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四回 风流绝代谁与共扁舟 姿容旷世何人赠玉箫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273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一条湖拦住了独孤风的去路,而身后的“冥王刀”王安坤已越追越近。

  独孤风初生牛犊不怕虎,丝毫不慌。独孤风这个“牛犊”确有不惧“恶虎”的实力。刚才,独孤风抱着陈雨飞奔,并未用尽全力,因此那王安坤始终能与他保持十丈左右的距离,否则就算是王定乾亲自出马,也未必能赶得上独孤风。

  独孤风将陈雨轻轻地放在河边草地上,慢慢向后退去。

  王安坤离他越来越近,他还在缓缓朝后退去。

  王安坤那鹰爪般的手已将触及独孤风的肩头,这贯注劲力的一抓,势必能将独孤风的肩骨抓得粉碎。

  独孤风忽然冲天飞起,王安坤连他的一片衣襟也没抓着。

  独孤风竟然朝那一眼看不到对岸的湖面飞掠而去。王安坤只见他犹如飞鸟般在湖面上连点了几下,便消失在湖上的夜色之中,只留下几处波澜、几层涟漪。独孤风身法之快,有如闪电。

  水上不比地上,水上虚而地上实,在水上施展轻功可比在地上难多了,纵是那号称“轻功甲天下”的魏子洞也不敢在水上施展轻功。独孤风家乡水多,他竟不会游泳,而这“水上漂”的高明轻功却练得很好。他想这皇家园林虽颇是不小,园中的湖未见得会有多大,在湖面上施展轻功,几个起落便能到达对岸。

  独孤风提着一口气,踏湖前行,早已飞出了数十丈,可还是看不到湖岸。岸未现,独孤风却见到了一叶扁舟。

  独孤风不知还有多远才可到得对岸,气虽未竭,力也未尽,可他不会游泳,在这看不到岸的湖面上飞行难免有些顾虑。这时独孤风见到一叶扁舟,便想上去歇一下。

  独孤风轻轻地落在船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动作潇洒之极。可轻功毕竟只是人力,不是神话。独孤风动作虽轻灵,行动也不发出声音,可他身体的质量并未改变,下坠的力道加上他的身体的重力压在船头上,船头受力改变方向,自然在水中上下摇动。

  船一摇晃,便惊动了另一头的主人。那人穿过乌篷,来到船的这头,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人一见独孤风,自然心中一惊。可独孤风一见那人,心中更是大吃一惊。

  那人是一个少女,而且是一个绝色的少女。倘若笔者用“花容月貌”这些形容一般美女的词汇来描述她的容颜,那实在是对她的亵渎。独孤风只觉她闲静时如轻云蔽月,行动处似流风回雪。月下舟中,少女莲步轻移,仿佛刚凌波而来;白衣飘飘,又恐将乘风而去。

  独孤风实在不敢相信人间会有这般美丽的女子,因此吃了一惊。那女子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桂花香气,脸长得比月宫上的桂花还漂亮。此时,倘若独孤风还要把陈雨比作花儿的话,那便不再是淤泥中的莲花了,而应是山间小路上不知名的小野花了。

  那女子忽见船上多了个黑衣人,心中虽有些吃惊害怕,却没叫出声来,仍是端端正正地站着,并不露出慌张的神色,显是大有修养的女子。她见独孤风身穿黑衣,却风度翩翩,飘飘然有神仙之概,料想他应不是坏人。她不仅戒备之心全无,还对独孤风产生一种莫名的好感。当她见到独孤风脸上的紫色猫面具时,不禁嘴角露出微笑。独孤风见了这足以倾国倾城的一笑,有如身坠云雾之中,浑身的真气都被抽干了,脚下一软,差点跌到湖里面去。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少女柔声问道。

  少女朱唇轻启,顿时异香扑鼻。少女声软音柔,一时羞煞黄莺百灵。现在虽已近中秋,可独孤风却感觉有春风拂面,身上心里说不的舒服。独孤风光顾着回味那世间难闻的美妙声音了,竟忘了回答。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少女见他不答,再次问道,声音依然那么轻柔。

