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十二回 孤芳自赏谁争锋 紫猫踏月推前浪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4362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中秋月下,四泼皮欲调戏一卖画少女。却说那四人也不是“专业”的泼皮,而是“半路出家”的四个道士,今夜乘着酒兴,见着了漂亮的少女,便想调戏于她。

  那四人可不是无名之辈,他们乃是三清宫的四大弟子:冯风、楚雷、魏电和王震。今日是中秋节,每年的这一天,三清宫都会给弟子们放一天假,即使这两天“紫猫侠”和刺客在圆明园内闹得很凶,三清宫也不例外。只因王安坤自信,有他亲自在雍正皇帝面前保驾,就算是号称“天下第一豪侠”的屠龙帮主李玄前来行刺,他也能保证让皇上安全地撤入地下宫殿。皇上一撤入地下宫殿,便是大罗神仙,也奈何他不得;而三清宫内更有国师王定乾亲自坐镇。提起王定乾的武功,其在武林中的排位要比屠龙帮主李玄还高!还能怕什么“紫猫侠”独孤风?若不是独孤风仗着轻功逃得快,再有十个“紫猫侠”,王定乾也能让他们一起报销。因此,今夜三清宫的五个弟子照常放假,陈雨去找“竺贵人”吕华玩了。王震他们四人却出了圆明园,在京城里溜了几圈,又灌了几杯猫尿;此刻逛到城南的朱雀街上,正巧碰见了画摊旁美丽的少女,便起了色心。

  谁知那冯风刚对少女说了一句轻薄的话,一朵兰花便打入了他的嘴里。最令冯风惊骇的,不是八月生长的兰花,而是那掷花人手法的精准巧妙。倘若对方掷来的不是一朵兰花而是一把飞刀,那么冯风恐怕连自己是怎么离开人世的都不知道了。独孤风身怀“没羽箭”的暗器绝技,要把一朵兰花打入冯风嘴里并不是什么难事,可他从来没有用花当过暗器,再说独孤医馆里也没有八月的兰花。掷出兰花的那个人究竟是不是独孤风呢?

  一个白衣少年踏着月光轻轻飘下,没有惹起半点尘埃。少年的衣裳鞋袜是白的,脸也是白的,其面如兰花般俊美,足以羞煞万千少女。他的人,就像是一树白玉做成的兰花。那卖画的少女一见到他,便立即羞红了脸,嘴角露出开心的微笑,她好像认识这个白衣少年。

  这个白衣少年竟然不是独孤风!他英俊的外表并不输于独孤风,他的功夫也丝毫不比独孤风逊色,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极了独孤风,却绝不是独孤风。他脸上没有戴着紫猫面具,身上却带有一股浓浓的兰花香味。兰花是花中的君子,也是花中的王者。

  白衣少年的名字叫做“蓝孤芳”,今年虽才二十岁,却已是屠龙帮的副帮主兼天枢堂的堂主。天枢堂乃屠龙帮总舵七堂之首,蓝孤芳在屠龙帮的地位也在许多江湖名侠、武林耆宿之上。他虽深得帮主李玄和军师兰志南的赏识,却也有不少帮众并不服他;其性格又十分孤僻,所以整个屠龙帮总舵,只有李玄父子和兰家父女常与他交往。

  那卖画少女也是屠龙帮众,叫做兰蕙心,因此识得蓝孤芳。她父亲便是屠龙帮军师兼玉衡堂堂主兰志南,最善画无根之兰。这个兰志南恃才傲物,是个眼睛长在头顶的人物,可他却一直对蓝孤芳青眼有加,与他结成忘年交,经常喊蓝孤芳为“蓝兄弟”。兰惠心一直都对蓝孤芳十分爱慕,可每次听到父亲热情地叫他“蓝兄弟”时,心里总感到十分别扭。

  再说那冯风,他嘴里被塞兰花,心中大怒,正欲发作,他身旁已闪起了刀光,魏电的快刀已向蓝孤芳的咽喉刺去。

  只见蓝孤芳潇洒地跃起,脚尖在魏电的刀背上轻轻一点。魏电手中的刀就像被地下的恶鬼拉住一般,朝着石板路坠去。

  魏电的身子狠狠地摔在了石板上,右手抓着刀柄不停地颤抖着,刀已没入石板三寸。

  冯风与楚雷都没看清蓝孤芳的动作,他们的四师弟就已仆在了街上。只听得“砰”、“砰”两声,冯风和楚雷也被踢翻在石板路上。

  蓝孤芳凌空一连踢出三脚,片刻之间,三个半醉的使刀高手都被踢倒在地。蓝孤芳轻轻落下,还是那么潇洒。

  蓝孤芳双脚刚一落地,全身立刻被刀风笼罩住。那是王震的刀,刀势霸道非常,刀法刚猛迅疾。王震脚踩八卦方位,绕着蓝孤芳闪电般砍出八刀。虽是一个人、一把刀,却有如八个高手从四面八方一齐挥刀攻向蓝孤芳。那王震真不愧是王定乾的唯一弟子,出刀果然不凡。

