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吟赏书画诉妖娆

身孕1

吟赏书画诉妖娆 坚果任二 1368 2013-07-20 16:29:59

  “其实朕可以自己梳的,你有伤在身,应该多休息。”

“没事,我想替你梳。”自从他‘临幸’自己之后,他便不再让宫女伺候他梳洗了,只说是我会帮他,但这么久以来,我从没有帮他梳洗过。每天他起得都比较早,动作很轻,往往苏画都还睡着,偶尔醒得比较早,便躺在床上看着他自己有条不紊的替自己梳洗。今天,苏画倒是很愿意替他梳洗。

“以后,都由你帮我梳洗,好吗?”

原本微微垂着头专心替他梳理头发的苏画突然顿了一下,缓缓抬起头,看着梳妆镜里的李吟,轻轻地点了点头,便看见镜子中的他咧开嘴笑。

‘叩叩叩’,“皇上,奴才小扣子有要事要禀。”

“进来。”

小扣子从门外进来,从他略微有些凌乱的脚步便可知那件要事确实很紧急,但他却并没有马上回禀,只是三不五时的偷瞥苏画。

“皇上,臣妾方才见桌上的茶水似乎有些凉了,臣妾去换一壶来。”这样明显的暗示,苏画岂会不明白,既然顾忌着自己在场,那又何必留在这儿惹人嫌呢。说罢,便要放下手中的梳子,想要出去。

眼瞧着放梳子的手就要碰到梳妆台了,却被李吟一下子捉住。“茶,待会儿小扣子出去换就好了,何须你亲自去。”然后便放开了她的手,示意苏画继续梳头。继而又对小扣子说:“既然是要事,那就快说。”

皇上都发话了,小扣子又岂敢不从,十分无奈的说:“回禀皇上,据北松宫的暗卫前来回禀,说,说宸妃娘娘似乎有,有怀孕的迹象。”

‘啪’,苏画手中坚硬的犀角梳随着小扣子的话滑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断作两半。坚硬如犀角,竟然就这样断了。苏画蹲下去捡那两半断梳,但那两半断梳却好似有千斤万斤一样,怎样也捡不起来。

侧头看着蹲在自己身后的苏画,李吟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说,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本是不想两人之间有什么嫌隙,所以让她留在这里,早知会是如此,真该让她出去。“太医确诊了吗?”

“想来,宸妃娘娘自己也还没有察觉,还未请太医。”

“宸妃体质寒凉。明天传朕的旨意,赐一碗蟹肉羹给她。”

“皇上,这蟹肉羹由臣妾来准备吧。”

李吟不答,小扣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一脸难色的看着李吟。

“好,明日小扣子来幽兰殿取。”

又是无尽的黑暗。以往苏画还能借着从窗户纸透进来微弱月色看到纱幔上用金丝绣得图案,可今日,月亮那样明,苏画却觉着什么也看不见。其实苏画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刚刚自己为什么要提出由自己来准备蟹肉羹。螃蟹其性寒凉,有活血祛瘀之功,食用后对早期妊娠会造成出血、流产。尤其是蟹爪,有明显的堕胎作用。这些,苏画都知道,因为以前身边发生过这样的事例。

“我跟她只是一个意外。”仅仅说了这一句,李吟便不知再说什么了,因为她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便侧着身背对着自己。确实只是一个意外。苏画因苏墨的事回苏府的第二晚,太后便宴请李吟赏月,明知她不安好心,但李吟还是得去,谁让她是太后。桌上的菜肴一口没动,只是假意喝了两口酒,也是一边喝一边用内力将酒从左手手指逼了出来。李吟猜想到太后会做手脚,却没猜想到桌上的菜和酒其实是没问题的,真正做了手脚的是太后让宫女端来敬自己却‘无意’弄洒在李吟衣服上的那一杯。里面掺了提纯的绿芙花汁。

绿芙花本就是催情花,若是进入人体内,便会身热情动、绵软无力,而且现下还是提纯的花汁,其作用可想而知。其实若是李吟直接喝下去倒还好,只要立马将酒逼出来便无妨。这边是王太后的狡诈之处,派人故意洒在李吟衣襟上,让绿芙花通过他的鼻子进入体内,就算察觉,也无法用内力逼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