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陪着苏墨回苏府2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83 2013-07-20 16:29:59

  梁上,一只飞燕蹦来蹦去,“吱吱喳喳”的欢呼雀跃。

“它真幸运,这世界虽然凶险,但它却没有笼子拘着,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只有这样自由的鸟儿,才能唱出这样欢快的歌。”呆呆的仰着头望着,也不知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你,不喜欢皇宫?”

“皇宫?喜欢?!我为什么要喜欢!那不过是一个好看的囚笼而已,再好看,也只是一个囚笼而已。”

“如果你愿意,我带你离开。”猛的发觉,自己竟说出了这样的话,宋端南也着实吓了一跳。她,是妃子,是皇上的女人,自己竟说要带她离开。纵使知道自己言行有失,但宋端南并不准备纠正,他,想要听到答案,纵使知道那个答案多半不是自己想要的,但私心里还是会有些期许。

离开?!离开了这里,又能去哪里。我已经卷入了这场纷争,还能独善其身吗?进宫有小半年了,与李吟的三年之约还相差很远,已经答应他了,岂能说走就走。况且,她,对苏墨做出这样的事,能就这样算了吗?踱步向前,“我在笼子里已经关了这样久,离开笼子,我还能生存下去吗?”

她,一直都是那样美好,哪怕只是一抹远去的背影。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做你的‘笼子’,保护你,却不拘着你。这样的话,宋端南在心中大声呐喊,在嘴上却是缄默不语。

平静的过了几日,苏墨渐渐有了好转,虽然偶尔会突然发作,但只要看到自己,便会安定下来,这让苏画放心不少。王相一党并不安分,觉察出开挖河道之事的玄机之后,一直多般阻挠,所以李吟整日都很忙,并不得空来苏府,但每日都会遣人来几次,不是询问情况,就是送些补品珍玩什么的。

莲花池的田田莲叶已经长满池,池中的锦鲤都看不见了,粉嫩的荷花亭亭而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果真,夏天到了。

夏季的雨总是来势汹汹,但去得也是极快。午后那场雨下得极大,但只是一会儿便停了,受了雨水的洗礼,万物都焕然一新,让人心旷神怡。

“娘娘,老爷的藏书房年久失修,方才的大雨冲毁了房檐,雨水都落到藏书房里了,老爷的藏书大多都被雨水浸润了,现下怎么办?”一个丫鬟急匆匆的赶来。

思索了一会儿,“你带几个办事稳妥的丫环,生盆炭火把那些书烤一烤,要小心些,别把书烧着了。”苏老爷是个学问人,对待那些书必定是视之如瑰如宝,好歹自己也算做了一回他的女儿,替他打理打理那些书籍,也算尽尽孝道。见那个丫环正要走,“等等,我也一起去。”

虽然在苏府住了这么许久了,但还从没有进过苏老爷这间藏书房。不愧是大家,满室的书籍摆放的井然有序,不过现下却被雨水弄湿了不少。

随手拿起一本,虽然被打湿得不算严重,但墨迹大都晕开了,只能勉强认出字来。“你们都细心一些,别让墨迹都晕在一起。”

看着几名丫鬟勤谨的开始烤书,苏画也开始查询到底有多少书被打湿了。其实那些摆放在书架上的书籍大多还好,最严重的是画缸中的字画。画缸中早已积了许多的雨水,里面的字画大多都已经面目全非了,但苏画还是拿出来让人烤干,不管怎样那些都是苏老爷的作品。

剩下小半缸子水,苏画叫了两名家丁进来,“你们,把这画缸抬出去,打理干净再抬进来。”

送了搬画缸的家丁出去,苏画回转身来,这才发现方才放画缸的那个地方,紧紧地躺着一包用油纸包着的东西,方才全副心思都放在画缸上,谁也没发现画缸下面有这样一个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