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初至皇宫惊天人2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55 2013-07-20 16:29:59

  苏画起身,示意弥尔,弥尔遂用托盘将杯子呈上来,并有两个小太监泰勒一张长条形的桌子来。苏画将杯子一个个摆放在桌子上摆成一条,又示意弥尔下去,随后,苏画福身,说:“民女恳请皇上赐酒一壶。”

“你好大的胆子啊,你。。。”王婉儿厉声喝道,但还未待她说完,李吟不悦的瞥了她一眼,王婉儿遂识相的闭了嘴。

“来人,赐苏小姐葡萄美酒一壶。”李吟正色说道。立马有宫人将一壶美酒送至苏画面前。

“苏小姐,拿来这许多杯子,又求皇上赐酒,莫不是要表演饮酒不成?呵呵。”王婉儿见此情形,心中微疑,没好气的调侃道。

苏画并未应她,只是自顾自的往杯子里倒起了酒。

酒倒完了,苏画将酒壶还给刚才送酒的宫人,又从袖子里拿出方才在席间拿的一副象牙筷,轻轻轻的敲打了每只杯子的杯沿,清脆的声音传遍整个大殿。

苏画嘴角微动,开始有节奏的敲打瓷杯,原本单一的音调开始形成旋律,并且苏画趁着两次敲打的微小的间隙扭动腰肢、翩翩起舞。一曲《霓裳羽衣曲》缓缓弥漫于整个大殿,原本此曲是用琵琶弹奏,如今用象牙筷敲打瓷杯,倒别有一番风味,而且此曲原名《月儿高》,主要描述月升到西沉的过程,恰好通过大殿敞开的大门正好可以看见挂在夜空中的那一轮明月,十分应景。

殿中众人无一不被苏画的舞姿和她敲打出来的乐曲折服、惊叹。

李吟远远地望着苏画,不觉将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刻入脑海中,摇曳的身姿、清脆的旋律,配合的天衣无缝,一袭素衣的她,与那皎洁的月亮是那么契合,就仿佛是那月宫里偶入凡间的仙子,随时都可能会驾着云回到那遥远的月宫。

王婉儿盯着苏画,几丝惊叹,更多的却是嫉妒与愤怒,尤其是当她在不经意间看到了李吟那专心致志的模样,怒火中烧,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一曲毕,苏画福身站着,表情始终淡漠,丝毫不为在场众人的惊叹而改变分毫。

“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李吟抬手端起一杯美酒,盯着那小巧的瓷杯上的精妙花纹,似是要将它看穿似的,看是无意却有意的吟起了诗。半晌,李吟饮尽杯中美酒,放下酒杯,看着苏画,“苏小姐所作之舞曲惊若天鸿、婉若游龙,赏...玉如意!”

“皇帝!”“皇上!”李吟话音刚落,太后和王婉儿齐声叫出口,众人皆是为之一惊。

“皇帝!你这是,认真的吗?”太后厉声说道。

李吟嗤笑一声,“当然,君无戏言啊,母后,况且,这不正是此次宴会的目的么?”

此次宴会,表面上只是普通的一次宴会而已,实则是为李吟选妃,而玉如意正是暗语,那些官宦小姐不懂,但宫中的人又岂会不懂,所以太后和王婉儿反应才会如此。而且这次选妃,也不过是走过场而已,知道内情的人,谁不知道太后的外甥女、王相的千金王婉儿是内定的皇后,太后于王相又岂会让其他女人来和王婉儿抢皇上的恩宠,又岂会让其他女人有机会怀上龙裔。李吟刚登基不到一年,太后与王相两兄妹掌权,李吟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机会,只能接受罢了。原本王婉儿今天也要表演,不过这表演与否于结果又并无影响,以免被旁人比下去,倒还不如不表演。

李吟也明白,自己就算看上了哪家的小姐,也根本不能去选,不过,他还是赐了苏画玉如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