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叫我旬叔.(求收藏~求咖啡~)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2171 2011-11-12 09:13:46

  “主子!主子!”月儿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跑进了门口。

我慵懒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道:“月儿,大清早的,怎么了?”

那丫头像吃了蜜饯一样,嘴巴笑得都快裂到耳朵上了:“主子,主上说给你带了个神医来,可以治脸上的疤呢!”

“是吗?”我垂了眼角继续睡,治疤什么的,我不感兴趣。

月儿见我又继续睡觉,眼急了道:“哎呀,主子,您怎么还睡啊?快去前厅啊!”

我朝被子里缩了缩,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迷迷糊糊的呢喃着:“月儿别闹,我要睡觉,睡醒了再说。”

月儿似乎还要说什么,却被人制止,回过头去居然是戴着银面具的主上,吓了她一大跳。齐穆宿拿食指在唇边竖起,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屏退了月儿,自己则留在屋内看着床上的人儿发呆。

我感觉有人的目光一直没有从我身上移走,便以为月儿还未走,那种被人注视着睡觉的感觉真心不爽。然后朝背后的人说道:“月儿,你出去吧,别看着我,不然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人似乎轻笑了一声,然后朝我走来,将我整个人从床上抱起,害得我一声惊叫,不安分的在他怀里乱动,他身体一僵,哑声道:“珂儿,是我。”我这时才看清楚来人。

“齐穆宿,你干什么?你想吓死我?”我抱怨的看着他翻了个白眼,继而又迟钝的注意到我们两人的姿势,现在的我正窝在他怀里,脸贴着他的胸口,能听到他那强有力的心跳。于是脸上一片羞红,不自在的扭了扭。

他皱着眉头看着我,脸上出现了一些不自然的神色,他紧紧的环住我,然后低声道:“别动,我放你下来。”

“你怎么了?”我望着他脸上那朵红晕不解的问道。

“咳……”他放下我,假装干咳道,“没什么,有点热而已。”

我望了望窗外,热?明明秋天了,外面还在吹冷风呢,还热?我有些担忧的看着他,然后支起身子,将手放到他头上喃喃的说道:“没发烧啊……”

我的手碰到他的额头时,明显感觉他身体一颤,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就被他拉下了手按倒在床上。他沙哑着声音道:“你这是在勾、引我。”

“哈?”我有些心慌的看着她,吞了吞口水,“齐穆宿,你快起来。”

“珂儿……”他温柔的叫着我的名字,眼里满是柔情。

我不解的看着他撅着嘴道:“干嘛?”

他眼里的柔情慢慢的变得浓郁起来,我不知道,刚刚那一撅嘴,让他的情、欲更加高涨了起来。他在我耳边落下一个吻道:“珂儿,我想吻你。”

“穆宿,你不是说给我找了个神医来么?那快带我去看看!”我岔开话题朝他说道。

他看了我许久,那眸子里满是落寞,然后他抿了抿嘴唇起身道:“恩,好……”

我见他起身,心中便松了一口气道:“那你出去,我换好衣服就出来。”

他点点头,朝门口走去。我看着他有些孤寂的背影,心中有一丝不明了的情绪,或是不忍,或是不舍,我亦不知道,只是我清楚,现在并不是时候。

待穿戴整齐后,便跟着穆宿到了客厅,一个白翁老人端坐在红木椅上,离岚则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他身旁。我有点诧异,没想到离岚也会有这么听话的时候,难得。

“你就是黎珂?”那老人看了看我问道。

我未说话,只是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老翁朝我招了招手道:“丫头,你过来。”

我看穆宿一眼,他朝我微笑着点了点头,于是我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真是的,老朽又不是吃人的怪物,怕我做什么?”老翁有些不乐意的撇着嘴,颇有几分老顽童的味道。我憋着笑意到了他跟前,老翁伸手撩起我脸颊上的发丝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抬头目光闪烁的看着我:“你这丫头,下刀很准。”

我抿了抿嘴,有些得意,也不想想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动个小手术什么的不在话下。

那老翁抬头看着一脸紧张的穆宿淡定的说道:“这孩子下刀准,这毒虽然是全部除了,但是这疤痕老朽只能尽力而为。”

“难道谷主(师傅)不能完全治好?”离岚和穆宿同时着急的问道。

老翁神色有点犯难的摇头:“老朽的医术虽然高明,不过,这丫头已经将她脸上伤口边能重新生长的肉全部割掉。但是,如果当时不及时割掉,这丫头的一张脸恐怕就要毁完了。”那老翁说完之后,离岚眼里的戾气一闪而过,快到让旁边的一干人等都没注意。

老翁有所思的看着我道:“丫头,你会医术?”

“会。”我点头,不假思索的说道。

“果然。”他像是认定了一些事情般,看着一旁的穆宿说道,“齐堡主,可否让老朽在这儿住上半年?”

穆宿神色一喜,他原本以为百花谷谷主会把珂儿带到百花谷去,没想到谷主会留下来。

老翁见他不言语,便皱眉问道:“怎么?齐堡主不欢迎老朽?放心,老朽可没有想占这丫头的便宜。”

众人一听,立马头上三根黑线下滑。

穆宿尴尬的笑了两声道:“谷主想住多久便住多久。”

“哼,才不会住得很久。”老翁脸上不悦的神情显而易见,而后他笑眯眯的侧脸对着我说道,“丫头,老朽我可不敢保证你的脸会恢复如初。”

我点头表示认同:“老爷爷,就算不能恢复如初我也很感谢你了。”我叹了口气,要是在现代,做个美容手术就完成给整回来了。

“丫头,别叫我老爷爷,听上去怪得很。叫我旬叔可好?”旬叔眯起眼笑道。

我汗颜,这老翁少说也有八十多了吧?以我现在的年龄,他都可以当我祖父了。但是看到他那满眼期待,便吞了吞口水张口喊道:“旬……叔。”再侧头看旁边的两人,似乎早已风干了。

“哈哈……好!你这丫头真有意思,其他姑娘恨不得变漂亮,你却对你这容貌似乎并不上心啊。”旬叔开怀大笑的看着我。

我憋着嘴道:“红尘俗世,皮相而已,何必去在意?如有人真心待我,我相信他不会在意我长相如何。”

“唔……”旬叔思量着点头,眼神瞟到站在一旁的两个男人,意味深长的笑着。这丫头,定是不知道她这一席话早就入了那两个男人的心里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