  蓝孤芳提起宝剑,在四周随手舞了几下。谁知这看似漫不经心的几手剑法,竟破了王震苦练十几年的“八卦刀”绝技。

  王震一击不中,忙跳出圈子。他见蓝孤芳竟然只用左手两根手指倒捏着宝剑的剑鞘,而宝剑还未出鞘!蓝孤芳刚才就这样倒提着未出鞘的宝剑,破了王震的绝技!这对王震来说,无疑是极大的侮辱。

  王震怒道:“你为什么不拔剑?”他的酒意似乎也被怒气冲得醒了。

  蓝孤芳看着手上的宝剑,淡淡地说道:“因为我还不想杀你。”

  刀光又起,刀风更快更猛。长街上立刻响起了一连串金属交击的声音。兰蕙心在一旁焦急地看着,生怕蓝孤芳有什么闪失。

  “锵”的一声,剑啸龙吟,蓝孤芳拔出了宝剑。

  王震在一旁直喘着气,他的身上已多了十来道剑痕。剑痕并不深,显然是蓝孤芳有意手下留情。

  王震大声道:“果然好手段!你可敢留下姓名,咱们下次再来较量!”

  地上的冯风握紧了大刀,朝着楚雷与魏电使了个眼色。他们三人打算一起向蓝孤芳偷袭。

  蓝孤芳也不去理会那王震,只是冷冷地说道:“你们谁再敢拔刀,我定让他血溅当场!”

  说完,蓝孤芳便和兰蕙心一起推着画摊离开了。

  冯风他们三人都没有敢动,王震却朝着蓝孤芳的背影大声喊道:“下次我一定要打败你!”王震每天与王定乾、王安坤交手,也不知败过多少次了,失败早已成了家常便饭;今日又败在蓝孤芳的剑下,王震虽在嘴上发誓一定要打败他,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蓝孤芳与兰蕙心将画摊推进了一个大院子中。院里种满了兰花,却没有一朵开花的。只因现在已是八月,兰花大多是在春天开放的。蓝孤芳的兰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院子的主人是玉衡堂堂主兰志南,他现在已去了城外京凉山的屠龙帮总舵。院子的下面,便是屠龙帮的玉衡堂。

  蓝孤芳不解地问兰蕙心道:“你怎么会去街上卖画呢?”他说话的语气竟变得十分温和,这时的他与刚才那个冷冰冰的剑客判若两人。

  兰蕙心答道:“我听父亲说,前两天江南的潮音师太用飞鸽给咱们总舵主寄了封信,想请我们总舵的的人帮忙照顾一下她的女弟子。她徒弟就是名震江南的吕四娘,浙江分舵的白姑娘每次来都会跟我讲她的事迹,说她巾帼不让须眉,是个女中丈夫。她家被雍正满门抄斩,这次瞒着师父进京,极有可能是为行刺雍正而来的。城南的朱雀街是她进京的必经之路,我在那里卖画,就是为了接应她。你看,这就是潮音师太寄来的画像。”这个兰蕙心姑娘也真是奇怪,她好像完全没有妒忌之心,竟主动把别的女子画像给自己的心上人看。

  蓝孤芳一见那画像,便惊得说不出话来,心想:“这世上竟真有这么美丽的女子!画像如此,却不知真人如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蓝孤芳忍不住又看了几眼。忽然,他转过了头,骂自己道:“她就是长得再漂亮,又与我何干!就算她是天上的仙女,又怎比得上兰姑娘?”

