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苏墨进宫险象生4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48 2013-07-20 16:29:59

  扑过去,伸手探到他的鼻子前,感觉到还有鼻息,苏画松了一口气,轻轻地摇着苏墨,唤着他,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他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

“想来是刚才看节目太专注,睡着了吧!”

睡着!这样摇都摇不醒,会是睡着了吗!苏画怒视着那边悠闲地身穿华服的妇人,强忍着怒气,才没让自己冲上去与她厮打在一起。

“天色也不早了,朕就不打扰太后休息了。”李吟站起身来到贵妃躺椅前,弯腰抱起苏墨,向门外走去。苏画赶紧跟着,走了两步,李吟突然停下,看着太后,“梅花上的雪水确实是烹茶的上品,不过这玉松茶气味清冽,并不适合这种香甜的水来烹,如此烹法,虽是好茶好水的搭配,实则是浪费了茶叶浪费了水。如此好茶,该用竹叶上的露水烹制,方才不辜负这茶独特的清冽滋味。”然后便不再停留,大步除了寿疆殿。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王太后站起身,一把扯掉桌布,茶杯茶壶纷纷摔落,瓷片与茶水四溅。直勾勾的盯着门口,用力的捏着手中的桌布,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可恶,竟敢把哀家比作梅花上的雪水,暗骂哀家不配!真是胆大至极,不过是个宫女之子,哀家不配,难道你配么?也不想想是谁把你扶上皇位的!

“他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还没有醒来!”李吟刚把苏墨放到幽兰殿的贵妃躺椅上,苏画就迫不及待的扑上去,摸着他的小脸,焦急的问。

“你先别急,朕派人去请太医过来看看。”手搭在苏画肩头,看着她眉头紧锁的侧脸,李吟只觉得自己也忍不住要皱眉。扭头对小扣子说:“快去请太医前来。”

太医赶来,也只是一盏茶的功夫,但苏画却觉得漫长。被李吟搂着站在一旁,看着太医严肃的替苏墨把脉、翻看苏墨的眼睛,久久不说结果,苏画心中焦急万分,刚一察觉太医已经检查完毕,连忙询问:“太医,他怎么样了?”

那名太医站起来躬身说道:“回禀皇上,娘娘,安乐侯这是受到惊吓,一时晕了过去。”

“什么?!惊吓,什么惊吓?”

“这,老臣就不得而知了,现在老臣为安乐侯大人施针,他便会醒过来。”

眼睁睁看着银针刺进苏墨的肉里,苏画只觉心一紧,呼吸也觉得有些困难。

“别怕,有朕在。”被他紧紧地抱着,听着他的话,虽然只是短短的五个字,却让苏画无比的安心。

“啊。”随着银针的拔出,苏墨眉头一紧,一下坐了起来,神情涣散。

“小墨。”从李吟怀中挣脱出来,苏画想要将苏墨抱在怀中,刚碰上他的胳膊,却被他疯狂的用力一推,推倒在地。“小墨,小墨,你怎么了?我是姐姐啊。”再次上前,用力抱住他,任凭他对自己的拳打脚踢。

“眼睛、眼睛,没了,没了,手,手也没了,鼻子,什么都没了,都没了...”发疯似的狂叫,揉乱了的发丝,褶皱的衣衫,全然不似以往那个干净的小少年。

“什么,什么没了?小墨,我是姐姐,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那个曾经那样依赖自己的小苏墨,此刻却毫不怜惜的对自己拳打脚踢;那个曾经那样迷恋自己的怀抱的小苏墨,此刻却发疯似的想要从自己的怀中逃离。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莫名的心痛,像无数钢针一齐穿过心脏。

头埋在苏墨的肩头,欲哭,无泪。猛的却发现,前一秒还奋力挣扎的苏墨,此刻却没了动静,疑惑的抬起头,发现他的头顶插着一根银针,“你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