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让我当他父亲,好不好?(求收藏~求咖啡~)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1793 2011-11-12 09:13:46

  我在齐穆宿的住处呆了将近半个月了,身体也渐渐好转,只是不知道穆宿在忙些什么,这半个月来也未曾出现过,倒是离岚没事儿就往我这儿跑。

后来听离岚说,爹爹的尸体被付离涵以镇国将军的礼仪下葬了,死后也没有遭受到任何侮辱我便放下心来。再后来,月儿告诉我,民间传言,二王妃因父亲之死一病不起,没过多久也便病逝在王府,那几日而王府外聚集了许多百姓,为二王妃安魂。听到这些消息,让我心中无限惆怅,我何德何能能受这些人为我安魂,何况,我还没死。

我胡乱的披了件衣服起身出门,看着满园秋色,不禁莞尔,秋天来了,冬天也不会远了吧。太后看向那深蓝的天空有些想要落泪,付离尘,既然你说我死了,那我便死了。从今以后,我黎家再也不欠你任何,到头来,你却要偿还我的太多。

“你怎么出来了?”一件斗篷悄然的搭在了我的肩上,那人温柔的语气让我心中刹那间涌现出了温暖,他俯下身将斗篷系好,然后看着我说道:“你这样出来,感冒了怎么是好?”

我双眼含笑的说道:“穆宿,我没事儿。”

“你倒是别苦了肚子里的孩子。”他摸了摸我的肚子,然后蹲下朝那里说道,“小家伙,你要快点出来,别让你娘受苦。如果让你娘受苦了,出来就打你的小屁屁。”

我“扑哧”一笑,推了他一把:“你这人怎么这样,宝宝还没出来你就威胁他,万一吓着了,不肯出来怎么办?”

他站起身然笑道:“不会的,会出来的。黎珂,珂儿,让我当他的父亲好不好?”

我愣神的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如果不答应也没关系,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他见我不言语,便有些尴尬的笑着。

“对不起,穆宿,我,我还没想好。”我低下头,把因为紧张而捏紧拳头藏在了斗篷下。

他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拉着我的手笑道:“我们回屋去吧,外面风大。”

我有点傻里傻气的点了点头,被他拉进了屋里。我的目光朝他的侧脸看去,他没有当初那些放荡不羁的表情,也没有那些不真实的笑脸,有的只是百般的温柔,让我一不小心便沉沦了下去。

“还要看到什么时候?”他把我扶到床上,打趣的看着我。

我顿时反映了过来,侧过脸撅起嘴小声道:“哼,自恋。”

他嘴角扯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说道:“你好好休息,我要去处理些事情。”

我也没多问,便让他去了,离开时,他在我额头印上了一个吻,然后摸着我的脸颊,嘴唇伏在我耳边说道:“珂儿,你永远也不要离开我。”

我看着他的背影发呆,永远……也不要离开吗?我也能有永远吗?我轻轻的抚上小腹,嘴角翘起了一个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弧度。

**

二王府,书房外。

“尘这是怎么了?都不肯让人进去。”夕妍端着补汤站在门外,作势要往屋里冲。

一只未出鞘的剑横在她面前,亦冷言道:“王妃请回吧,王爷有要事要处理。”

夕妍眼一横,自知不能明着冲撞,便朝屋里喊道:“离尘,你在里面么?离尘,我给你端了补身体的鸡汤来,离尘……”

她还未喊完就听屋内一阵暴吼:“都给本王滚!”然后便看见一个酒杯砸破了门上的雕花糊纸被扔到了外面,吓得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夕妍还想说些什么,亦的声音又再次不带温度的响起:“王妃请回。”

夕妍狠狠的看了看亦,转眼看向屋内,冷哼着将盛着补汤的沙盅摔到地上,碎了一地,然后才愤然离去。

亦见她离去后,朝屋内看了一眼,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始终也没有说出来。

屋内那人倒在贵妃椅上,手里提着一瓶酒,仰头喝了一口酒,唇角扬起却是苦涩。他缓缓的睁开眼,血丝不满了整个眼眶。

“怎么不见了?”他痛苦的皱着眉头,看着贵妃椅旁东倒西歪的酒品自言自语道,“你会永远恨我了,对吗?”

他又吟了一口酒,然后再次闭眼,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倔强的眼神。他心中有万般痛苦,以前折磨她,觉得自己是为了夕妍,可是每折磨她一次,心中便痛一次。她的倔强,她那恨着自己的眼神,让自己觉得再也不要放开她,哪怕是恨自己也好。她有孩子了,自己却恨没能好好的保护着她。那次废屋里的情景触目惊心,她像个易碎的瓷娃娃,让他瞬间恨了自己,为何那么疏忽大意。如不是下人禀告废屋有异常,他怕是再也保护不了她和宝宝。可是,可是这次,她却被人从眼皮底下掳走,到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可知,他是多么想她。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付离尘的喉结动了动,然后苦笑着。可是找到又如何,他却亲手斩杀了他的父亲,如果她得知,怕也更是恨他。可是这样也好,只是恨也怕还是能记着自己吧。

只是何时,自己的心中却只剩下她一人?

付离尘始终闭着眼,他怕醒来,醒来又是那些一望无垠的孤寂。

亲们,不好意思,最近工作有些忙~~~~

我会加油更新的~~~

求收藏哦,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