  蓝孤芳对兰蕙心说道:“我看你明天还是别去卖画了。那吕四娘既然是要去行刺的,她长得又那样惹眼,就一定不会白天从正路进京。她是潮音师太的弟子,在江南名气又不小,她功夫也不会太低的。你又不懂武功,不一定能等到那些会飞檐走壁的江湖人的。”

  兰蕙心听了,却说:“吕妹妹孤身一人在外,多可怜啊!她师父又请咱们照顾她,只要有一线希望能找到她,我都不会放弃。我明天还要去卖画。”

  蓝孤芳听了,心想:“看来明天又要茶楼上傻坐一天了。唉!我今天就坐在你对面的茶楼上,你都看不到,凭这份眼力,还想去接应一个素不相识的江湖女子。看来这两天我得替你多留点神了。”

  兰蕙心忽然叫道:“哎呀,今晚总舵开大会,我爹一早就去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又要迟到了!”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蓝孤芳便没了踪影。兰蕙心想到他刚才替自己赶走泼皮时那潇洒的样子,便甜甜地笑了起来。

  话分两头,却说独孤风已按着夏侯佩玉的描述来到了城外的京凉山。

  原来,那封信就是魏子洞的大作。昨天他也去了趟太虚山,刚到那儿便见到了五个被打昏在地的屠龙帮众。那沈宽醒后,把事情添油加醋地对魏子洞说了一遍,把“紫猫侠”说成是为非作歹的强人、满清朝廷的走狗。魏子洞听完后立即动身去了衙门,正巧碰上了押送八大寨主的夏侯佩玉与夏侯剑鸣。魏子洞便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找到了独孤医馆。魏子洞没见着独孤风,倒也没有乱来,随即到天璇堂堂主孙和的和气酒楼蹭了桌酒菜,那封信便是魏子洞在那里写成的。其时,玉衡堂堂主兰志南也在席上,他素来瞧不上沈宽的为人,也听说过“紫猫侠”的大名,知道“紫猫侠”是一个扶危济困的好汉,绝不会如沈宽所说的那般不堪。因此他们有意要请“紫猫侠”入得屠龙帮来。兰志南自然十分清楚魏子洞的文笔,他生怕“紫猫侠”看不懂,误了大事,便在那封信的背后添了三行字。魏子洞席后送了信,这才引得独孤风来到了京凉山。

  独孤风仔细地观察着京凉山的山道,只见那七十二条山路竟按九宫八卦的阵法排列着。独孤风虽识得这九宫八卦的阵法,可他不知道对方究竟会在哪一个出口“恭候”他的“大驾”,信上也没有说清楚。面对这七十二个入口,独孤风一时也不知要从哪个入口上山才好。

  忽然,一个熟悉的黑影飞到了独孤风的面前。独孤风认出那人就是在三清宫内传授他“脱身之术”的前辈魏子洞。只听魏子洞用怪怪的声音对独孤风说道:“哈、哈,小猫猫,你终于来了!上次姓王的那个牛鼻子居然说我轻功不如你,我不服气!今夜咱们就来比试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的轻功高。”说完,魏子洞便选了一条山道,飞身而上。他一边上山,还一边说道:“小猫猫,你要是输了,你那两个如花似玉的小老婆可就归我啦!哈、哈、哈……”

  此时,魏子洞已先跑到了几丈外的山路上。独孤风也不慌,跟着魏子洞上了山。魏子洞见他追了上来,脚下加劲,想把他远远地甩在身后。可无论魏子洞如何使劲飞奔,两人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看来魏子洞真得服老了。

  京凉山上,屠龙帮总舵的几大当家都已到了,今天的“京凉大会”可说是魏子洞与兰志南一手促成的。魏子洞实在没有料到,“紫猫侠”独孤风的轻功竟然真的比他还要高明,今夜要是在众兄弟面前输给“紫猫侠”,那他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吗?以后他还有什么脸面再打着“轻功甲天下”的招牌了。

  魏子洞的腿虽然快不了,可脑子却转得飞快。他心想:“这个小猫猫眼力还真不错,竟能一直跟紧了我,这才没有迷路。看他在山下的那个样子,肯定是不认得我七哥修的山道。这也难怪,我七哥费了多少工夫才修成了这些山路。就连我这样聪明绝顶的人也要走好几年才不会迷路。待会儿看我不把你引到错道上,等把你给转晕了,我再偷偷地跑上山去,让我七哥来接你这个轻功天下第二的小猫猫。”

  谁知魏子洞刚在错道上走了两步,眼前便有人影一闪。独孤风轻轻地落在了他的面前,礼貌地说道:“前辈,您走错路了。”接着,独孤风食指朝着右边的山路一指,对魏子洞说道:“这一条,应该才是正确的山道吧。”

  独孤风慢慢放下手指,忽然腾空而起,踏风而行。空中传来了独孤风的声音:“前辈,得罪了!”魏子洞想要去追,可哪里还能赶得上呢?

  京凉山上,竟还落着一座大庄园,好似从天而降。单在户外看,其虽不十分华丽,可高大宏伟,丝毫不输于皇家的宫殿,显然是出自名匠之手。

  却不知那庄园内是如何的卧虎藏龙,独孤风又将会有如何的遭遇?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