤笺盈箧,愁剪灯花,夜来和泪双叠。不错,爱妃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有些惊奇,他竟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难道付离尘被鬼上身了?

“你为何这般看本王?”他回头,见我竟目不斜视的一直盯着他看,有些疑惑。

我摇摇头,笑了笑道:“王爷,妾身回去了。”

“回去?那本王送你可好?”他面无表情的问我,不过此时的眼神已经没有冰冷。

我还是摇摇头,道:“王爷好好陪着六王爷,妾身先回去了。”说完,不等他说话便朝蔚兰苑走去。

“皇兄,她中了‘噬心’这种毒。”离岚看着我离去的背影有些忧伤的说。

“我知道。”付离尘顿了顿,“我也不隐瞒,是我下的毒。我知道你肯定知道,当日是你救走了她。”

“她只是一介弱女子,为何?”离岚有些不解的问。

付离尘叹了口气,没有做任何回答。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会告诉我的。”离岚沉声道,“她熬不了多久,我想带她去百花谷。”

“不行!”付离尘立马开口道,“我有办法压制,放心,不会让她死。”

“二哥……”离岚语气中有些哀求,他没有管他叫‘皇兄’,而是作为一个弟弟求自己敬爱的哥哥,“二哥,她只有半年的时间了,我相信你知道的。”

付离尘点点头,但是还是未同意离岚带走我,最后只是留下一句,“我心中有数。”便拂袖离去。离岚有些失望的坐道石凳上,无奈的看了看满园的月季,眼中似有无尽的悲伤。

“我如何才能帮你?”他长叹一声,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起身风一般的跑出了王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