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生死关头李吟归3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91 2013-07-20 16:29:59

  问世间,那个男子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贤良淑德,那个男子不厌误无理取闹的女子。可他,却说许她跋扈。这究竟是爱到了什么地步。

至于谋害太后一事,李吟坚持苏画无罪,没等查清楚原委就将她接回了自己住的昭阳殿养伤,不过后来还是查明了苏画的无辜,只是对外宣称太后只是偶染风寒并未中毒。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当今圣上的痴情美名与娆宸妃的妖妃骂名一起在民间流传开来。

到昭阳殿养伤已经好几天了,生活一直很平静,没有没事爱找茬的宸妃、没有虎视眈眈的太后,每天要做的就只是躺在龙榻上喝下宫人们送到嘴边的汤药补品。

喝完一碗名字一大串、用料极其考究的汤饮,李吟也下朝了。苏画只是看了他一眼,并不去理会。因为苏画身上有伤,所以李吟许她不必行礼。

“这几天,是希望你好好养伤,所以没问,你,和宋昱到底是什么关系?”李吟坐在龙榻上,看似无意的随口提起。

就知道,一定会问。苏画动了动,好让自己能够坐的舒服一点。“其实呢,那次臣妾在街上遇袭,是他救的臣妾。就这样而已,只是一面之缘。”

“一面之缘?”李吟侧过头看着苏画,似是想通过她的表情来判断真假。“一面之缘,他就不计代价的去刑场救你?”

苏画原本是低着头的,听了此话,一下抬起头,与李吟四目相对。“臣妾就算再大胆也也不敢犯要杀头的欺君之罪啊。不管皇上是否相信,臣妾说的就是实话。臣妾也是被他救到护国将军府之后才知道原来他是将军、原来他叫宋昱的。第一次见面他自称叫宋端南,臣妾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份。”

其实刚刚苏画与李吟对视了一两秒后,李吟就移开了视线不去看她了,但当他听到苏画说出‘宋端南’这个名字时,又一下转过头吃惊的看着苏画,“你刚刚是说,你与宋昱第一次见面,他自称是‘宋端南’?”

苏画点点头,算作回答,但看到李吟那吃惊的神情,心中不免疑惑,“怎么了吗?”

李吟垂下头沉思了一会儿,“没什么。对了,那你呢?”

“我?”苏画瞪大眼睛,“我怎么了?”

“启禀皇上,工部侍郎宁狄大人求见。”

李吟原本还准备问:“那你对他用的名字又叫什么?”却被门外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看了苏画一眼,又用龙榻上的明黄色龙纹锦缎被将苏画包了起来,只剩一个头露在外面。“宣。”起身迈步去了外间。

“启禀皇上,北方的商水流域出现了旱情,数十个郡县都受了灾。”宁狄走进来,单膝跪在地上,抱拳行礼。其实宁狄正是那日李吟和苏画在梅树下初次相见时为了司徒夫子的事来找李吟的那个男子。

李吟走到一张黄花梨木的书案后,双手撑在书案上,“南方的赤水流域的洪涝灾害还未清除,如今北方商水又发生旱情,国库中的备用粮草根本不足以同时解决两地的灾难。”

“既然南方水多、北方水少,何不南水北调呢?”里间传出幽幽的女声,李吟和宁狄闻声看去,只见苏画披着一件粉色织花锦缎的披风走出来。吃了几天的补品,虽不施粉黛,但面色极佳,再加上粉色披风的映衬,更显娇俏可爱。

即便如此,在宁狄眼中,苏画不过是个以色事人的女子而已,所以心中不免有些鄙夷,“南水北调?敢问娘娘,这水,该如何调法?难道要用水车一车一车的运吗?莫说此法劳民伤财,根本不可行,即便可行,这一车一车的水,对于北方的旱情,也不过是车水杯薪而已。娘娘未免太异想天开了。”果然是妇人,头发长见识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