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八回 独孤夜释太虚众囚 夏侯酣战昆仑传人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296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独孤风与夏侯佩玉、夏侯剑鸣将至山顶之时,听到山上叫苦哀求声、呵斥喝骂声、皮鞭击打声、铁链敲门声不断。

  三人一上山顶,便觉此山与其它山有些不同。世上的山顶大都尖而窄,而太虚山的山顶却平而阔。山顶上到处都是碎石,碎石间,隐着几个矿洞。离三人不远处,还有一排房舍,声音便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三人来之前都吃了上官甜儿配的药丸,可暂时百毒不侵,因此他们也不怕那有毒的水银蒸气。他们朝昏暗的灯火走去,躲在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这时独孤风看得清了,在房舍外挥鞭打骂的都是些身穿满清官兵衣服的军士,为首的八个头目,竟然就是被独孤风生擒过的八大山寨寨主。而栅栏里,正用铁链敲着木门的工人大都衣着鲜艳,穿着用上好绸缎精制成的衣服。这些人中,肥头大耳的居多,看他们的样子,显然不像是做过苦工的人。只有几个衣衫褴褛的,或是在一旁斗蛐蛐,或是在草垛上打哈欠。独孤风心想:“甜儿告诉我告示上说太虚山今天不收矿工,而这里却有这么多人。看他们的样子,不是整日花天酒地的富户,就是些好吃懒做的赌徒。领头军官还是由越狱的土匪假扮的。看来,他们便是八大寨主昨天夜里从酒楼、赌坊和怡红院掳走的人了。合我们三人之力,要想在八大寨主面前放走这些人,也不是什么难事。却不知那使刀的黑衣人现在何处,其手段又如何?”

  独孤风从地上抓起一把石子,拿捏好力道,看准那些“官兵”的穴道。破风声中,一颗颗石子有如没装羽毛的箭矢,朝官兵身上飞去。

  八大寨主和手下的“官兵”应声倒下,尽皆晕倒。夏侯佩玉与夏侯剑鸣飞奔至栅栏前,拔剑砍断了锁链。门一打开,里面的“工人”便争抢着跑出来,朝山下逃去。独孤风想到:“这山上官兵是土匪假扮的,那么山下巡逻的那些人也必是和他们一路的,若是见到有这许多人逃下山去,定会伤害他们的。”一想到此处,独孤风便立刻对夏侯佩玉说道:“佩玉,你快赶在他们前头跑下山去,把山下的‘官兵’引开,别让那些‘官兵’碰见他们。”

  山顶上已没有“矿工”了,夏侯佩玉也照着独孤风的吩咐跑下了山。独孤风与夏侯剑鸣刚想离开,他们身后的屋顶上已多了两个黑衣人。一个身材魁梧,手持一口泼风大刀;一个身材瘦削,使一柄薄刃轻刀。

  那瘦削汉子将刀刃一翻,闪电般出手,快刀直刺夏侯剑鸣的后颈。

  夏侯剑鸣也非等闲之辈,早就感到了身后的杀气。待得刀尖逼近之时,便侧身躲了过去,同时运气拔剑,抵住了那柄快刀。两件兵刃相接,只震得那黑衣人虎口发麻。

  黑衣人知道对方是个硬手,便打起十分的精神,闪电般刺出七刀,想先下手为强。只听得“当、当、当……”连续七声,夏侯剑鸣已接下了黑衣人刺出的七刀。黑衣人的刀虽快,可夏侯剑鸣也武艺高强,黑衣人伤他不得。

  夏侯剑鸣没有受伤,黑衣人却要受伤了。夏侯剑鸣接住黑衣人的七刀之后,便运气于掌,朝黑衣人胸口打去。当时二人离得较近,夏侯剑鸣接住七刀后便使一“粘”字剑诀,以浑厚内力吸住其刀身,使其动弹不得;黑衣人正在惊愕之际,胸口已被夏侯剑鸣击中,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独孤风早已认出,地上这使快刀的和屋顶那拿大刀的都是前天在三清宫中围攻魏子洞的道士。地上使快刀的,是王安坤的四弟子魏电;屋顶上拿大刀的,是王安坤的大弟子冯风。那冯风一见了戴着紫色猫面具的独孤风,便知道他就是京城里妇孺皆知的“紫猫侠”,那天冯风见这“紫猫侠”竟能接住他大师伯掷出的蒲团,便欲和他较量一番,想看看到底谁强谁弱。那天冯风的刀还没来得及挥出,独孤风就已经抱着陈雨逃走了。现在冯风又遇见了独孤风,刚想出手和他好好较量一番,却见先出手的四师弟已被另一个戴猴脸的高大汉子给打倒在地。冯风大怒,也顾不得独孤风了,立刻挥刀去战戴猴脸面具的夏侯剑鸣,要为师弟雪恨。

  冯风的大刀挥出,一股劲风向夏侯剑鸣袭来。夏侯剑鸣也不敢稍有懈怠,立刻提剑相迎。二人一交手,俱都暗暗佩服对方的手段。这二人功力相当,一个刀势霸道,一个剑法精纯,可说是棋逢对手。两人刀来剑往,斗了三十余回合,仍不分胜败。

