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十三回 京凉山孤身会群豪 屠龙帮八杰聚一厅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779 2016-08-10 14:46:00

  却说那京凉山上的庄园便是屠龙帮总舵之所在,今夜总舵的七大分堂堂主就要在此处聚会。

  屠龙帮总舵分为天枢堂、天璇堂、天玑堂、天权堂、玉衡堂、开阳堂和摇光堂七大堂。

  天枢堂为七堂之首,堂主亦是副帮主,为屠龙帮总舵的二当家,助总舵主统领总舵七大分堂,兼管全国各分舵的事务,历代帮主皆曾在此位。如今这天枢堂堂主便是前面提到的蓝孤芳,江湖人称“兰花公子”。七年前的冬天,满洲正蓝旗都统纳兰容川率兵包围了天枢堂,纳兰容川凭着手中的一根铁棍,独挑天枢堂一十八个高手。结果,前任天枢堂堂主蓝宗尧命丧纳兰容川的棍下,天枢堂也被火烧了。风雪中,火光里,站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纳兰容川冷冷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少年眼中含着泪光,坚强地说道:“我叫蓝孤芳。”纳兰容川点了点头,闭上眼,头也不回地走了。少年望着纳兰容川的背影,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可奇怪的是,少年的眼神虽悲伤,却没有丝毫仇恨。随后,总舵主李玄赶来,把他带走了。后来,一个少年凭着一身的武功与才干,坐上了屠龙帮副帮主、天枢堂堂主的位置,那个少年就叫蓝孤芳。

  天璇堂为总堂的第二堂,堂主总管屠龙帮内的钱粮。天璇堂堂主唤作孙和,乃是总舵的三当家,人长得白白胖胖、和和气气,活像个酒店的掌柜;他平日就是以和气酒楼掌柜的身份做掩饰,管理着屠龙帮二十八分舵的钱财食粮,从未错过一分一厘。孙和谦谦君子,颇有亚圣儒风,行事光明正大,却又浑身被神秘笼罩,有若神龙。其一身道家武功,早年却因其形貌酷似佛教的东来佛祖,常被唤作“能仁和尚”,又称“笑弥勒”。他使一条六十二斤重的打神鞭,平时也不肯轻易出手,就连七大堂的堂主也不清楚他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帮主李玄却是常和他切磋的,孙和固然是折服于李帮主的绝世武功,可李玄也对其功夫赞不绝口。出于鼓励目的,李帮主称赞他人的话也说过不少,可能凭真功夫让他佩服的人却屈指可数。

  天玑堂为总堂的第三堂,堂主总管屠龙帮众的武术操练。天玑堂堂主唤作李小武,乃是总舵的四当家,帮主李玄的独子。李小武以一双大铁戟为武器,从小受李玄亲手点拨,学会了他父亲独步江湖的七十二路戟法,江湖人称“小恶来”。那李小武虽从小憨厚木讷,常常记不清人和事,可学起武功来却要比谁都聪明,竟能对复杂的武功招式过目不忘;李玄的七十二路戟法,每一路都有一百零八种变化,李小武只看了一遍就能记住!经过十年的勤学苦练,李小武的戟法已有七八分的火候,许多“武林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了。李玄见了也暗暗高兴,心想再有十几年的功夫,小武必定能青出于蓝。他父子二人与当时的武术家想法不同,他们把李家七十二路戟法变化的秘诀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想学的屠龙帮众,这与当时武术界“教徒弟留一手”的风气可是大相径庭的。

  天权堂为总堂的第四堂,堂主总管屠龙帮中的刑法。天权堂堂主唤作商季,乃是总舵的五当家。商季铁面无私,在帮中很有威信,又善使双锏,故而江湖人称他为“黑面秦琼”;后京凉山大聚义、排座次,为避大英雄“小叔宝”秦伯偿讳,众人又改称商季为“黑面青天”。刑堂堂主商季虽对事情看得很明白,断了无数的江湖大案,可看人却看得不怎么清楚。他很喜爱一个叫做沈宽的弟子,然而这沈宽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阳奉阴违,表面溜须拍马,背后搬弄是非。

