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苏墨进宫险象生3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12 2013-07-20 16:29:59

  下意识反手抓着李吟的手,焦急的询问:“太后这样突然带走苏墨,要干什么?她会不会伤害他啊?如今我该怎么办?”

“别担心,好歹他也是正三品的安乐侯,我想太后还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对他做什么,我们现在就去寿疆殿。”伸手将苏画揽在怀中,向殿外走去,刚走到屏风处,突然停下来,“你以后就留在幽兰殿伺候。”

带着人风风火火的来到寿疆殿。

太后坐在桌前,独自端着一杯茶品茗着,茶香四溢,满屋飘香。一干宫女太监各行其是,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李吟暗自拉住沉不住气想要冲上前去质问太后的苏画,示意她镇定,随后淡淡的笑着,“这雪岭上的玉松茶果真是极品,气味清冽醇厚、回味悠长,母后是用梅花上的雪水烹的吧,有一丝香甜之味。”

优雅的端起玲珑的茶壶,倒出两杯茶,仪态优雅的中年妇人噙着笑,“皇帝的嗅觉果真是灵敏。皇帝和娆宸妃今晚可有口福了,这水可是去年哀家亲自收的,哀家都还没舍得喝呢,今日是第一次,你们来得可真巧。”

“哈哈哈。”李吟牵着苏画坐到桌子边。端起一杯茶,凑到鼻子前,嗅了嗅,“太后的茶自然是极好的,太后还真是有心了,为了请朕和娆宸妃前来喝茶,如此大费周章,还请了安乐侯前来,实在好心思啊。”

刚刚听着李吟和太后谈笑风生,苏画急都快急死了,好不容易才听到转入了正题,满心焦急,那还有什么心思喝茶,一心只想着快些找到苏墨离开这里。

抿了一口茶,太后放下茶杯,“原来皇上和娆宸妃前来,并非是陪哀家品茶的,是来找安乐侯的。哀家不过是觉着安乐侯生的讨喜,所以派人请来陪陪我这孤独的老婆子,怎么皇上如此不放心,难道哀家还会对他做什么不成。”太后看了站在旁边的老嬷嬷一眼,那人立马领命走到一处拉着的幕帘前,吩咐了宫女拉开幕帘,苏墨正躺在一张贵妃躺椅上,双目紧闭。

见到苏墨如此,苏画也不能确定他是睡着了还是...满心的焦急,快步向那儿奔去,却被两名宫女拦住,挣扎着想要冲破二人的阻拦,却如何也不能成功,猛的回转身,恶狠狠的盯着那个还悠闲地品着茶的夫人,愤怒的说:“太后娘娘,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他还只是个孩子!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了,何必为难一个孩子!”

“你这说的什么话,哀家只不过是想让他陪哀家玩玩而已,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说哀家要加害于他吗?你也太放肆了!方才进来没向哀家请安的事哀家都没有说什么,现在又是这样的态度,你还有没有把哀家放在眼中!”精巧的茶杯被掷到地上,摔成几片。

“娆儿,你也太没规矩了!加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如此小人行径的事,太后怎么会做呢!念在你只是担心年幼的弟弟,一时焦急,这次就饶过你,若是再有下次,朕定要罚你面壁思过了!”淡淡的一句,却让众人无不吃惊。

看似在发怒,谁听不出来这实则是保护。皇上都亲口说了饶过这一次,谁有还敢再说什么,就连再犯,也只是面壁思过而已,如此明目张胆的宠爱,谁还敢反对。

纵使心中气愤,太后却不得发作,毕竟那个人是皇上,自己还不能太驳了他的面。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挥了一下手,拦着苏画的两名宫女立马明白示意,放开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