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妖妃骂名始入耳2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26 2013-07-20 16:29:59

  “就是啊,你们说,这苏家是造的什么孽啊,这苏太傅那么忠厚正直的一个好官,居然被斩首,还生出这么一个狐狸精,哎,真是!”

“诶,这娆宸妃真的是狐狸精转世吗?”

“那可不是!听说啊,这娆宸妃被封妃之前,跟皇上只见过一面,你说,要是她不是狐狸精转世,我们的皇上怎么会只见了一面就迷恋至此呢,还赐了名‘妖娆’啊,你们说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声声难听的话一句一句钻进耳朵,耳朵被这些话满满的充斥着,再也容不进其他任何声音,哪怕是街市上随处可闻的叫卖声、哪怕是街角打铁铺那一声接着一声铿锵有力的金属碰撞声、哪怕是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嘈杂的推嚷声。

明显能够感觉得到李吟牵着自己的那只手很僵硬,想要握成拳,却又顾忌手中的苏画的手,只好在紧与松之间徘徊。

苏画抬头,正好看见李吟黑着脸、一脸怒气的想要上前,盯着他们的眸子冷得像冰窟一样,让人不敢直视。这,还是苏画第一次看到李吟发怒至此的样子,若是真的教他冲过去,只怕那群人非死即伤。赶紧两步走到李吟前面拦住。

李吟略微低下头,对上苏画的视线,一句话也没说,但仅仅是那冷若寒冰的双眸,就足以让苏画窒息而死。

短暂的几秒钟对视,却让苏画觉得自己像是被扔进了寒冰地狱囚禁了千年万年一样。慌忙的低下头,“我,我们回苏府吧,很久没见到小墨了。”也不管他是否同意,瞥了他一眼,拉着他就埋头往前走。

到了一处鲜少有人经过的小巷,苏画这才停下来,想要把手从李吟的手中挣脱出来,却被他死死抓住,任凭苏画怎么甩也甩不掉。任由他牵着,苏画负气的蹲下身子。

在李吟看来,苏画这是在为刚才听到的那些话觉得委屈,只觉心中涌出一股歉意、涌出一股心疼,“既然这么介意,刚刚为什么要阻止我?”

“什么?!”苏画抬起头,仰望着他。他本就很高,平日看他都需要略微仰头才能对上眼睛,而现下自己又蹲着,眼中的他被碧空环绕,更让人觉得高高在上。

李吟也蹲下身来,将她环入怀中,下巴抵着苏画的额头,轻声说:“那些人,刚刚为什么不许我去教训他们?”

“皇上听过‘防民之口胜于防川’吗?你今日教训了他们,或许今日他们不会再说了,但明日呢?况且,臣妾的妖妃之名早已是人尽皆知,恐怕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没有骂我,纵使皇上能让那伙人闭嘴,但皇上能堵住悠悠之口吗?况且,谣言止于智者,他们要说就让他们说好了,我是为自己活,又不是为他们。”

‘防民之口胜于防川’、‘谣言止于智者’,李吟心中默默的念着这两句话,面对今天这种情况,换做任何一个女子,就算不寻死觅活,至少也会哭的死去活来的,但她却还能说出这些话来,倒像是在安慰自己似的。李吟看了一眼苏画的脸,淡淡的笑了一下,说得头头是道,什么谣言止于智者,可心中还不是觉得委屈,“说得挺好的,但心中还是觉得委屈吧,看你这眉头皱的!”

苏画闻声抬起头,看着李吟,“皇上以为臣妾是因为刚才听到的那些话而这样?!”两人对视了几秒,看到李吟眼中的肯定,苏画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低下头,在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子儿递给李吟看,“臣妾是因为这颗小石子儿硌着脚了,才皱眉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