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李吟无赖赖苏府4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668 2013-07-20 16:29:59

  “小姐,皇上真的很在意小姐呢。今天小姐失踪后不一会儿,皇上就赶来了,然后画像命人出去找小姐,又担心画师因为没见过小姐,临摹的不像,所以每一张画像都是皇上亲手画的呢!”苏画房中,弥尔小心的替坐在梳妆镜前的苏画把头发散开,小心的用木梳理顺她的发丝。

“你胡说什么啊!”苏画抢过弥尔手中的梳子,垂头自己梳起来。

弥尔从苏画身后走到她的侧前方,“小姐,奴婢可没有胡说,说起来,皇上也只见过小姐一两面而已,可是那些画像却画的跟小姐一模一样,可不是把小姐放在心里吗?不过也对啊,以小姐的美貌,哪个男子见了能不放在心里啊。”

苏画放下梳子,伸手去挠弥尔的痒,“看你还敢不敢胡说,看我怎么收拾你!”弥尔一边逃一边求饶,“哈哈,小姐,奴婢、不敢了,你饶了奴婢吧!哈哈哈,饶了奴婢吧,哈哈哈哈哈。”

苏画停止挠痒,双手插着腰,“好,这次就饶过你,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就在苏画放松警惕转身回梳妆台时,弥尔突然扑上来报仇。

“好啊,你竟敢偷袭我,看我的!”苏画反应过来,二人互相挠了起来。

“噔噔噔。”突然想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二人的嬉闹。

苏画理理头发,走到床边坐下,床与门之间有道帘子,互相看不到,因为此时苏画穿着亵衣,而家中多男眷。

门口方向没有什么声音,只有开门声和关门声,苏画疑惑,“弥尔,是谁啊?”苏画走出去,撩开那道帘子,却和李吟撞了个满怀。

“皇、皇上,你怎么再这儿?”苏画赶紧退开几步。

李吟勾起一抹坏笑,走上前去,“朕,自然是来宠幸爱妃的啊!”

苏画被李吟逼得后背贴到了墙壁,实在无路可退了,“你,你不要忘记我们可是有协议的,你可是皇上,你要知道君无戏言啊,而且、而且我还没入宫,还不算你的妃子。”

李吟继续保持着那抹坏笑,几乎鼻尖贴鼻尖的望着苏画,像是看什么有趣的动物一样看着她吓得闭上了眼睛,随即转身,走到床边躺下,望着头顶上浅碧色的帐子,“放心,正如你所说,君无戏言,朕不会碰你,只是朕必须与你睡在一间房,因为你是朕的宠妃,所以朕必须‘临幸’你。”

苏画回过神来,上前两步,“那,衣柜里有被子,你睡地上!”

李吟慵懒的坐起身,“朕可是皇上,怎怎么能睡地上呢!况且,朕已经在床上了。哈哈。”李吟又躺下去,大笑起来。

苏画急忙跳上床,去推李吟,可是不管怎么退、怎么拉,他就是纹丝不动。苏画无奈,楚楚可怜的说:“你,你可是个男人啊,难道忍心看着一个弱女子睡在冰冷的地上吗?”

这招果然有效,李吟坐了起来,苏画正暗自夸奖自己聪明,以为奸计得逞,李吟却说,“朕自然不忍心爱妃睡在地上,所以,爱妃就留下来跟朕一起在床上睡吧。”

“你个无赖!”苏画气急,拿起床头的枕头去打他。

李吟单手握住枕头,双方僵持起来。李吟得意的准备奚落她,却无意瞥到原本放枕头的那个位置静静地躺着一方明黄色的锦帕。

苏画顺着李吟的目光看过去,这才想起那日从宫中回来,不知哪根筋不对,就将那方锦帕放在了枕头下,暗红色的血迹还留在上面,一时困窘,慌忙将枕头放回去遮住锦帕,低着头,不敢去看李吟的脸。

李吟看着她刚才慌乱的动作,只觉想笑,但却还是没有笑出来,房内气氛十分微妙。

“咳、咳咳,”李吟清了清嗓子,“罢了,朕是男人,朕去睡地上。”说罢,便起身,又回过头来,“不过,爱妃至少替朕把发冠取下来,再替朕把棉被铺好吧。”

苏画走到梳妆台前,“你,你过来啊。”

李吟走过去,坐在梳妆台前的凳子上,面朝铜镜,通过铜镜观察苏画生涩的动作。

第一次跟一个相识不过才几天的男子这样亲近、第一次去触碰一个年龄相近的男子的头发,苏画的手有些微颤,在取李吟的发冠时,不小心挂到他的一根头发。李吟因这突如其来的轻微疼痛“嘶”了一声。

苏画赶紧停下手上的动作,十分歉疚的说:“对不起啊,我、我。”

“没什么,继续吧。”

苏画更加小心的继续,好一会儿才弄完,将发冠和束发的簪子放在方才弥尔为自己取下的首饰旁,“我去铺被子。”李吟转过来,看着她。

苏画打开几步外的红木方角雕花衣柜,从里面抱出棉被枕头,放在床边,正准备铺好,想了想,又抱起棉被枕头走到离床远一些的地方放下,放下后又想了想,再次抱起来,走到那道帘子那边,这才满意的放下铺好,“皇上,可以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