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割肉解毒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1519 2011-11-12 09:13:46

  我始终觉得我忒倒霉了,好好的身体被折磨得弱成这样。运气也差,摊上了那么个爱吃醋、还爱撒泼的情敌,应该能这么说吧?但是,如若她没被抓去,貌似她还能当正室,我在哪儿都还不晓得呢。按照我们现代的来说,合着我就是个小三了。

我幽幽的叹了口气,脸上的伤口烧灼般的疼,弄得我是龇牙咧嘴的,没了一点形象。走到铜镜前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没想到啊,尼玛的一看吓我一跳,这夕妍也忒狠了点吧!?我就说为毛我用了那么多以前调制的药敷在伤口上都不管用,现在的伤口溃脓了,还在往四周扩散,只要是指甲挂伤的地方,都呈现出了黑色。这明显是中毒了!

好一个夕妍啊,真能想出这种下三滥的招式。此毒无色无味,中毒三天之后才慢慢的将其伤口的皮肤溃烂,杀死伤口周围的细胞组织,慢慢的向周围的细胞组织扩散。我冷笑一声,果然狠啊,这么不惜一切想要毁我的容,想让我过得生不如死,看来真不是好好对付的主儿啊。

“主子……”月儿站在我旁边心疼的看着我,她弄了点热水来,然后递过一张帕子道,“主子,您的脸,用这个擦擦吧。”

我点点头,接过帕子后道:“你去帮我弄点酒来,再将以前我们削水果的小刀找来。”

“这,这……主子,您这是要干什么啊?又是刀又是酒的!”月儿担心的说道,生怕我想不开,喝了酒之后自杀。

我“扑哧”一笑道:“去吧,你主子我要把这张脸治好。对了,再找点纱布什么的来。”月儿不解的看了我一会儿,见我坚持,只得低着头去找那些东西。

过了一会儿我便看见月儿抱着一大堆东西跑了过来。我笑着点头,将脸部处理干净后,让月儿将小刀在火上烧了一阵,然后我便用酒喷了一口在刀上。正准备往脸上动刀的时候,月儿便吓得一把拉住我的手道:“主子!您可别这么弄啊,这一刀下去,您会留疤的!更别说这么多刀了!”

我安慰的朝她笑着:“月儿乖,我只是要治脸而已,脸上留疤了,总比没了脸的好。”

“没了脸?”月儿看着我,完全处于茫然的状态。

“我脸上这个可是毒,如过不及时组织病毒扩散的话,整个细胞组织都会坏死,这张脸就完全溃烂了。”我拿着刀在我脸上指指点点,语气甚是轻松。但是再看月儿,她已经被我的话吓得脸色苍白,估计是在想我满脸溃烂的样子。想着想着,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

月儿不反对了,我便拿着刀子朝脸上的伤口划去,一刀一刀的割着溃烂了的肉,这是古代,没有麻药,只能硬生生的挺着,痛得嘴唇苍白得吓人。

我能感觉到刀子在我脸上游走的感觉,溃烂的地方已经只是有些麻了,感觉不到疼痛,但是要连其旁边感染的肉一起割掉的话,就直接让我疼得直哆嗦。心里不禁哀叹,真是给自己找罪受。要是当初不那么坚持,跟着玉琦宿直接走了,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吗?现在想后悔,都难了。

一旁的月儿看得心惊胆战,真怕我一个不小心就割到其他地方去了。那些黑色的血渍顺着脸颊留了下来,黑色血液中还混搅着黄色的脓水,让人看了就忍住出的想要呕吐。月儿的定力貌似很好,咬着唇看我一刀一刀的割着,但是眼里的泪水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我朝她安慰一笑,继续咬着唇用酒擦着刚刚割完伤口的脸,直到将伤口上那些残留的黑色血渍擦成了鲜红色才罢休,想来毒已是解了。

我真佩服我自己,痛得大脑都快爆炸了还能坚持把最后一步给弄完。上完药后,便用纱布包了起来,我只露出了嘴巴、眼睛和鼻子,看上去就像那埃及的木乃伊一样。我还特帅气的朝月儿摆了个POSS才华丽丽的倒在床上,望着窗外的黄叶,哀叹着摇头,幸好我的药不错,不然的话,起码得疼上一个月。

“主子,我要是您,我早就疼得想去死了……”月儿眼泪婆婆的收拾这桌上的东西。我看着她笑了笑并未说话,不是不想说,是已经没了力气。我如果能死我早死了,何必在这里折磨自己?石头我找到了,老头却未找到,现在还怀了孕,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能抛下一切再死一次的话,我就枉为人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