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意外发现惊人密1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83 2013-07-20 16:29:59

  藏在画缸下面,又包得这样严实,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了,到底是什么?苏画就近找了张椅子坐下,仔细研究着手里那包东西,手感像纸,这大小,难不成是一叠银票?!不会,据说苏太傅为官清廉,不会有这么大一叠银票,那又会是什么?要不打开看看,不行,这样不是偷窥别人的隐私吗。但我现在是他女儿啊,而且他都已经死了,要是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呢,还是看看吧。

找到封口,正要打开。

“娘娘,小少爷又犯病了。”来人正是新到苏墨身边贴身伺候的丫环碧儿。

随手放下手中的油纸包,随着碧儿去了。

“啊,不要不要,眼睛,你们都走,你们是坏人,坏人,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苏画二人还离苏墨的房间老远,就已经听见了苏墨疯狂的叫喊声,苏画只觉得歉疚不已,“小少爷这是怎么了,先前还不是好好地吗,怎么又突然犯了病?”

“回禀娘娘,奴婢也不知怎的,方才奴婢在收拾小少爷的衣物时,从衣柜里找到了一个猛鬼面具,就拿去给小少爷玩,想逗逗他,奴婢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娘娘,奴婢不是故意的,求娘娘恕罪啊。”碧儿一边匆忙的跟着往前赶,一边极力解释着,满心的焦急,生怕小少爷因为自己而又出什么岔子,惹恼了皇上的宠妃,引来祸事。

“好了,这不关你的事,你也不用自责了。”苏画在心中叹了口气。昌吉国风俗,小孩子七岁生辰时,必须有人做一个猛鬼面具放在衣柜里,据说这样能保佑小孩子平安长寿、无病无灾,那个面具虽然面相凶恶,但苏墨从小就看着,原本也是不怕的,但坏只坏在那个面具是阿翘做的,想来他又是想起阿翘了,毕竟是从小就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这么些年的情谊,想来并不比与自己的这两个姐姐的情谊少。亲眼看着她被折磨致死,如何能忘。

若是这是在现代就好了,可以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对他的病情肯定大有裨益,这可惜自己并不知道如何可以回去。

走了一截,苏墨的叫喊声却突然没了,怎么回事?

当苏画踏进房门。苏墨靠在宋端南怀里安然入睡。

宋端南听到声音抬头看到苏画二人,轻轻地将苏墨放在床上,细心地替他盖好被子,走了出来。

“你好好照顾小少爷。”交代了碧儿,随着宋端南出去了。走了小一会儿,两人都没有先张嘴说一句话。“你是怎么将他哄睡的?”

走在前面的宋端南转回身子,看着苏画,“我并没有哄他,我只是点了他的穴,让他昏睡过去了。”发现苏画一听见‘点穴’就开始急了,连忙又说:“我问过太医了才做的,并不会对他的身体有什么损伤,若是放任他那样叫喊,他那么年幼,身体根本承受不住,所以点穴是最好的办法。”

对上他的目光,“谢谢。”

“虽然这只是举手之劳,但若你道谢,我便做得不值。”那样平静的语句,但他的双眸却有着无法掩饰的悲伤。

一切仿佛都停止在二人的对视之间,谁也没有率先移开视线。

一切又全部落在长廊尽头那男子眼中。原本还有很多的奏章要批改,根本分身无术,而且每隔两个时辰就会有人进宫禀报苏府的状况,虽然每每都听到了‘一切安妥’,但是还是来了,总也想要来亲自瞧瞧。

“皇上,您为何站在这儿啊?”小扣子提着食盒从长廊另一边走到李吟身边。原本小扣子是与李吟一道的,但走到半道上又被李吟遣回去,去御膳房那些点心什么的,所以晚了一些。

李吟闻声转过头去,再转回来时,苏画二人正看着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