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颜栩栩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234 2013-07-20 16:29:59

  “诶,你没事吧?”凭空的一句,从身后抛出来。

其实也不算凭空,宋端南一直都知道自己身后有条尾巴,没做理会,只是在等她开口。等到了,却不想做出回应。

“恩,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死不了。”以为自己得到的回应不过就是沉默而已,红衣女子仍旧跟在他身后,他走一步她就走一步,突然地就撞上了他的胸膛。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盯着他,看着他眸子里倒映出来的那抹红。

“刚才,多谢。在下宋昱。”

“哎,宋大将军我怎么会不知道呢!颜栩栩。”

都不再出声,并排着往前走,伴随着脚踩断地上枯枝的‘咔嚓’声以及野草与腿摩擦出来的‘沙沙’声,偶尔还会有两声飞禽呼朋唤友的鸣叫,此外,再无其他。

看上去,好像一切都会这样顺其自然下去,但事实上是,宋端南毫无预兆的一头栽了下去。

“宋将军、宋将军...”毫无预兆的事往往会令人手忙脚乱。颜栩栩将宋端南翻过来,顾忌着他的伤口,只敢轻轻的摇他。但不管怎么叫、怎么摇,他还是那样,一动不动。

等宋端南醒来之时,天已经黑了,因为是在林子里,更加凸显夜得诡谲。还好,不远处那一团火以及火上烤着的烧鸡弥漫出来的香气还能带给人些许安慰。

有些吃力的让自己坐起来、艰难的移动到两三步外的树根下靠着,看着那个坐在火旁专心致志的烤着烧鸡的女子,本就穿的红衣衫,现下整个人在火的映照下显得通红。“你怎么没走?”

并没有很快得到答案。颜栩栩拿着烤烧鸡的木棍,将烧鸡凑到鼻子前嗅了嗅,随后起身走到宋端南面前坐下,另一只手扯下一只鸡腿,并把其他的连鸡带棍全部递给他。“不是俗话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嘛。”然后便开始解决手中那个鸡腿。

“谢谢。”

“说这么多‘谢谢’有什么用,要是以后我有难了,你别袖手旁观至少帮我找个救兵这就算是报恩了。”

苏画是在第二天黄昏醒过来的。醒来时,自己趴在昭阳殿的床上,很疑惑为什么是昭阳殿。用手撑着想要起身,却一下子牵动了背后的伤口,疼得苏画眼泪都冒出来了。好像记得,昨天受伤的时候没有这么疼啊,一时气急,右手捏成拳头用力的打了一下铺着明黄色锦缎的黄花梨大床,手上不痛,背后却痛的苏画不禁低声叫了出来。

“受了伤还这么不安分。”

侧过头看去,来人不是李吟又是谁。

“我怎么会在这儿?”

“来,把这碗汤喝了。”

“我要回幽兰殿。”

“这黄芪鳝鱼汤是补血的。”

什么叫答非所问?这就叫答非所问!

李吟端着白玉碗坐到床边,舀起一勺子汤轻轻吹了吹,才送到苏画嘴边,却被苏画躲过,一勺子汤全部滴在了床上。

苏画也顾不得背上的伤了,强撑着坐了起来,有些心虚的看着他。身为一个皇帝,亲自喂自己喝汤,自己非但不领情,还弄污了他的龙床,这个罪过可是可大可小的。清了清嗓子,“咳,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不想吃鳝鱼。”这个苏画并没有撒谎,对于那种形貌很像蛇的生物,无论做的再鲜美可口,苏画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

“就这一次,只喝汤。”

“我不要。”没有想太多,完全下意识的坚决的否定掉,等想的比较多的时候,苏画这才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在老虎面前得瑟。他可是皇上,掌握着生杀大权的皇上,可以随便杀掉一个人却不用负责的皇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