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意外发现惊人密4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86 2013-07-20 16:29:59

  剥开一层一层的油纸,苏画终于见到了这个东西的庐山真面目,一叠书信。算了,这是苏老爷的信件,虽然他已经过世了,但私自偷看似乎不太好。从新拾起散落在地的油纸,准备将它包好。不对,若只是普通的信件,苏老爷何必藏得这样隐秘。

百般思量,苏画还是决定看看。

称谓是‘嘉禾仁兄’,落款是‘李庄’,这个李庄是什么人?‘李’是昌吉国的国姓,说不定这个李庄是与苏老爷交好的王公贵族。

一连看了好几封,内容大致是这个李庄被迫娶了一个并不喜欢的女子为妻,自己真心爱的是她的一个丫环,为了保护心爱之人,李庄不得不每日装作很疼爱她。一次意乱情迷,那名丫环怀孕了,李庄只好假意装作是一时酒后乱性。碍于妻子实力强大的母家,李庄眼睁睁的看着心爱之人备受折磨却不能上前搭救,只能作出漠不关心的样子好保全母子二人。一字一句,无不透露出无奈与伤痛。

这样的爱情,充斥着揪心的疼痛。明明是两个相爱的人,却无法在一起,哪怕只是说上一句话,这都是一个奢侈,就算是见了面,也必须作出漠不关心的样子,别说多看一眼,哪怕只是偷偷的瞟一眼,都是不能的。一个月,往往只能远远地看上两眼。几经周折,才能与心爱之人在一块儿说上两句话。如此卑微的爱情,让人心疼,却又让苏画羡慕,虽然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但只要心里明白:他心里有自己,只有自己,这就足够了。与其每日在一块儿,对着自己说着不尽的爱,心中却还装着别人,苏画倒宁愿远远地爱着。那个名叫颜郁的女子,让我羡慕。

分开了又怎样,我在这里爱你,你在那里爱我。

‘嘉禾仁兄,颜儿临盆之日将近,但我却不能前去探望,甚为担忧,一边是玉柔的窥视,一边是王家的虎视眈眈,我能为颜儿做的,只有不去理会她,只有每日尽量与玉柔在一起,希望这样玉柔便不会去伤害颜儿。我堂堂七尺男儿,却无法保护心爱之人、无法保护即将出世的孩儿,我又岂能算作男儿。’

‘嘉禾仁兄,我的吟儿出世已经半月有余了,但我只见过他一面,他很像我,不过眼睛更像颜儿。我多想抱抱他、亲亲他,却不能,玉柔诞下君儿时,大肆庆祝了很多日,我也想为吟儿这样庆祝一番,但我连小小的摆宴也不能,除了颜儿,没人能与我分享我得到吟儿的快乐,只有你。’

如此慈爱的父亲,却只得故作严父,这样的爱,何其辛苦。这个吟儿,被父亲那样热烈的爱着,却无法享受着来自父亲的爱。吟儿,吟!苏画感叹着这见不得光的爱时,突然发现这名字,这名字似有不妥。吟儿,李庄,李...吟!如果这个孩子是李吟,那么,李庄不就是,不就是先皇!那玉柔、王家,王太后、王相!如此说来,先皇隐瞒的也太好了,连李吟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一直都被自己的父皇深深地爱着,自己一直都被他深深地爱着。

如此的宫闱秘史,没想到竟然让自己阴差阳错的撞破了,苏画内心激动异常,此刻唯一想的就是希望能通过剩下的几封信证实自己的猜想。

‘嘉禾仁兄,我的颜儿,我的颜儿,终是离我而去了,我,我多想随着去,但还有吟儿,若我也去了,吟儿该如何是好。吟儿是可造之材,但以他的身份,哪个太傅敢好好地教他,我能委托的就唯有仁兄你,我知道这件事的难处,但我只有如此,还望仁兄能够成全。’

苏老爷确实是李吟的老师,这样看来,和苏老爷交好的,确实是先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