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十六回 黑衣少女武馆试剑 白昼猫侠长街纵横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305 2016-08-10 14:46:00

  今日一早,独孤风便在院子里琢磨昨夜那个老人对自己说的话,试了几次运气成剑,都没有成功。

  夏侯佩玉买了早点回来,试探着问独孤风道:“少爷,待会儿您去不去城西的菜市口观看行刑啊?”

  独孤风教训他道:“行刑有什么好看的,你就爱凑热闹。”

  夏侯佩玉笑了笑,神秘地说道:“少爷您要是知道了那女犯人的容貌,说不定也会抢着去看的。”

  独孤风啐道:“胡说八道!”

  夏侯佩玉一脸冤枉地说道:“少爷,那女犯人长得真是漂亮死了,跟天仙似的,您要是亲自去看过了,就一定不会说我是‘胡说八道’了。”

  独孤风“哼”了一声,说道:“一个犯人能有多美,难道还能比静儿她们漂亮不成?”

  夏侯佩玉做贼似的瞧了瞧四周,小声地对独孤风说道:“她跟静儿姐姐相比怎么样,我说不准。”夏侯佩玉又小心地望了望左右,接着说道:“可我敢说她绝对要比那个上官甜儿漂亮多了。”

  院子里忽地多了一个人影,影子正好落在夏侯佩玉身上。

  “你怎么来了?”独孤风亲切地问那站在夏侯佩玉身后之人。

  “对不起,是我胡说八道,那个女囚犯根本就没有你漂亮,您大人有大……”夏侯佩玉以为来人就是上官甜儿,只吓得魂不附体,连忙不住地道歉。可一回身,却见是夏侯剑鸣,便立即改口嚷道:“好你个剑鸣,走起路来没声没息的,活像是上官甜儿那个女人,差点把我吓死了!”

  独孤风与夏侯剑鸣一齐大笑了起来,夏侯佩玉也只好跟着干笑了两下。

  夏侯剑鸣笑着对独孤风说道:“少爷,我来拿早点。”

  独孤风点了点头,夏侯剑鸣便拿着早点回了独孤武馆。

  “你到底是属猴的还是属鸡的,一大早就在院子里乱吵乱叫,真是烦人。”声音甜美,羞煞黄莺,正是上官甜儿。能听到她的声音,就算是被她狠狠大骂,被骂的人也不一定会生气的。

  夏侯佩玉被她骂了,也不在意,只是灰溜溜地走了。他平时虽喜欢嘴里一直说个不停,可怎么也说不过伶牙俐齿的上官甜儿,为了少在独孤风面前丢人,他只好低着头溜走了。

  上官甜儿捧着一盒月饼,高兴地跑到独孤风的身旁,对他说道:“那小猴子买的早点有什么好吃呀,一点营养都没有,还不知道干净不干净呢。来,吃月饼吧,这可是我和静儿姐亲手做的,不知道好不好吃?”

  现在虽是已过中秋,可院中却如春天一般,黄莺出谷声,幽兰少女香,上官甜儿更是秀色可餐。独孤风看着她那清甜的容颜、纤柔的玉手,心里早就饱了,一时竟忘了去接上官甜儿递过来的月饼。

  那上官甜儿虽是开朗大方的女子,可见到独孤风正望着自己发呆,脸也羞得红了起来。她轻轻放下月饼盒,笑着走了。

  独孤风心想:“能有甜儿、静儿这样的佳人相伴,就算是王母娘娘的瑶池我也不想去,那些泥偶般的仙子又怎能比得上活泼的甜儿和娴静的静儿呢?可佩玉却说那个女犯人比甜儿还漂亮些,定是信口开河,这小子就是喜欢夸大其词,一颗小野果都能被他说成是大蟠桃。甜儿虽十分甜美,可比她还好看的人也不是没有,就像前几天我见到的吕姑娘。对了,吕姑娘的美貌胜似甜儿,她也说过与雍正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莫不是……不好,难道那女犯人就是……应该不会吧?可若不是吕姑娘,还有谁会比甜儿还漂亮?屠龙帮的那些人真麻烦,要不是他们跟我捣乱,我昨晚就能见到吕姑娘了。却不知那女犯人到底是什么人……”独孤风心忧吕华安危,竟也变得怨天尤人起来,失了君子之风。

  就在独孤风胡思乱想之际,旁边的独孤武馆里却闹将了起来。

  独孤武馆的练武厅内,一个背着鱼篓的少女正插着腰、竖着秀眉嚷道:“你们开馆授徒,就应当有教无类,凭什么不肯收我们女孩为弟子?”她个子虽小,声音却一点儿也不小。

  那女子年纪尚幼,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张俏脸还没完全长开;她虽没有甜儿那样漂亮,倒也十分水灵、秀气。她横在武馆门口放声理论,引来了一群人围观。

  夏侯剑鸣本就不善言辞,遇到了这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更是无计可施了,只急得脸红脖子粗。

  “你为什么不肯收女弟子?”一个冰冷的声音道。

  门外,一个戴着面纱的黑衣女子正骑着一匹白马经过,那声音便是从她嘴里发出的。

  等门口的人们回过头来看时,却只看到了一匹浑身雪白的骏马。

  清风自众人头顶上拂过,每个人都感觉到一股异香扑鼻而至。

  不知何时,那黑衣女子已进入了独孤武馆。她是如何进去的,没有人知道。就连武艺高强的夏侯剑鸣也没看清楚,只觉眼前一花,一个黑衣女子便忽然出现在了练武厅内。

  “嗖”的一声,银光闪处,一柄宝剑贴着夏侯剑鸣的耳朵飞过。“夺”的一声,宝剑钉入了一根木桩内。

  夏侯剑鸣耳根红红的,心中惭愧道:“这女子好快的身手,她刚才若要取我性命,可真是易如反掌。却不知她是何来路?”