  玉衡堂为总堂的第五堂,堂主乃屠龙帮的总军师,为帮主出谋划策,协助调兵遣将。这玉衡堂的堂主唤作兰志南,乃是总舵的六当家,江湖人称“病诸葛”。兰志南饱读诗书,胸藏韬略,知晓天文地理,才名远播,却无意于功名。少年时,他曾以卖画为生,他画的兰花都是朝南而无根的,这画兰无根的笔法曾风行一时,当时许多画家都争相模仿。后屠龙帮帮主李玄慕名而来,三顾茅庐,请他加入屠龙帮,做了军师。

  开阳堂为总堂的第六堂,堂主总管屠龙帮中的机关建筑。开阳堂堂主唤作莫子钜,乃是总舵的七当家,江湖人称“赛鲁班”。莫子钜手中的开山锤与碎石凿既是工具又是武器,这两件事物既可创造出巧夺天工的杰作,也能轻而易举地夺取满清骑兵的性命。京凉山上那座气势宏伟的庄园与那七十二条纵横排列、呈九宫八卦状的山道便是他一手设计的。

  摇光堂为总堂的第七堂,堂主负责打探四面八方的情报。摇光堂堂主唤作魏子洞,乃是总舵的八当家,江湖人称“飞天老鼠”。在未遇到到独孤风之前,他一向自负“轻功甲天下”,帮众也经常用这个名号来哄他开心。其实,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轻功比他高的大有人在。单在屠龙帮总舵之中,副帮主蓝孤芳的轻功就绝不低于他,只是蓝孤芳平时深藏不露,众人并不知晓罢了。

  闲话休絮,却说独孤风赶在魏子洞的前头上了京凉山,见那庄园前的巨石上刻着“屠龙帮”三个大字。庄园的大门敞开着。

  独孤风未进庄园,便见到大厅上首处的虎皮交椅上坐着一个大汉,手上正捧着碗酒在大口地喝着。那大汉虽是随随便便地坐着,却极有威严。独孤风只看了他一眼,就被他的豪气感染了,胸中顿生万丈豪情。那大汉便是名震天下的屠龙帮帮主李玄,江湖人称“病关王”,又唤“赛温侯”;他那天生的豪气可是旁人想学也学不来的,因为旁人无法拥有他那份广阔的胸襟。

  虎皮交椅的下面,还有七把交椅。帮主右手边第一把交椅和最后一把交椅却是空着的,这两把交椅想必是那二当家蓝孤芳和八当家魏子洞的。左边第一把交椅上坐着的是三当家孙和,右边第二把交椅上坐着的是四当家李小武,左边第二把交椅上坐着的是五当家商季,右边第三把交椅上坐着的是六当家兰志南,左边第三把交椅上坐着的是七当家莫子钜。

  那莫子钜一见了“紫猫侠”,连忙将他请进,笑着对众人道:“看来老八的牛皮又吹破了,以后只能当个‘轻功天下第二’了。”接着便对独孤风正色道:“好一个紫猫侠!竟然能在我开凿的山道上胜了我屠龙帮轻功第一的老八,真是名不虚传啊!不知道你手上的功夫如何?就让我来给老八挣点面子吧!”说完,莫子钜便挥动起开山锤和碎石凿,要与“紫猫侠”切磋。一声提醒,一招开山式,直击独孤风。

  独孤风身法何等之快,又岂会给莫子钜击中?开山锤与碎石凿还未沾着他的衣襟,独孤风便躲开了。不等碎石凿再次向他袭来,独孤风早飞起左脚,将它踢了开去。独孤风心系上官医馆,误会屠龙好汉,出手根本没有留情,今日方知他真实手段。

