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154 2013-07-20 16:29:59

  “对了,皇上,昨日我交给你的锦囊,皇上看了吗?”

李吟从怀中掏出那个锦囊,反复看了看,“你不说,朕都差点忘记了,这里面是什么?”

“里面有几封你父皇的亲笔书信,还有我为你的生辰准备的礼物。”

“我父皇的亲笔书信?!你怎么会有我父皇的亲笔书信?”

“皇上不信,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看看我有没有撒谎。”

苏画能看出来,李吟是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打开那个锦囊的。他的动作很迟缓,或许是胆怯吧,对于那个‘从来都不爱自己的父皇’,李吟从小便是想亲近却又不敢,有爱、有敬重,不过更多的还是畏惧。拼图吊坠儿比较重,落在了锦囊底部,所以李吟先拿到的是那叠书信。苏画发现,当李吟的手指触碰到那一叠有些泛黄的宣旨时,手臂便开始有些不受控制的轻微颤抖起来。

其实并没有几张信,但李吟看得很慢,看到最后,天已经全黑了,他还拿着信,像是在认真的研读。玉鲤园中虽然有松晶石反射的烛光照耀,行走上来说,确实是十分方便,但若说是要看书什么的,这点光亮便也是太微弱了。他真的看得见吗?方才小扣子走到近旁来提醒二人去用膳,李吟也没有发觉,苏画无奈,只好示意他先下去。

又过了许久,李吟才将那几封书信放到膝上,仰着头,不知是在看满天的繁星,还是在思考什么,总之,一如方才看信时一般,一言不发。原本苏画以为,李吟看完信后至少会问自己信得来源,不过他却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苏画想了想,从这些信很轻易便可看出苏老爷与先皇的深厚情谊,又是自己交给他的,想来也不难猜出信得来源。

久久都没有动一下,苏画正在思量着要不要叫他,却又见他从新将视线移到锦囊上,将锦囊中的那两枚拼图吊坠儿倒了出来,放在手中把玩了一番。或许是从来没见过的缘故,他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扭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这是我自己做的。这两个吊坠儿是一对的,这个符号代表‘李吟’的‘吟’,而这个,则代表‘苏画’的‘画’。”方才才想清楚自己不能跟他在一起,此刻却又来解释这一对吊坠儿,苏画心中苦笑一声,若是早些想明白,便不做这个礼物了,但如今已经在他手里了,还能怎么办。

他应该是没有见过拼图的,却知道它们可以拼在一起,并且真的将它们拼在了一起。

“这是我有生以来收到的最好的礼物,谢谢。”

李吟看完书信后,苏画发现他的眼睛红了,然而此刻,苏画却发现那双紧紧盯着自己的双眸中闪烁的不正是泪水。时间凝固在相望的四目之间,李吟只是轻微的眨了一下眼,晶莹的泪珠便顺着他脸颊的轮廓缓缓落下。鬼使神差的,苏画抬起手触碰到他的脸颊,轻柔的拭去脸颊上的泪痕。

这是苏画第一次亲眼见到男人落泪,这是苏画第一次觉得落泪不是懦弱的表现。

后来,苏画怎么也回想不起当时,自己和他的唇是怎么碰到一起的,也回想不起他们究竟吻了多久,也回想不起他们是怎样分开的。因为回到寝殿后的事,让她忘记了所有,忘记了方才在秋千上两人互相浅酌着对方的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