  即使是女子,也很少有人能忍心对这般漂亮女孩说的话置若罔闻。如果世上还有男人听不进这个少女说的话,若他的心理还算正常,那么他一定有听觉障碍或是身体上的残缺。

  独孤风当然是一个身心健康的少年,他的听觉也比常人灵敏,当然能听得进那少女的话。现在,他已想好要如何回答那少女了。他看着面前的少女,回答的话语却一直在嘴里打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少女也在看着他。准确地说应该是少女在看着他那张可爱的猫面具。面具上得猫儿掩盖住了独孤风那张已经滚烫通红的脸。

  虽然独孤风没有回答她说了两遍的话,可她却一点也不生气。少女以为独孤风不愿理睬她,也不自讨没趣,转过身缓缓朝船的另一头走去。

  “我在湖上走得累了,想借姑娘的船歇一下,打扰了。”声音沉闷,并不像是从人的嘴里所发出的。声音进入少女的耳中,少女却听不出那声音是从什么方向传来的。声音像是从左、从右、从前传来,就是不像从身后传来,然而只有少女的身后,才站着一个黑衣人。

  原来,独孤风见那少女转身,以为这是怪他无礼,心中一慌,忙用腹语把用嘴说不出的话讲了出来,并用内力传了过去。

  那少女出自书香门第,他祖父曾教她“子不语怪力乱神”,因此她从小对鬼神敬而远之。倘若换了别的女子,定是要以为是鬼魅在作祟了。少女知道定是身后的黑衣人在和她说话,便又转过身来。

  少女对他说的话十分不解,便问道:“湖上并没有结冰,怎么能走人呢?”

  少女的话刚说完,独孤风便闪电般跃起。少女只见他在湖面上连点了几下,几个起落后,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少女看得惊呆了,她见那潇洒之极的黑衣人独孤风飞离自己的视线,心中竟十分不舍。

  少女心中想想:“那张紫色的猫面具下,究竟有一张什么样的脸呢?看他风度翩翩的样子,他的脸一定也是极英俊的。他为什么要戴张猫面具呢?那张猫面具真是可爱!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还能再见他一面……”

  少女正胡思乱想着,俏脸也已绯红。忽然,船的另一头往下沉,和独孤风刚来时一样。

  少女大喜,顾不得船还在上下摆动,也顾不得什么淑女的仪态了,转身便飞奔至船的另一头。

  船头站着的,果然就是那风度翩翩、潇洒之极的“紫猫侠”独孤风。他用行动回答了少女,飞到了对岸,又飞了回来。

  少女跑到独孤风的面前,飞快地伸出右手将他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少女的出手在独孤风面前绝不算快,就算有人以比少女更快十倍的速度击向独孤风,独孤风也可轻而易举地避开。可这少女右手挥来,独孤风只闻得她袖中、手上的桂花香气,身上的骨头都酥了,哪里还能动弹得了半分,自然只好让她摘走了面具。

  面具摘下,出现在少女眼前的,是一张英俊之极的脸。剑眉星目,两耳有轮,鼻梁直挺,唇红口方,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风度翩翩,绝代风流,当真是举世少有的美男子,纵然潘安复生,也不过如此。少女看得呆了。

  “湖上没有结冰,也是可以走人的。”独孤避开那少女的目光,望着湖面说道。

  这一次,说不出话的人却变成那少女了,她的脸已滚烫通红,心中如鹿乱撞,羞得她急忙转过身去。

  少女拿起船头的一把网鱼竿放下水去,好像在打捞着什么。在独孤风上船之前,她便一直在做这件事,现在却只想借此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面具还被她抓在手里,她竟没有注意,更想不到要去还给人家。她日后想起今日的事来,绝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样不守规矩的异举。

  “你在捞什么?”独孤风依然望着湖面问道。现在独孤风没了面具,更加不敢看她了。

  “一把玉箫。”少女也望着湖面答到。现在少女脱了他的面具,她也不敢看他了。

  少女是圆明园内广寒楼中的宫人,今日和姐妹们一起游湖,玉箫却掉进了湖里。那只玉箫是他祖父生前给她的生日礼物,她对此十分珍爱。回去后,她们寻了些金网鱼竿到湖中打捞,可湖实在太大,玉箫的掉落位置又难以确定,直到傍晚,她们还是一无所获。她们若是记得在玉箫掉落的地方做个记号,那玉箫早就能找到了。刻舟求剑的方法虽然愚蠢,但她们若是以平静湖面上的船为记号,再让人坐其它小船回去取竿来打捞,必能事半功倍。可那些女子慌忙之中也没想到这些,因此捞了半天也没捞着。