  只听“铿”的一声,碎石凿便没入了庄园外的一块大石头里,碎石凿这次没能真的碎石。莫子钜的左手还在颤抖,他整日以锤、凿为伴,今夜竟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踢去了凿子,脸上满是惊疑与愤怒之色。他本欲抽出锯齿刀,还想和独孤风好好较量一番,却被李玄止住了。

  独孤风也不去理会莫子钜,只是缓缓拿出怀中的书信。那正是魏子洞写给他的信,上次被他揉成团后又展开折好,重新放入了信封内。独孤风暗运内劲,将信封掷出。“夺”的一声,信封钉入了李玄右手边的酒桌里。独孤风恼那反面的三行字实在无礼,这样无礼的信他是不会要的,他现在将原信还给屠龙帮主,就算是回信了。

  李玄见了,不禁动容喝彩道:“好功夫!”其实李玄刚才见到独孤风踢飞莫子钜的碎石凿时,便想大声叫好了,只不过碍于兄弟情面,又怕伤了莫子钜的心,因此只好在心里暗暗称赞。这时见到独孤风这一手飞信化刀的高明暗器功夫,再也忍不住了,便大声喝彩起来。

  李玄一见那信封,便纵声大笑起来,说道:“老八还是这么不长进!洒家的字都比他好看多了。哈、哈、哈、哈……”李玄一边笑着,一边打开信封,他一看那正面的“魏氏天书”,笑得就更厉害了,说道:“洒家写信,也没有这么多的错别字啊!哈、哈、哈、哈……”

  李玄大笑着把信翻过来,一见了那背面的三行字,笑容立刻就不见了。李玄满面怒容,喝道:“混账!这是谁写的?”

  兰志南听了,从容地站了起来。李玄对军师一向十分尊重,见信是他写的,怒气立刻就消了。李玄知道他是要请得“紫猫侠”入帮,才故意这般写的。

  李玄正要向独孤风赔礼道歉,门外忽然飞进一人,跪倒在地,那人正是魏子洞。原来魏子洞早就到庄园外了,只因他比轻功输给了独孤风,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便没有进去与众兄弟相见。魏子洞刚才也听见帮主李玄在嘲笑他的文笔,现在帮主大发雷霆,喝问信的作者,魏子洞见兰志南站起身来,以为他是要把自己供出来,心想:“与其让六哥给供出来,倒不如我亲口承认,这样还显得是条汉子。反正刚才连七哥都出了丑,我还怕什么?”魏子洞这才进了大厅,跪在地上向李玄认错道:“大哥,这封信是我写的。你让五哥惩罚我吧!”

  商季站起身来,笑着对魏子洞说道:“大哥怎么会为一封信惩罚你呢?快起来吧。”商季说完,心中想道:“这个‘紫猫侠’果然有些手段,竟然能连胜我七弟、八弟,可帮主也对他太看重了。他没事戴着面具,说不定行事也和那姓蓝的一样怪异,又是一个怪人。看来我得给他点颜色瞧瞧,一来方便‘请’他入帮,二来也好给众兄弟争个面子,三来是要挫挫他的锐气,免得他以后仗着大哥的宠信,和那姓蓝的一样目中无人。等我‘请’得他入帮,大哥定是要感谢老八的,怎么还会惩罚他呢?”

  商季转向独孤风,对他说道:“这位兄弟的身手不错,咱们来切磋切磋?”还没等独孤风答应,商季便掣出双锏,朝独孤风身上打去。

  那商季真不愧是“黑面秦琼”,挥动双锏时,当真是好似秦叔宝再世,端的有万夫不当之勇。

  独孤风也看出这双锏的厉害,不比莫子钜那瓦匠一般的锤子和凿子。独孤风拔出宝剑,迎上了商季的双锏。

  这真是一场好战!二人剑来锏往,棋逢对手,斗了三十余回合仍不分胜败。李玄等人在一旁观战,不住地喝彩叫好。

  却不知独孤风与那屠龙帮总舵的五当家相斗,结果胜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