  话分两处,却说夏侯佩玉刚冲下山,便见一队官兵正举着火把从远处走来。夏侯佩玉看了看还躺在地上的十几个士兵,待那一队官兵走得近了,他也学着独孤风的样子,从地上拾起几颗大石子,却不是要打士兵的穴道,而是用力地砸向领头的军官。夏侯佩玉见到那军官抱头喊痛,还故意哈哈大笑,引得一众官兵都看过来。那军官可恼极了,急忙下令捉住戴猴脸面具的夏侯佩玉。夏侯佩玉还真如猴子一般,在草木间飞奔,身手矫健,动作灵活。夏侯佩玉见官兵追来,还不时地戏弄他们,或用石子扔他们,或躲在草丛中伸出脚将跑在前面的士兵绊倒,而那队官兵却连他的一片衣襟都抓不着。不一会儿,那队士兵便被夏侯佩玉引得跑远了。

  山上的“矿工”也都相继冲了下来,他们在山下还没逃得几步,另一队官兵又巡逻到了这里,将他们堵住。为首的一个军官喝道:“你们都是什么人,黑夜在矿场旁乱跑,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都跟我到衙门走一趟!”

  “你是吴捕头吧?”人群中一个高大肥胖的中年人问道。

  吴捕头一听这声音,便吃了一惊,立刻满脸堆笑地说道:“哎呦,原来是张爷!小吴我真是瞎了眼了,竟然没见到您老人家。”接着,吴捕头站直了身子对身后的几名捕快喝道:“你们几个,赶快送张爷回去!”说完,又弓着身子朝那“张爷”不停地笑。那“张爷”是顺天府尹的小舅子,与衙门里的人也都相熟,那捕头见了他,自然是要努力巴结的。

  其他的“矿工”也有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或是显贵,或是富户,那吴捕头自然也是不敢得罪的。那些刚才还急如丧家犬、忙似漏网鱼的“矿工”,现在都大摇大摆地走了。黑夜中,几个衣衫褴褛的赌徒混在人群之中,那些不断点头哈腰的捕头们是看不出来的。

  山顶上的官兵是土匪假扮的,而山下巡逻的官兵却是货真价实的官府中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事还得从雍正帝迷信道教说起。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最出名的有儒、道、墨、法等几家。其中,道家师法自然、逍遥无为的思想是我国文化宝库中一笔巨大的财富,笔者驽钝,难言老庄思想之万一。这道教与道家不同,道教是由东汉张道陵所创,尊老子为教祖,道教神话中称老子为太上老君。这道教中的许多道士不去体悟老庄的思想,却热衷于炼制可令人长生不老的丹药。现在人都知道,炼丹之说,不符合科学。仔细想来,炼丹之说也有违自然,人有生死,物有兴衰,自然之理。养生之道要符合自然,想要炼制长生不老药,实在有违自然,既然违反了自然之道,也就违背了道家师法自然的思想。想必是那些道士一心钻研“高深”的炼丹秘术,而忽视了最基本的道家思想。雍正皇帝是迷信炼丹的,大清国国师、三清宫宫主王定乾每天都要为雍正皇帝炼制丹药。炼丹需要铅、汞,道教认为铅至阴,可吸月华,汞至阳,能承日精。炉鼎中二者相合,便可炼制出能延年益寿的丹药,长期服食便可长生不老。这当然只是许多道士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铅汞有毒,多食伤身,只能让人英年早逝,哪里可使人长命百岁。

  王定乾每日用八卦炉为雍正炼制丹药,需要很多铅汞,从外地运入京城又十分不便,铅汞经常不按时送到。近日有一游方道士发现了太虚山顶上铅汞含量十分高,便把此事报告给了王定乾,得了几十两金子。王定乾请示了雍正帝,便让顺天府负责招矿工挖矿。没想到,第一天挖矿的人大都中毒了,第二天许多人都没力气再挖了,招到的矿工也越来越少了。百姓不去挖矿,官府也不能强逼,否则很容易发生民变。王定乾知道后,便让冯风和魏电蒙面去一趟顺天府的大牢,把一些囚犯放出来。那八大山寨的寨主就是这样逃出铁窗的,他们出来后就一直跟着冯、魏二人,召集了一些以前的寨众。京城几大酒楼、赌坊和怡红院的客人被掳走一事,便是他们干的。因为王定乾素来不喜欢那些花天酒地、深夜不归的富户和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赌徒们,他有意要让这些人吃些苦头。冯、魏二人从府衙中拿出了几十套衣服给八大寨寨众换上,让他们在山顶上监工。冯、魏二人是当朝国师的人,二人做些什么事,那小小的顺天府尹又怎敢多管,他小舅子被人掳走还不知道呢。因此,太虚山顶上的官兵是假,山下巡逻的官兵却是真的。

  再说那冯风和夏侯剑鸣在太虚山上相斗,二人战了一百回合,还没分出输赢。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二人再斗几回合,便有一人要受伤了。却不知那受伤的人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