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三回 义鼠险遇刀中冥王 侠猫轻揽风里莲花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2826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魏子洞被王定乾的昆仑派上乘内功“袖里乾坤”搅乱了内息,提不起内劲,只得与魏电各持一刀相持着。突然,一柄更快的刀朝魏子洞胸前刺来。刺出那一刀的人就是王定乾的唯一弟子王震。

  刀已到魏子洞的胸前,他还在与魏电较着刀上的劲,根本无暇应对。门外的独孤风想要前去相救,也已来不及了。

  刀已刺破了魏子洞的衣服,王震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突然,王震的笑容凝结。因为他发现手中的刀竟刺不进他身体分毫。

  难道魏子洞也曾练过“铁布衫”之类的横练功夫?

  原来,魏子洞将那从奇珍阁偷来的两包金叶子贴肉藏着,一在前胸,一在后背,绑得紧紧的,外面罩上衣服,既叫人看不出,又不发出丝毫声响。那一刀正好就刺在魏子洞胸前的那袋金叶子上,自然再刺不进分毫。倒不是因为魏子洞也练了“铁布衫”。

  就这么缓了一缓,魏子洞终于提起了内劲,一下就将魏电与王震的刀都震了开去。接着,魏子洞双腿全力向那二人踢去。跟着魏子洞双腿一蹬,身体便如离弦之箭一般朝门口飞去。等门口冯风反应过来,魏子洞已到了他身后。

  王安坤忽然发掌,竟朝自己的大徒弟冯风身上打去,这并非是要惩罚他的无用。冯风受了那一掌,狼狈地跌出了门外。那一掌劲力虽强,却不是为了伤人,否则冯风早已身亡,那一掌只是为了将他推倒。

  冯风刚跌出门外,一张蒲团便挟着极强的劲风飞出门外。这张蒲团却是王定乾扔出的,其力道之大、速度之快实在骇人。魏子洞飞得快,可蒲团更快。魏子洞也已听得有一件极厉害的“暗器”正朝自己击来,却不知那极厉害的“暗器”竟是一张蒲团。现在,魏子洞虽已提得起内劲,可是人在空中,无处着力,背对蒲团,难以闪避,速度又没它快,看来只有硬挨了。魏子洞虽身背金叶子,不怕利刃,但若要硬挨这足以穿云裂石的一击,纵然不死,也要去了大半条命。唉,这个“侠盗”魏子洞,进入偷盗行四十余年,从未失手,可今日夜闯圆明园,怕是要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甚至要蚀掉的还不止是“一把米”,而是自己的老命。当下魏子洞把心一横,运起十成功力,气贯后背,准备硬接那件要命的“暗器”。蒲团飞旋,比魏子洞飞得更快;庭院里划过一道闪电,却比那蒲团还快。庭院里又怎么会有闪电?

  那不是闪电,而是一道剑光,是独孤风挥出的剑光。他的剑已刺穿了那张蒲团,他的剑随着蒲团飞快地转圈,他的身子也在空中飞快地转圈。一时间,空中蒲团飞旋,剑光成环,衣袂飘飘。独孤风的动作潇洒之极,陈雨看着飞旋的独孤风,虽见不到他的脸,可她眼里还是发出了异样的光芒。

  三清宫内竟然还有另一个黑衣人!王安坤这一惊着实不小。最吃惊的人还是王定乾,他自负武功天下第一,没有什么人可以瞒过他的耳目,可如今他的三清宫内躲着一个黑衣人,他竟丝毫没有察觉。王定乾定睛看那黑衣人独孤风,只见他越转越慢,他手中的剑与蒲团也越转越慢。忽然,独孤风手一加劲,蒲团离剑,朝殿堂之内平平飞去。蒲团轻轻落地,正好落在王定乾的前方。黑衣人独孤风竟然接住了王定乾用五成功力击出的蒲团,还将它好好的还了回来。

  王定乾的目光盯着这个脸戴紫猫面具的黑衣人,这也是他第一次正眼瞧人,虽然还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他却一直看着。过来良久,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王定乾才动容道:“好功夫!”声音虽低,可远在数十丈之外的独孤却一字字的听得十分清楚。

  此时,魏子洞早已落在了墙头上,见到独孤风接住蒲团的那一招,心中也在暗暗喝彩。此时他身在高墙之上,远离那两个老道士,心想就算他们追来,凭自己的绝世轻功也一定可以安全离开,因此胆子也大了许多。这时听见那王定乾的称赞,便高声戏道:“屋内的那牛鼻子,可是在说我‘好功夫’吗?”

