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六年后(求收藏~~~求咖啡啊~~~)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1467 2011-11-12 09:13:46

  在付国二王妃逝世两年之后,西域残暴的汗王被灭,新王崛起,改朝换代,西域改称齐国,开国盛世年,新皇名号:宙王。东土四国依旧和平安乐,齐国新起,亦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

时光飞逝,光阴如梭。开国盛世四年,齐国百姓安乐,国土上一片繁荣昌盛,百姓尊敬爱戴着宙王,唯一可惜的便是宙王无王后,宫中亦无妃嫔。民间传言多不甚数,最多的莫过于宙王身边有一位美人,孩子都有了,据说那位美人常年以纱遮面,见过她面容的没有几人。于是金屋藏娇的版本就横空出世了。

“忘昔,妈咪怎么教你的,见到宿爹爹不可以调皮!”我一把扯过吊在穆宿身上的小人儿,伸手朝他小屁股轻拍了一下。

那小子从我怀里抬起头,一脸红彤彤的撅着小嘴,双眼含泪的看着我:“妈咪坏坏……”

“好了,他不就是爱黏着我么?没事儿的。”穆宿从我手上抱过窝在我臂弯的昔儿,然后摸了摸他的头将他举过头顶道,“昔儿,这几日有没有去旬先生哪儿好生学习?”

昔儿兴奋得哇哇大叫:“有哟,昔儿有好好学习哟!”穆宿见他那高兴的神色,自己也忍住出爽朗的笑出声。

我无奈的看着那一大一小摇头,真是一对活宝。穆宿将昔儿放下来后,小家伙便自个儿玩去了。我理了理脸颊的发丝道:“今天这么早就下朝了?”

“嗯,最近拉密县下雨过多,山洪暴发,我准备让人带着国库银两走一趟。”他看着我的眼神越发的温柔。

我点头微笑,侧眼望着满园的樱花飞舞,不由得叹了口气。

六年了,整整六年了,时间真快。记得那年旬叔说要留下的时候,我还不知所云的看着一脸兴奋的穆宿发愣。后来才知道,原来旬叔便是治毒用毒,医术超群的百花谷谷主。可是,我的脸依旧没有治好,可却比之前那些黑色的疤痕要好得多,只留下了几条深浅不一的肉色痕迹。旬叔说我有天赋,便收我为徒,一来二去他便也留在了我身边,这便让我潜心研究毒物,现在这身子倒是成了百毒不侵了,就连那时候在我肚子里的昔儿也沾了光。

后来的后来,我在齐家堡见到了那个一直想见的老头儿,那天真恨不得掐死他。他一脸淡定的看着我,悠然的说道:“你来皆是由命格所致。”如果我当时快临盆了,我真恨不得上前咬死他,明明就是他将我带来的,结果一动怒就完了,昔儿的出生便建立在了我的痛苦之上,心里那个悔啊,尼玛啊,为毛我要生孩子,而不是穆宿生孩子!?自我剩下昔儿后便也就没见到过离岚,我问过穆宿,他只是皱眉说着他也不知,便就没了下话,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待我月子做完后,穆宿便开始教我武功,一年之后,我不顾穆宿反对,便亲自领兵攻下了前西域王汗王的最后一座城池,助穆宿顺利等下了皇位。穆宿不止一次征求我意见想立我为后,都被我拒绝。我不是不知道他对我的温柔,对我的好,我又何尝不想和他一起到老。只是,我现在无法嫁给他,我背负了太多的过往,等一切了结了,我会将自己的心自己的人交付给他。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穆宿抚了抚我额前的留海问道。

我回神看着他的脸颊,低头道:“没。只是想着如何让你得天下。”

“我如果不要天下,只要你呢?”他覆在我脸上的手顿住,然后满眼忧伤的看着我,“我现在得到了我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土地,我不想再要其他。”

我叹了口气,将他覆在我脸上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现在东土四国已经对齐国这块肥肉虎视眈眈,如若我们想安稳,必然会有牺牲。”

他无奈的笑着,他说:“我懂。”

我张了张嘴,哑口无言。他懂,我那些私心,他都懂。我咬着嘴唇,低头不语。

一瞬间天旋地转,他抱着我在怀,然后两片温热附上了我的唇,他温热的话语浮在我耳边道:“我懂,但是我会等。珂儿,我会等。”

两行热泪从我的脸颊滑下,我从来不知道,他说的话,原来会让我这样揪心、感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