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你不能死,你死了,本王折磨谁去?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2257 2011-11-12 09:13:46

  “主子,亦侍卫送来了这个。”月儿拿着一个玉瓶进了屋,我淡淡的看了一眼,示意月儿拿来放到我的床边。

我将瓶子拿到手里,看了看,便又放下了。付离尘,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一次次的伤我的心,将我困入这清院,但却又送药来给我。到底我在你心里是什么?是个不能死却要活着被你折磨的人吗?只是这样是吗?我苦笑一声,正准备下床的时候,却见一抹紫色的小身影飞快的跑到了我的床边,还不容我看仔细,一下便抱住了我。只听得稚嫩的声音伴随着哽咽:“母妃……”

这一声母妃叫得我心都酸了,这明明是他付离尘和夕妍的孩子,却是对我莫名的亲。我附上他那可爱的小脸道:“凌儿怎么来了?”

“是我去求爹爹的。我本来想求爹爹放您出来,但是爹爹不肯,说是母妃做错了事情,母妃,我不相信您会打我母亲。”他紧紧的拽着我的衣袖,生怕我跑了似的。

我低头苦笑道:“如是,真是我打了你母亲,凌儿会怎么办?”

“凌儿还是很喜欢母妃。凌儿绝对不会像爹爹一样,把母妃关起来。”他的眼里一阵坚定,挂着泪痕的脸上满是认真。我微笑着点头,他见我笑便提了一样东西到我面前,“母妃,凌儿的兔兔也来看您了。”

我欣慰的看着兔子,然后摸了摸它的身子,对凌儿道:“是又交给母妃养吗?”

“嗯!”凌儿点着头,一脸萌样,“本来凌儿就是送给母妃的,但是母妃不在的那几天母亲却不准我将它带回苑养,所以……”

“嗯,把它留这儿吧。它不在我身边,也怪不习惯的。”我打趣的看着他那红彤彤的小脸,然后心疼的说道:“以后母妃不在,莫要惹你父王生气,还有你母亲。再也莫哭了,男儿有累不轻谈。知道吗?”凌儿笑着点头,然后一屁股就坐到了我的床边,笑嘻嘻的抱着我,怎么也不撒手,我无奈的看着他,温柔的笑着。

付离尘站在门外,看着里面那温馨的一幕,再看看床上那憔悴的容颜,心中却是有些不忍。他疑惑了,到底她是个怎么样的女人?时而倔强,时而调皮,对凌儿百般温柔,对他却是客套和疏离。

其实有时候他想过,黎珂或许对他是有爱的,只是他不懂,为何每一次她看他的眼神里,都有那一抹淡淡的忧伤,他亦是讨厌了这莫哀伤。

他还记得那次花灯会上,她唱那首歌时的样儿,也是这样的神情,她是心有所属,才会这样吧。“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襌娟。”亦是写给别人的诗词吧,因为那时的她对他来说,或许只是需要折磨和发泄的工具罢了。而现在呢?现在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他看着她落泪,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转身离去,不想再去看一眼。他到底……是怎么了……

付离尘依旧站在门口发着呆,屋里的小家伙却突然跑来,笑嘻嘻的抱着他的腿道:“爹爹,您也进屋看看母妃呀。”

我愣神的往外面看了看,果然一抹白色一角落入的我的眼中。眼里突然有些干涩起来,看着他抱着凌儿忘屋里走,便淡然的开口道:“不知道王爷驾到,有失远迎。”

他停住脚步愣了下,然后放下凌儿走到我面前问道:“本王给你的药你收到了吗?”

“谢王爷,黎珂收到了。”我冷笑一声,然后将手里的药瓶一举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他显然是毫无防备,脸上瞬间被怒意沾满。他刚要发作却见着凌儿在旁边一直茫然的瞧着我们。他叫来月儿,然后让她把凌儿抱了出去,关上了门。

“你什么意思?”他见屋里就只有我两人,便散步并两步的走上前来拽起我的手问。

“嘶……”我觉得他快要将我的骨头捏断了,忍住痛咬着下唇冷哼道:“我还想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他横眉怒眼的看着我,感觉他想要从眼里喷出一股火,直接将我烧成灰烬一样。我以为他会将我一掌劈死在这儿,可是他却只是咬牙切齿的问我为何要摔碎他给的丹药瓶。我使劲的掰着他的手,然后冷笑道:“毒是你下的,折磨了我这么久,又给我送来调养的药,你不就是想让我这么痛不欲生的活着吗?!”

“本王……”他突然有些愣神,捏着我手腕的手松了开来。

“怎么?心虚了?呵呵……”我觉得我笑得脸都快僵掉了,“付离尘,我突然后悔了。如若当初我没有答应爹爹嫁给你,而是逃离了付国该多好。”他看着我,眼里有着一丝我不懂的情绪,我看着他继续淡然的笑着:“怎么这样看着我?现在是来可怜我吗?可怜我这残缺的生命?你有什么资格来可怜我?!”

他抿了抿嘴,沉声道:“本王只当你是口误。”

“呵,怎么?听着这些不高兴了?付离尘,皇上赏赐给我疗伤的血参你给了她,我已经没那么多时日可以活了。虽然我也不清楚我到底还能活多久,不过我清楚我自己的身体状况。付离尘,你何必留着我,放我走,好不好?”我的语气似乎变成了乞求,“付离尘,你折磨我也折磨够了,现在你的妍儿已经回来了,你还留着我做什么?你放我走吧好不好?你不是已经下令软禁我了吗?你何不下令休了我?”

“你就那么想离开?”一直没说话的他终于沉声开口。

“你休了我。”我一字一顿的说道,紧紧咬着唇,不让自己流出泪来。

他突然抬手捏着我的下巴,逼我正视着他,我的下巴被他捏的生疼,正当我要甩开的时候,他便一个吻凑上了我的唇。说是吻,还不如说是啃,他狠狠的咬着我的唇,一股血腥在口中蔓延来开。那些泪水终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

他放开我,然后舔了舔嘴角的血渍,残忍的说道:“你要走,本王却偏不让。黎珂,你这么好一颗棋子,本王怎么可能弃掉?”

呵呵……原来,原来对他来说是有什么的……我对他来说,只是一颗很好的棋子……只是棋子而已。

而后的那些话语一字一句的敲击在我的心里,让我痛不欲生。

他说:黎珂,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本王还能折磨谁去?

他说:黎珂,你可不能走,你走了,本王下的棋可就白费了。

他好像在叹息,然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只是到门口的时候,他告诉我:你没用了,本王自会丢你出去。

付离尘,你知不知道,我突然觉得,你以前那么对我,也不及你说这三句话让我心灰意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