  晚饭后,那少女又独自一人来到湖中打捞玉箫,这才碰到了独孤风。

  独孤风见她一个弱女子深夜在湖中打捞玉箫,大动怜香惜玉之情。他自己身上正好带着一把玉箫,心想:“何不谎称这把玉箫就是她丢失的那一把,也好免去她的打捞之苦。”

  独孤风见船头还有几把干净的金网鱼竿,也拿起一把。那鱼竿乃是宫中巧匠所制,可以伸缩,收起时短小便携,伸长时可以探入湖底。独孤风只将金网鱼竿略略伸长了些,便从船的另一边放入湖中。

  过来些时候,独孤风将网从水中捞起,将竿收短,并将自己腰间的玉箫投入网中。

  独孤风将网送到少女身边,对她说道:“这是不是你的玉箫?”

  玉箫在网中,夜色中少女见了,一时也分辨不清,满以为那就是自己掉得玉箫,高兴极了。

  少女一边伸手去取玉箫,一边对独孤风说道:“你是怎么找……”在少女的手触及玉箫的一刹那,笑容忽然凝结,喃喃道:“这好像不是我的玉箫。”

  少女借着月光把那玉箫看了个仔细,这才确定地说道:“这不是我的玉箫。”声音中带着失望。说完,少女又把玉箫放入了网中。

  少女又开始打捞起来,独孤风看着她的美丽的身影,心中也有些失望。

  少女也提起金网鱼竿,网中除了沾着的淤泥,什么也没有。

  少女忽然往下自己的鱼竿,拿过独孤风手中之竿,见那网中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淤泥。她又将金网鱼竿伸长,见那木杆只有前面一小段被水沾湿,带有水痕,后面部分都是干的。独孤风的金网鱼竿根本就没有伸到湖底,玉箫也不会浮在水面上。

  少女已经猜到独孤风并没有真的打捞玉箫,那网中的玉箫定是独孤风自己的。独孤风欺骗少女,可少女非但一点也不生气,心中反而喜滋滋的。独孤风骗她,也是担心她寻箫辛苦,想让她开心。一念及此,少女心中更是美不可言。

  少女拿起网中独孤风的玉箫,开心地说道:“以后,这就是我的玉箫。”

  独孤风见了,也十分开心。他虽然把一支伴了自己多年的玉箫送给了别人,可是能见到一个绝世少女开心地收下自己的玉箫,心中当真是比吃了蜜还要甜。

  “你是要自己走到湖对面,还是要我划船送你到对岸?”少女柔声问道,脸上还带着开心的微笑。

  独孤风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他心里当然是选择后者了。月下,能有这样的美人划船相送,这是多么美妙的事啊!即便将天下的财富都放在独孤风面前,他也舍不得拿这件事来交换。

  少女玉臂轻摇,扁舟缓缓前移。在独孤风眼中,月色湖光虽是绝美,可又如何比得上那少女。独孤风早已不知今是何世,现在纵然身死,心中也甘。

  独孤风才看得少女几眼,船已将近湖岸。舟行虽极慢,可独孤风却觉比自己使轻功飞到湖岸还快得多。

  船一到岸,独孤风又踏湖而行,朝湖的对岸飞去。少女见了,先是一愣,又开心地笑了,小脸也涨得通红。这个独孤风也真是个怪人,他刚才在舟中便可反向返回对岸,可他为了能在舟中与美人多呆一刻,竟不惜多走了许多冤枉路。若是旁人见了,定要以为他是个傻子。

  此时王安坤早已带着二弟子陈雨回三清宫去了。独孤风他也要回家去,自然要按原路走出圆明园去,否则在这有七八个紫禁城那么大的圆明园中乱跑,到得天明他也未必能走出去。

  少女呆呆地望着独孤风的背影消失在湖面上,她忽然发现,自己手上还抓着独孤风的紫色猫面具。过了许久,少女才恋恋不舍地返回广寒楼中去。

  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却不知那少女与独孤风修了多少年?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