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清院风波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2228 2011-11-12 09:13:46

  那日过后,付离尘又命人送来了丹药。我的身体却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人家说,怀了孕的女人,得吃得好,住得好。可是,我呢?我冷然的看着黄叶飘落,满园都是一股凄凉之景,这住的地方都这样,更别说吃好了。

自从我到这清院来了后,膳食一天不如一天。第一日送来的饭菜中有些许的肉类出现,直到现在,却是馒头稀饭,有一顿没一顿的。说不定我吃的连丫鬟都不如。我自嘲的笑了笑,也是,我也只是个棋子而已,何必去想要更好?现在有得吃都不错了。

凌儿三五不时的来一趟我这边,一待就是好一会儿,我问他为什么不和他的那个小丫鬟一起来,他只是低头和兔兔玩儿,不言语一声。我也是温柔的笑笑,然后抱着他给他讲故事。我突然觉得,其实就这样过下去,也不是不错,没有什么人打扰,清净了许多。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想如我的意。

“王妃姐姐,您在这儿可是悠闲得很呐。”我正抱着凌儿给他讲故事的时候,便听见夕妍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怀里的凌儿,身体明显清颤了一下,然后咬着唇没有说话。

我抚了抚凌儿的头发,然后发下他朝门口走去,直接将她堵在门外。

“你什么意思?”她有些微怒的看着我,眼神往凌儿那方看去,然后说道,“我只是来叫我儿回屋的,姐姐还请让开的好。”

我回头瞥见凌儿神色不对,一直坐在我床边,眼神躲躲闪闪。我便回头对夕妍道:“妹妹,我可是个倒了八辈子霉的人,你这样随随便便进了我的屋,不怕被染上晦气?”

“你……”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退了一步,朝里屋吼道,“宏凌,还不快跟娘出来!”

我皱眉,她这样吼叫,凌儿怕是想出去也不敢。我冷哼一声看着她道:“难道你就不会对凌儿温柔点?这样哪里像个母亲。”

刚说完这句话,她浑身一震,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直接在我毫无预料的情况下一巴掌扇了下来。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我扶着门框,她直接横眉怒眼的看着我说道:“我这个做娘的,用不着你这个没做娘的来管。”然后便直接冲了进去,还狠狠的撞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刚想发作,却看见凌儿那奇怪的眼神,顿时有些犹豫。

凌儿见夕妍怒气冲冲的进来了,直接被吓得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连一声“母妃”都没叫。直到夕妍让她身边那两个丫鬟去拉他离去的时候,他突然受惊一样的,手在空中乱舞着,然后大声哭了起来:“母妃,母妃,凌儿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我有些心疼的看着凌儿,正准备前去抱他的时候,夕妍突然就一只手捂上了凌儿的嘴,吼了一句:“别闹了!”

凌儿被吓得肩膀一抽一抽的,也不敢哭出来。她吼那一句,着实的把我吓了一跳。我就无语了,她丫的,孩子又没什么错,她吼什么吼?于是走上前去,就拉开了她来,不爽的看着她道:“你才别闹了!虽然这里是清院,可也不是你随便来闹的地方!”

“哼!我教训儿子,用得着你管!?来人,给我把凌儿拉出去!”我感觉她已经神志不清了,让后一个劲儿的拉着凌儿,我却帮不了忙,被另一个丫鬟拦着不让我过去。眼看着凌儿的哭声越来越大,手腕都被拉扯红了,我急得眼泪都快点出来了。

“你在干什么!?”门口一声怒吼,下破了那些丫鬟的胆,直接一下坐到了地上不敢起来,凌儿便乘机跑到了我身后。

此时的夕妍,被付离尘的突然到来,吓的脸色苍白,她转头愤恨的看了我一眼,立马到付离尘跟前弱弱的说:“尘,我只是想要回孩子,只是没想到,姐姐不让我将凌儿带走。”

凌儿抓着我袖子的手更紧了,我拍拍他的手示意安心。我叹了口气,毫无表情的看着付离尘,几日不见,他眼睛周围有了黑眼圈,眼睛里的红血丝多得吓人,似乎是没有睡好。他看了看我,皱着眉头冷然道:“凌儿,随你母妃回屋。”

“不要……”凌儿含泪委屈的看着付离尘和夕妍道。

我正想开口求下情,却听见付离尘冷冷的说道:“快点回去!这里以后不准你来一次!你倒是忘了谁才是你亲娘了!?”我听着他的话,不由得愣了,是啊,我本就不是凌儿的亲娘,在你付离尘眼里,我也不过是个工具而已。

“母妃……”凌儿眼泪婆婆的拉着我的袖子,让我几度都想落下泪来,心里的酸楚一次比一次来得猛烈。

我摸了摸凌儿的脸颊道:“去吧,以后长大些再来看母妃。”说完便拉着凌儿往前走,他却不听话,死活不愿意靠前一步。付离尘见此,立刻让侍卫将凌儿抱走,那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渐渐远去,让我心疼无比。月儿焦急的在门外看着,但是却不敢上前一步,她定是知道我“噬心”发作了。

冷汗渐渐的从额头冒了出来,我捂着心口一步一步走到放着药瓶的梳妆台前。妍儿却上前一步抓着我的手腕道:“你想去哪儿?你个妖精,就是你害得凌儿连我这个娘也不认!”

我卵足了劲儿拉开她的手,大口呼吸道:“你是他的亲娘,你连自己的儿子都照看不好,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她气愤的再拉着我的手网地上一扯,我就华丽丽的倒地了,然后她眼里带笑的看着我朝我吼道:“你个狐狸精,肯定是你勾走了我儿的魂!”

我糟她那么一扯一摔,人就散了架了,我支起身朝付离尘看去,他复杂的看着我,但是抿着嘴未说一句话。不知为何,我心里却也越来越痛,我看着他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像真的很残忍。夕妍的眼中越发阴狠,立马伸手朝我的脸上抓去,我也没力气躲,任由她的指甲刺破了我的皮肤。脸上瞬间便是火辣焦灼的疼,血渍渐渐的从脸颊流了下来。

夕妍似乎还不解气,抬手又想抓,却听见付离尘终是清冷的开口了:“妍儿,够了。”

“可是,尘……”夕妍又一副委屈的摸样,我冷笑,她如果不去当演员,还真是可惜了。

“我们走吧。”付离尘拉过夕妍,吵清院外走去,至始至终为看我一眼。

月儿哭着跑进来扶起地上的我,我朝她笑了笑,然后道:“去把药拿来。”说完便又华丽丽的晕过去了,哀叹啊,怎么生得这么个差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