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李吟无赖赖苏府5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72 2013-07-20 16:29:59

  “爱妃,你不如将棉被铺到房间门口好了。”李吟摆出一副‘你做的很好’的赞赏模样盯着苏画。

苏画被盯得心里发憷,咽了咽口水,“似乎,是太外面了哈。”连忙卷起铺盖卷往里走了两步,停下,看着李吟,他还是那副表情,没有丝毫改变。苏画又往里走了两步,再次看看他,只一眼,又往里挪两步。一挪再挪,最后还是铺在了床边。

熄灭了蜡烛,苏画躺在床上,背对着李吟,睡意全无,回想着这些天的事。就这几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了。连张结婚证也没有,就嫁给了一个认识才几天的男子,好在还是个年龄还比较合适的,要是像那些电视剧中的糟老头皇帝,那还不如死了算了;才来几天,就遇到了刺客,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个太后派来的还是王相,以后进了宫,又会变成什么样,自己或许会成为宫斗中的牺牲品也不一定。我的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的。

小心的转了个身,借着从窗户纸透进来的月光,苏画悄悄的盯着平躺着的李吟看。柔和的月光洒在他俊美的脸上,形成一片光晕,让人移不开眼。他,安静下来,似乎帅气很多。

“爱妃,看够了么?”以为他早就睡了,没想到居然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苏画吓了一跳,赶紧闭上眼装睡。

李吟这才缓缓睁开眼,侧头看了一眼苏画那张很明显没睡的‘睡颜’,又想起刚才她铺被子的囧样、她遮掩锦帕时的慌乱模样、她扯断自己头发时的歉疚表情,不自觉的翘了翘嘴角,转正脑袋,闭上眼。

第二日,苏画醒来时,床边早已没有李吟的身影,棉被什么的也收拾掉了。

“弥尔。”苏画慵懒的唤了一声。

早已候在门外的弥尔进来,“小姐醒了啊,奴婢替小姐梳妆。”

苏画走到梳妆台前坐下,“皇上呢?”

弥尔从红木方角小四件柜中取出一套玫红色绣牡丹的衣裙平铺在方才已经整理好的床上,然后来到苏画身旁,拿起梳子替她梳头,“皇上卯时三刻就上朝去了。皇上吩咐说小姐累了,不让奴婢叫醒小姐。皇上还吩咐厨房炖了党参乌鸡枸杞汤给小姐呢,不对,现在该叫娘娘了。”弥尔替苏画梳好发髻,又簪上银镀金嵌宝蝴蝶簪、朝阳五凤挂珠钗。

苏画转过头,看着弥尔,“你今天怎么说话怪怪的。而且,你也知道我喜欢素净的打扮,不喜艳丽,怎么今天衣饰都是这样艳的?”

“小姐,不,娘娘,今天你应该穿的鲜艳些。”弥尔将苏画拉到床前,替她穿好衣裙。

苏画刚出房门,苏墨、苏府所有仆众以及那些暗卫全都站在门口,一起跪下行礼,“臣弟\奴才\奴婢参见娆宸妃娘娘,愿娘娘福寿康健。”

苏画大惊,愣了片刻,“你们都起来吧,去做自己的事吧。”

“谢娘娘,奴才\奴婢\臣弟告退。”

待众人离去,苏画这才问弥尔,“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开始叫我娘娘了?”

弥尔抿嘴一笑,“娘娘已经承宠,奴婢们自然该改口了。”

“什么?”苏画一把拉住弥尔,“承宠?谁告诉你们我承宠了?”

弥尔偷笑,“娘娘,你就别不好意思了,皇上起床便将喜帕交给公公送进宫存档了。?

原来是李吟那家伙造的谣,不过‘喜帕’又是什么?难道是古时候男女洞房时铺在床上的白布?不过昨晚房内并没有那种东西啊,莫非是他像古装剧中那样割破手指染得血?但龙体不是不能随意损伤吗?啊,是那块锦帕!苏画想到这儿,急忙折回床边,找了半天,锦帕果真不见了。苏画咬牙切齿的暗骂了李吟千万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