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七回 竺贵人空担虚惊 紫猫侠心存实忧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640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那个老太监黄升已经拉开了暗舱的门,而竺贵人是亲眼看着独孤风躲进暗舱中的,现在她又阻止那老太监不得,只得在心里暗暗叫苦。竺贵人虽不信鬼神,可现在她却希望能有神明暗中相助,好瞒过那老太监的耳目,让他看不到躲在暗舱之中的独孤风。有神明相助,自然是不可能的事。

  暗舱的门已经完全打开了,奇怪的事也发生了。老太监黄升使劲揉了揉眼睛,摸出火折子,把暗舱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照了个遍,这暗舱之中竟真变得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人影。老太监自然失望极了,只管垂头走出了乌篷,也不把暗舱的门关起来。

  陈雨对黄升的无礼很是厌恶,又恼他欺负竺贵人,她看了看黄升那肥胖的身子,又想到他跳下船来的情形,心中有意要让他难堪。当下陈雨便对竺贵人说道:“竺贵人,既然我师父拜托您察看湖面,您也别急着上岸,等把整条湖看完再回去也不迟啊。可惜我另有公务在身,不能伴你巡逻,先走一步。”这句话刚说完,她的身子便凌空飞起,一跃便到了桥上。

  这可苦了老太监黄升,他武功虽高,就是两个陈雨也绝不是他的对手。可他的轻功实在太差,恐怕连小孩子都跳得比他高。陈雨临走前又不让竺贵人停船靠岸,此时要让黄升上桥实在难入登天。

  黄升正在为难之际,忽见一条绳带从桥上垂下,桥上陈雨对黄升说道:“黄侍卫长,您老是规矩人,可不比我们这些上蹿下跳、没有规矩的小辈,我特意让其他侍卫解下腰带编了一条绳子拉您上来!”说完,陈雨便冲着竺贵人笑了笑。

  黄升正愁无法上桥,一见了绳带,便立刻牢牢抓住,好像抱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就这样,黄升被侍卫们拉上了桥。竺贵人见他悬在半空,就好像是一头被吊起来的肥猪,也忍不住笑了。

  黄升上桥时,模样已十分狼狈,陈雨见了,强忍住笑意,故作庆幸之状,对着黄升说道:“谢天谢地,黄侍卫长您终于上来了!还好没坏了规矩,没坏了规矩。”

  那满口“规矩”的黄升已经带着侍卫们离开了。竺贵人走到暗舱旁边,睁大了眼睛往里面瞧,却什么也瞧不见。她明明亲眼看着独孤风躲进这暗舱里的,可现在,暗舱里空空的,连一根绣花针都没有,更别说是人了。

  竺贵人满腹疑问,缓缓站起身来,一转过头,便看见船头站着一个湿淋淋的黑衣人。

  那个湿淋淋的黑衣人正是独孤风。原来,独孤风一直觉得那女官的身影很是熟悉,在躲进船舱之时,忽然想到了他抱过的三清宫女道士。独孤风心中肯定那女官就是陈雨,他想陈雨既然在这里,那么三清宫里的那两个老道士很可能也在附近。独孤风见识过“冥王刀”王安坤的“虎啸功”,也出剑接过“无刀客”王定乾掷出的蒲团,他知道此二人皆是绝顶高手,要想在他们面前藏身,实在难如登天。那船舱名为“暗舱”,若是有人跳上船来,还是很容易发现这“暗”舱的,更何况是那样两个绝顶高手。于是,在竺贵人走出乌篷后,独孤风便静静地走出船舱,悄悄地潜入水中,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因此竺贵人并不知道。其时船离桥还有一段距离,桥上的人也是看不到独孤风的。独孤风没想到那两个老道士并不在附近,却避开了一个老太监的搜查。

  竺贵人痴痴地望着独孤风,见他虽已成了“落汤鸡”,却也没有受伤。既然独孤风现在安然无恙,竺贵人自然也就不愿不想他是如何从暗舱里变走、又是如何变到船头上的。

  竺贵人拿出藏在怀里的紫猫面具,递给独孤风。这面具很是坚硬,竺贵人身子娇嫩,把它放在怀中,自然极不舒服。因此今夜竺贵人看着独孤风时还能想到面具仍在她怀里。

  独孤风刚从水里出来,浑身湿透了,再被凉风一吹,很不舒服。他刚想离开,竺贵人便已知晓,拦住他道:“公子等一等,刚才我已经问过了您的名字,您却还没有问过我的名字。”

  过了好一会儿,独孤风才隔着面具说道:“刚才我听见有人叫你‘竺贵人’,你是叫‘竺贵人’么?”

  竺贵人听了,“噗嗤”一笑。独孤风见了这倾国倾城的一笑,腿上哪里还有半分力气,差点又要落入河里。

  竺贵人低着头,不知为何竟犹豫了片刻,这才望着独孤风认真地说道:“我的名字叫做‘吕华’。”

  宋玉《神女赋》云:“晔兮如华,温乎如莹。”倘若这世上真的有神女,不知其容貌究竟如何,比起竺贵人吕华又如何?

  独孤风回到独孤医馆时,夏侯佩玉与夏侯剑鸣已经回屋睡了,他们一向是十分听独孤风话的。上官静儿和上官甜儿却还在大厅里等着他。

  上官静儿见到独孤风浑身湿淋淋的,连忙回屋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她见独孤风脸上戴着一个面具,手里还拿着一个面具,便以为独孤风是为了下河找面具才弄湿衣服的。她素知上官甜儿善妒,便想寻她开心,说道:“酸儿,少爷为了找你亲手做的面具,跑了半夜,还弄湿了衣裳。唉!我怎么就没这个福气呢?”

