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初解李吟身世谜3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10 2013-07-20 16:29:59

  每日都和苏墨呆在幽兰殿,虽然朝廷上为着处死妖妃苏妖娆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但二人的日子却平静且快乐。原本苏画还在担心,担心苏墨会因为后宫争斗而受伤,不过却什么也没发生,这倒让苏画放心不少,每日只顾着和苏墨打大闹闹,反正自从那次‘谋害太后’的事件之后李吟便让苏画不必再每日去寿疆宫请安,苏画到乐得清闲。

一日,李吟批完奏章回到幽兰殿,用完午膳便径直躺倒贵妃躺椅上,从一进来,便一句话也没说。让宫女带着苏墨回月华池殿午睡后,苏画坐到贵妃躺椅前的凳子上,“大臣们,又提起我的事儿,对吗?”

李吟一句也没说,甚至连眼皮也没抬一下。苏画从没见过这样的他,哪怕平时他也经常不说话,但苏画却从没见过他的眼中像今日这样满是忧伤。

“若是实在为难,不如你赐死我吧!当然我不是说真的死啊,我是说赐我什么假死药什么的,让我看起来是死了,不过并没有死,然后再悄悄把我送出宫。你看行吗?”哎,没想到,在现代的时候,人气颇高的才女柳豆蔻,到了古代,竟然犹如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而且喊打就算了,还个个都想自己死,真是,混的也太差了。不过,他们无非是想自己远离李吟而已,自己到也犯不着为了那个‘夺了自己贞操’的男人送命,反正不管是古装剧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不都是经常说什么假死药吗,只要没有什么太大的副作用,吃一点儿就可以换来自由,有什么不好的。

这话出来之后,李吟倒是看了苏画一眼,显然是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知为什么,李吟有些让自己也难以置信的说:“今天,是我母亲的祭日。”

‘太后?她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刚想冒出这么一句,苏画突然想到之前偶然间听到的一件事:当今圣上,并非太后亲生。所以,闭上了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的母亲,只是一个宫女,是现在的太后当初的皇后身边的一个宫女,一次醉酒,无意临幸了她,然后便有了我,当时不知是为什么,太后居然容得下我们母子两人,或许是知道我们根本就不会对她和她的儿子也就是朕的皇兄造成丝毫威胁吧,因为朕的父皇心中只有她一人,对于我们母子,从来都是不闻不问,在所有人眼中我并不是什么皇子,只是一个宫女的儿子而已。不管我做什么,父皇从来不肯答应我一声,哪怕只是看我一眼,让我跟着苏太傅学习,这是他为我做过的唯一一件事。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突然暴病死了,什么暴病,我亲眼看见是太后让人打死死了她,那时我才3岁,所有人都以为这么小的孩子根本就记不住那件事,但我清清楚楚的记得,连日子也都记得!她不过是打碎了一个瓷盘而已,只是太后宫里一个宫女的瓷盘,就被活活打死了。若非一年多以前,父皇病危那段时间,我的皇兄突然感染了当时流行的瘟疫死了,怎会轮到我当皇帝。这就是我,朕,当今的皇上,哈哈。”

看着他努力挤出的那一抹笑,苦笑,挤得眼泪都快落下来了。虽然他说的云淡风轻,就像一切都发生在别人身上,都发生在毫不相识的陌生人身上一样,但苏画明白,明白他心中的苦、心中的痛,比自己因没有亲生父母而受到的那些白眼给自己带来的伤痛更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