  王安坤正欲破口大骂,王定乾已先开口说道:“屠龙帮李玄帮主的确好功夫,你这‘打洞老鼠’八当家除了轻功不错之外,可说是一无是处。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话,我今夜定要取你姓命。”

  虽然魏子洞明知自己若要逃跑,对方是绝对追不上的,可就是不敢再多说一句了。以魏子洞的江湖阅历,如何猜不到这两个老道士就是名震江湖的“无刀客”王定乾和“冥王刀”王安坤。魏子洞能被“无刀客”王定乾瞧出底细,还被赞“轻功不错”,虽被骂成“一无是处”,心中还是十分得意。

  王定乾“哼”了一声,说道:“江湖上那些有眼无珠的东西把你捧成‘轻功天下第一’,你这不要脸的老鼠还当真了,便是你面前的那位兄弟,轻功也比你强得多。”说完,便看了一眼王安坤。他这话一则是为了讽刺魏子洞,二则是以为魏子洞与独孤风本是一路的,想让魏子洞心生嫉妒,借机分化他们。可他说独孤风的轻功比魏子洞强也是事实。

  “不要放跑了刺客!”王安坤忽然大声发令道。于是王安坤的四大弟子和他的儿子一齐出击。

  魏子洞一听得王安坤发喊,便立即飞身而起,他号称“轻功天下第一”,也并非浪得虚名,他逃命本领更是货真价实的“天下第一”。只见他人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兄弟,你听我一言,可保你性命。你先将那俊俏的道姑擒住,作为人质,便可安全逃脱了。哈哈哈哈……”风中传来了魏子洞的声音。那声音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想是他为了不让王定乾与王安坤根据声音来辨出他逃跑的方向,因此说话时不断改变自己的方位。魏子洞虽有“侠盗”的美誉,还是屠龙帮总舵的八当家和摇光堂堂主,却也是个贪心大、肚量小的普通人。他对自己的轻功一向自负,号称“轻功甲天下”,可王定乾这位大方家却说自己轻功不如他人,虽然那独孤风刚刚救了自己,心中也不免生出妒火。刚才跟独孤风说的一番话中,让他以女人为挡箭牌,便是想折辱独孤风,在嘴上占占便宜。王安坤听了他的话便破口骂道:“果然是下作的小人!”

  魏子洞又怎知这个武功不凡的黑衣人独孤风竟是个初涉江湖的少年。独孤风虽是绝顶聪明之人,却心地淳朴,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般心善,听得魏子洞那苍老的声音,还以为真是前辈高人传授给自己的脱身妙计,根本不去细想,就准备依言而行,又如何能听得出那老绿林话里的刺呢。

  陈雨的轻功最好,因此跑在最前面。此时魏子洞早已跑得没了踪影,陈雨只好去擒独孤风。刀直刺独孤风咽喉,在刀尖距他不满两寸时,独孤风仍是站着一动不动。那陈雨也吃了一惊,她根本没想杀他,可这一刀刺下,非要了独孤风的命不可,现在她想收刀也已收不住了。

  刀尖离独孤风的咽喉只有半寸了,眼看利刃就要贯穿独孤风的咽喉,陈雨已闭起了双眼。

  独孤风忽然闪电般出手,一把抓住陈雨的手腕,那把刀也在空中定住,刀尖再往前分毫,便可触及独孤风的喉结了。

  独孤风握住陈雨的手腕,感觉她皮肤白嫩香滑,握着十分舒服。

  陈雨左手被抓,刚想睁眼,只觉背上一麻,浑身使不出半分劲来,腰被抱住,接着身子飞起。陈雨只听得耳边风声,仿佛置身云端,好似驾雾一般,身体虽没有着落,可心中却说不出的踏实。

  独孤风抱着陈雨御风而行,早将王安坤的儿子、弟子甩得远远的。可那王安坤依然穷追不舍,而且始终能与独孤风保持十丈左右的距离。

  独孤风忽然顿住,他前面是宽阔的湖面。夜色中,还看不到湖的对面,也看不到湖的头尾,附近也不见有桥。独孤风身后的王安坤越追越近了。

  却不知独孤风要如何从“冥王刀”王安坤的眼前逃脱,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