  上官甜儿听到上官静儿叫她“酸儿”,又怎会不知其意,便回道:“酸?我怎么闻不到?是姐姐您自己吃的么?”说完,她拿起放在桌上的面具,对独孤风笑道:“这个面具还是给我吧。”

  独孤风一直留意着那张面具,因为它是那绝世少女吕华亲手交还给他的。在见不到那少女时,独孤风能看一看她玉手抚过的面具,也可时沐春风,稍解相思。现在上官甜儿要把它拿走,独孤风连忙脱下脸上的面具,对上官甜儿道:“你还是拿这张面……”独孤风还没说完,上官甜儿已经跑进了她自己的房间。那张面具是上官甜儿做的,她既然拿走了,独孤风也不好意思再向她要回。

  上官静儿也回房睡了,独孤风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新面具,又看了看上官甜儿的房间,惋惜了好一阵,方才睡去。

  次日天明,独孤风前去大厅吃早饭。夏侯佩玉一见独孤风,便飞奔上前,对他说道:“少爷,今天我去街上买早点,又看见一张告示,您……”夏侯佩玉突然顿住,瞟了上官甜儿一眼,硬生生地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他昨日被上官甜儿抢白了一顿,因此今日说话特别小心。夏侯佩玉见上官甜儿并没有要开口数落的意思,才又对独孤风说道:“昨天半夜,京城的几大酒楼、怡红院、赌坊都出了事,有一伙强人把那些半夜还在外面吃喝嫖赌、不思归家的人都掳了去,总共有百余人之多。那些个场所各有一班硬手保护着,却都给一个使刀的蒙面汉子用三招两式打趴了,也不知那刀客是什么来路。一些侍女却认出了那伙强人之中有几个没蒙面的,就是城头告示上悬赏缉拿的山寨寨主。少爷您看这事可怎么办啊?”

  独孤风也不急着回答,慢慢地坐了下来,问夏侯佩玉道:“昨天我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夏侯佩玉还来不及说话,上官甜儿便挨着独孤风说道:“他办得还行。今天早上有一位老伯前来复诊,对我说昨夜‘紫猫侠’救济了他,还劝他不要再去开采铅汞,有害身体。他道,就算‘紫猫侠’不这样嘱咐,他今天也不会去采矿了;因为今天衙门贴出告示,不再招矿工了。”

  吃过早饭,独孤风对夏侯佩玉说道:“佩玉,你先去城外的八个山寨察看一下,再去一趟太虚山,查查采矿的事。”夏侯佩玉应了一声,便欢快地去了。他得上官甜儿夸奖,说他事办得还行,心里都乐得不行了;现在又有事做,他自然十分殷勤。

  那八大山寨的寨主武功不弱,还有那蒙面刀客的本领似乎比那些寨主还高出许多,独孤风知道夏侯佩玉是肯定打不过的。可说到保护自己、临阵逃命的本事,夏侯佩玉绝对是天下少有的“高手”,所以独孤风才放心地让夏侯佩玉去。

  将近中午,夏侯佩玉才气喘嘘嘘地跑了回来,他喝了一口水,对独孤风说道:“少爷,我去看过了,那八大山寨里一个人都没有。那太虚山下,却有几队官兵在巡逻,每队都有十来人,旁人不得近前,也不知山上在干些什么?”

  独孤风听了,想了会儿,才对夏侯佩玉说道:“你现在去休息吧。待会儿再去街上买两个面具,这次可不许买猫面具。晚饭后叫上剑鸣,我们一起去太虚山。”那夏侯佩玉一听到晚上要和独孤风一起去办事,又高兴地跳了起来,也不休息,便上街买面具去了。

  晚饭过后,独孤风戴上紫猫面具,夏侯佩玉与夏侯剑鸣各戴一个猴子面具,三人便一起去太虚山了。

  太虚山下,果然有几队官兵在巡逻。独孤风与夏侯佩玉轻功较高,他们轻松地避开了官兵,上了山道。夏侯剑鸣轻功虽不比他二人,可要避开这些官兵也并非难事。没想到,夏侯剑鸣在跃上山道之时,正好踩上了一块青苔,还好夏侯佩玉机灵,一把抓将他抓住,却惊动了一队官兵。

  忽然,空中响起了一阵“噗、噗…”声,那队官兵手中的火把尽数熄灭。又是几下“噗、噗…”声,那十几个官兵已都倒在了地上。原来,独孤风见惊动了官兵,便拾起一把石子,打灭了火把;跟着认准穴道,又打昏了官兵。这一手掷石子的功夫可是大有名堂的,唤作“没羽箭”,乃是水浒英雄“没羽箭”张清的绝技,这门暗器手法的名字便是为纪念张清而来,经数代武学巨匠的改良,它已成为一门极其精妙暗器功夫,历来受到武林人士的推崇,广泛流传。然而练习者虽多,练成者却极少。独孤风虽只有二十岁,在这门暗器上,却已下了十几年的功夫,加之其天资聪颖,他掷石子的功夫可比一般武林高手深多了。刚才独孤风一手“没羽箭”的功夫,认穴既准,力道又足,少一分力便不能打昏官兵,多一分力便要伤了官兵的身子,而且举手间不失潇洒,大有宗师风范。

  太虚山并不高,是一座圆台形的小山。他们三人沿着山道一路前行,不一会儿,便望见了山顶。山风将一阵阵叫苦声哀求声、呵斥喝骂声、皮鞭击打声、铁链敲门声送入独孤风的耳中。却不知太虚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