  “我与你打一个赌,你若能在三招之内碰到这柄剑,我便离开,不再管你们的事;你若三招之内不能碰到这柄剑,你便要收这位小妹妹为弟子。”黑衣女子冷冷地说道。她的声音中好像带有一种奇异的魔力,令对方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现在,黑衣女子距那柄剑还有数丈远,而夏侯剑鸣离剑却只有几尺。夏侯剑鸣说了一声“好”后,身子便猛虎般扑向木桩。

  眼看夏侯剑鸣的手就要碰到剑身了,空中忽然响起了“嗖嗖”声。夏侯剑鸣连忙收手侧身,两柄寸许长的小剑从他身边飞过,划破了他的衣襟。“夺”、“夺”两声,小剑便钉入了木桩内。

  夏侯剑鸣刚一站定,便立即伸手去木桩拔剑。谁知夏侯剑鸣的右手刚一伸出,手背上便重重地挨了一下。

  那少女的身法快如鬼魅,随风而至。夏侯剑鸣刚一伸手,便被她用剑鞘敲回了。

  现在两招已过,那身手奇快的少女就站在夏侯剑鸣的前面,夏侯剑鸣此时要想碰到那柄剑,实在是难如登天。

  还剩一招了,夏侯剑鸣迟迟不敢出手,他身上的衣服已被汗水打湿,他紧抓的拳头也在不停地颤抖。这关系到独孤武馆的声誉,倘若他输了,今后还有谁肯拜他为师。

  “姑娘,您的剑。”一个白衣少年双手捧着一柄泛着寒光的长剑和两把寸许长的小剑,站在夏侯剑鸣与那黑衣女子的中间。

  木桩上的长剑与小剑都已不见了,想必那黑衣女子也未看清那剑是如何到了白衣少年手中的。只可惜,看不到黑衣女子此时脸上的表情。

  白衣少年风度翩翩,又是彬彬有礼;潇洒之极,又是谦谦君子。绝代风流,剑法绝伦,身手快似狸猫,那白衣少年正是“紫猫侠”独孤风。

  那黑衣少女一见独孤风,呆了半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她拿起独孤风手中的长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少女骑上她的白马,风一般地去了。

  那个背着鱼篓的少女拨开人群,一边向白马追去,一边大声喊道:“师父,我要拜您为师,不要那个大块头教我武功啦!”

  那白马是难得一见的神驹,少女又怎么能追得上呢?

  有一个人却追得上,那便是轻功比“飞天老鼠”魏子洞还高的“紫猫侠”独孤风。独孤风是一定要追上那匹白马的,因为黑衣女子的两柄小剑还留在他手中。

  黑衣女子也不鞭策坐骑,只需扬辔指示方向,那白马便朝西疾驰而去。

  路中间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少年,衣袂飘飘,十分潇洒。

  “吁”的一声,白马停蹄立住。

  “你想干什么?”黑衣女子问道。女子认出了这白衣少年就是方才独孤武馆之人,她的声音竟不似先前那般冰冷,而是温柔了许多。

  “还剑。”独孤风说着,便把那两柄小剑递了过去。

  黑衣女子伸手接剑时,独孤风看到她那双纤柔的玉手,十指如玉笋般细长。上官甜儿的手小巧玲珑,十分可爱,却也比不上黑衣少女的手美。

  黑衣女子也礼貌地接过小剑,道了声谢,便飞一般地离去了。独孤风却不知,那黑衣女子从小到大,只对她师父一人说过“谢”字,今日她竟对一个陌生男子道谢,实在是奇怪的很。

  独孤风望着马上的倩影,忽觉那黑衣女子很像另一个人,她们身上淡淡的香味十分相似,黑衣女子不故意冷冰冰地说话时,竟连声音也与那个人有几分相似。那另一个人,就是吕华。

  独孤风想了一会儿,不知是放心不下吕华,还是舍不得那神秘的黑衣少女,他决定跟着白马前进的方向,去城西的菜市口看一看。

  独孤风买了一个紫猫面具,到没人的地方戴了起来。虽然现在还没到晚上,可真正“紫猫侠”却出现了。独孤风在房舍之间施展起他那飞檐走壁的绝世轻功,不一会儿,便到了城西的菜市口。

  菜市口人头攒动,许多人们怕错过了观看当众行刑的热闹,因此一早就赶来围着刑场。前面的人在等着行刑的开始,后面的人不知道前面为什么那么热闹,也都好奇地跟着围了起来,生怕错过了什么好戏。

  独孤风立于参天树上,看那刑台时,台上果然跪着一个女犯人。独孤风朝着她的脸仔细看去……

  却不知那刑台上所跪何人,究竟是不是吕华呢?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