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它是藏红花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2378 2011-11-12 09:13:46

  月儿见我那么诚恳的看着她,咽了咽口水道:“不能说。”

“不能说?”我看着她故意提高了一丝音调,“真不能说?”

“我,我主上就叫不能说。”月儿瞄了我一眼,极小声的说道。

我愣住了,然后笑了,这名字也太有喜感了!怎么想出来的这是?我努力不让自己笑得太猛,免得把肚子笑抽筋了对宝宝不好。

月儿则是憋屈的看着我,满眼无奈,主上的名字就这么好笑?说实话,她自己都还不晓得主上的真名呢。跟了主上那么久,就小小的看了下主上的衣角,着实不划算。再说了,就算见着了又能怎么样?那主上成天带着个银面具,真不晓得他是怎么想的。

“月儿,这几天晚上你留意点,到梁上隐蔽的地方呆着。”我看着她那傻样儿便放心不下的说道。

她点点头:“主子说怎么说月儿就怎么做。”

“真是的,傻丫头。”我看着她笑着嘀咕道。

月儿朝窗外面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主子,时候也不早了,我让人给您备点晚膳。”我点点头,温柔的笑了笑。然后侧过头去看着蚊帐发呆。

想想我来这儿也半年多了,一个二十七年龄的灵魂住进了一个十四岁的身子。想想也够神奇的。

我朝手臂上看了看,从咯吱窝的地方衍生出了一条黑线一直到手臂。最开始我还没发现有这个东西,好像是从三个月前洗澡的时候便看见了。我一直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东西,那次“噬心”发作了,便知晓了。“噬心”发作一次,那黑线便长长一点,估计长到手腕那么长的时候,我也便要归西了吧。

只是我也挺舍不得的。舍不得离岚和玉琦宿,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摸着凸起了一点的肚子,有些欣慰的笑了笑。宝宝啊,或许是妈咪有了你,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大难不死,如果妈咪有幸能活着将你生下来,宝宝,妈咪定要把世间最好的给你。

隔了一会儿,月儿便端着燕窝粥走了进来。她见我还躺在床上发呆,于是放下碗过来说道:“主子,用膳了。是对您和小主都有好处的吃食。”

我一看是燕窝,欣然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月儿,把银针拿来。”

“主子?”月儿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去吧,不是我不信你。是我不信其他人。”我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月儿明了的笑道:“还是主子想得周到。”而后便用银针探进碗里试了试,拿到嘴边轻轻一吹,银针也未有变色,才放心给我食用。

我本是想吃好了便就睡下,可是到了半夜也睡不着,眼皮一直跳。我睁眼朝窗外看去,发现后窗外有人影跑过。我朝月儿轻咳一声,月儿正要应声,我朝窗外指了指。她见着了人影,便悄悄的上了房梁。

那人朝屋里吹了一管子迷烟,我屏住呼吸一动不动。毕竟我不是习武之人,还是忍不住吸了一口进去。瞬间脑袋就有些晕荡荡的,我见梁上的月儿并没有异样,便也深深的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清醒。见那人进来后,便闭了眼。

黑衣人见床上的我依旧睡着,于是捞起我便往窗外走去,月儿紧跟其后。他带着我一路颠簸,到了一间民用的小屋里停了下来,将我甩到了地上。我一个吃疼,闷哼一声便睁开了眼。

“你是何人?受谁指使?”他既然已经知道我醒着,我便不想再装。

“呵呵,姐姐真是心急啊。”从身后的小屋里走出一个人,她笑颜如花的看着我,走到了我面前。

我撑着身子坐起来,漠然的说道:“夕妍,你就不怕王爷怪罪?”

“怪罪?哈哈哈哈哈……”她仰头大笑,看着我的眼神像是在嘲讽,“难道你不知道是尘让我来的吗?”

“哦?是吗?”我挑了挑眉说道。

她见我依旧冷淡,不由得心里一阵不痛快。于是上前伸手就给了我一巴掌道:“jian人,都这副模样了,还傲气衡然呢?你姑奶奶我不给你点颜色,你当我是和你闹着玩儿?离尘可是说了,把你交给我了。”

我嘲弄的看着她笑道:“你还能有什么花招?要杀便杀,何必墨迹。”

“杀?你以为离尘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他不让,我肯定更是不会了。”她阴笑着拍了拍手,一个小厮便端着一碗药到了他身边。我心里不由得漏了一拍,难道……

“看你这表情是害怕了吧?”她端过药,让那个小厮按住了我,“没错,这啊,可就是孕妇最怕的那个什么……藏、红、花。”

我颤抖的看着那碗药,她想拿掉我的孩子……我拼了命的想要逃开束缚,却力不从心。

“怎么?害怕了?哈哈哈哈……”她兴奋的看着我,“jian人,你不是很淡定吗?你以为你有个将军爹爹我就怕了你了?”她伏下身轻抚着我的肚子,让我不由得全身颤抖,她见我越颤抖,她越是兴奋,“可惜啊,可惜你爹爹明日就处斩了,真可惜啊。”

“你说什么!?”我已经惊得脑袋都炸开了。

她用手指划过我的嘴角道:“你爹,通敌叛国,证据确凿,明日处斩。”

我崩溃的朝她扑去,却是被人拉住,泪水绝提般的涌来:“你个蛇蝎女人!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我蛇蝎?哼……”她直起身来冷笑一身,“这可都是离尘的功劳啊,我只是帮忙来处理你而已。他不是说到时候就放你吗?现在时候已经到了,你可以走了。但是他说,你可没有资格怀他的孩子。所以……”她拿着碗一步步的朝我走来,我紧闭着双唇狠狠的瞪着她。

她让人掰开我的嘴,而后便将一碗红花快速的灌入,引得我直咳嗽。

“好好享受今晚,明天记得去城门外的刑场送你爹最后一程。哈哈哈哈哈……”她踢了踢躺在地上的我,仰头大笑的走了出去。

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留着泪。

我爹快死了……我的孩子,也快死了……谁能,谁能救救我……月儿,你在哪里……

“啊!!!”我躺在地上蜷着身子痛苦的大哭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

付离尘,你为什么要害我爹!?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为什么……我不争名,不夺利,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想有个平凡的人生。能有一亩地,能有一个人,陪我安稳的过日子。为什么?你那么狠心的连自己亲生的孩子都不放过?

肚子的痛楚渐渐的传来,像是有利爪在我体内抓着什么东西一般,想要把我的宝宝给活生生的挖出来。我害怕的抱着肚子,生怕一个不留神宝宝就留不住了。

“痛……”我抓着衣服的衣角,疼得额头满是汗水,“宝宝……宝宝不要离开我……宝宝……”

我流着泪痛苦的呢喃着,可是仍旧不能低过那一波又一波的猛烈痛楚,最终是晕了过去,朦胧中,一个白衣长袍的男子抱着我,颤抖的说着:“娘子,我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