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十七回 群豪仗义怜弱女 英雄拔剑救美人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798 2016-08-10 14:46:00

  却说顺天府城西的菜市口人山人海,看客们纷纷围着刑台,等着观看午时三刻那场残忍的“好戏”。

  刑台上的女犯人正是吕华,她背后的竹牌上写着“犯妇竺香玉”、“凌迟”等几个字。

  嫔妃弑君的丑闻,纵然不报宗人府,也决计不会交予刑部当街凌迟!那雍正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毒药?

  刑台旁有一座酒楼,酒楼的招牌上写着“和气”二字。酒楼里坐满了等着看热闹的客人。几个小跑堂脸上十分勉强地笑着,楼上楼下地飞奔着,为客人们端茶送水。

  楼上一包间的酒桌上坐着四人,西边座上的是和气酒楼的总掌柜“笑弥勒”孙和,北边座上的是屠龙帮军师“病诸葛”兰志南,南边座上的是刑堂堂主“黑面秦琼”商季,东边座上的是屠龙帮七当家“赛鲁班”莫子钜。屋梁上还有一人,那便是屠龙帮八当家“飞天鼠老”魏子洞,但见他左手抱着酒坛,右手正将一只鸡腿直往嘴里送。

  孙和望了望东边窗外的刑台,对兰志南问道:“军师,这事还是请你来定夺吧。”

  商季抢着说道:“还定夺啥?她一个弱女子就敢行刺雍正,胜过千千万万的大丈夫。她既然反清,便是我们屠龙帮的朋友。当年崇祯皇帝自毁长城,将那令清狗闻风丧胆的一代名将袁崇焕给判了磔刑,把一个好好的忠良给坏了。据说当年行刑的地方就是在这儿,要是咱们兄弟几个能早生一百年,定是要救下袁督师的。今日我们遇上了这个女子,若不去救,那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行走江湖?”

  屋梁上的魏子洞跟着说道:“要救,那女子自然是要去救的。你说她要能长得丑一些,那咱兄弟不去救还好说。妈的!可她却偏偏要长得这么漂亮,真是要人老命!你说我老魏要是不去英雄救美,那不是要天打雷劈吗?”梁上的魏子洞又朝窗外看了一眼,狠狠一拍大腿,说道:“妈的,这小妞长得可真是俊!我他娘的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小妞呢……”

  商季连忙打断了魏子洞的话,厉声喝道:“老八,你嘴里放干净点!这女子深宫刺雍,连我都十分佩服,你要是再敢有半点歪念头,那就别怪我这个做哥哥的手狠了。”

  兰志南为了缓和气氛,便问魏子洞道:“老八,刑台上的监斩官你可认得?”

  魏子洞道:“那个穿官服的清狗,我不认得,估计是刑部的什么官儿。那个穿道袍的,你们知道是他谁吗?”

  兰志南问道:“是谁?”

  魏子洞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那牛鼻子应该就是‘冥王刀’王安坤。那夜我夜闯圆明园……”魏子洞一见到商季那可怕得令人窒息的脸色,后面的牛再也不敢吹下去了。

  “没错,就是他。那年武陵刺雍,我曾与他交过手。这王安坤武功极高,当年我与他战了三百余回合都胜不了。幸亏‘冥王刀’的师兄‘无刀客’王定乾没来,听帮主说,那王定乾的武功竟然还在他之上。以此来看,那王定乾若是来了,就算我们五人联手,也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孙和道。

  莫子钜他们听得惊呆了。兰志南却笑着说道:“那王定乾不是没来吗?我们要救出那女犯人还是有机会的。老八,你可知站在刑台上的那几个小道士都有些什么手段啊?”

  魏子洞得意地说道:“这几个小牛鼻子估计是那老牛鼻子的徒弟,上次我大闹三清宫,就曾会过他们。那个拿泼风大刀的大个子刀法狠,那个握着腰间短刃的小个子刀法快。当然,他们都不是我‘飞天义鼠’的对手。你们看那抓着九环大刀的傻大个儿,他的功夫最差,就会三招,可他却刀枪不入,就算他打不过别人,别人也伤不了他。还有那手里没拿刀的,您们看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就好像是跟王安坤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他倒还有两下子,比那三个强多了。”

  原来,这次的监斩官就是王安坤,他带着儿子与大弟子、三弟子、四弟子来到刑场,以防有人劫囚。王安坤知道陈雨平时与竺贵人交情最好,为了不让她伤心,便让她留守三清宫。雍正皇帝那边,却有国师王定乾亲自保护。

  兰志南想了一会儿,郑重地说道:“我们要救那女犯人,只有三人能行动。孙三哥他是和气酒楼总掌柜,绝不可露面,否则暴露了和气酒楼,咱们可得不偿失了。还有我这个兰芳斋的教书先生,还要借此身份与旗人打交道,好套出些满人的机密,自然也不便露面,再说我一个没用的书生,在拳脚上也帮不了你们什么,反而会成为拖累。因此,现在要救那女犯人,就只有靠你们三人了。”兰志南唠叨了一会,这才下定计策:“商五哥,待会儿你们一露面,你便要以狠制狠,尽快将那拿泼风大刀的大个子打晕。老八,你的本事在那使快刀的小个子之上,你也要以快制快,一上去就要将他制住。莫七弟,你去对付那使九环大刀的傻大个儿,你先用碎石凿将他穴位点住,然后杀散刽子手、清兵,将那女囚犯救出来;酒楼下有两匹快马,由你负责保护女英雄去京凉山总舵。老八,你身手灵活,可仗着绝顶轻功与王安坤纠缠。等商五哥击败了王安坤的儿子,便和老八一起对付王安坤。你们要尽量拖住王安坤,千万不要与他硬拼。等七弟与那女子逃远了,你们再离开。”

  魏子洞心中老大不情愿:“凭什么让七哥英雄救美?”又想到要与王安坤动手,心中十分害怕,便对兰志南道:“军师,我看还是请帮主亲自带众弟兄来吧,现在就我们几个……”

  商季一听,喝道:“帮中有多少事务等着帮主去做,这点小事何必要去麻烦。军师已经定好了计策,你要是怕那‘冥王刀’,就别去好了,我们自会去救那姑娘的。”

  请将不如激将。商季虽没有激将之意,他的话却起到了激将之效。

  魏子洞嚷道:“谁说我怕了?”接着他便飞身跳出窗外,大声喊道:“屠龙帮好汉全伙在此,要命的赶紧闪开!”

  商季与莫子钜也都掣出武器,跟着跳出窗外。

  魏子洞轻功高,当先冲到刑台上。魏电只觉眼前一花,魏子洞便站在了他的面前。电光闪过,魏子洞用最快的速度挥掌朝魏电打去,可怜那魏电连刀都没有拔出,就被打趴下了。

  另两处,商季一锏打晕了冯风,莫子钜也用碎石凿点住了楚雷的穴道。

  那些原本在等着看热闹的看客们早就惊得四散而逃了。无数的正蓝旗清兵从四面八方朝刑台涌来。

  一个黑衣少女骑在一匹雪白的骏马上,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当她看到刑台上的那个女犯人时,便纵马向刑场赶来。

  魏子洞已缠上了王安坤,商季也已斗上了王震。莫子钜挥锤舞凿,三两下便杀跑了刽子手。

  莫子钜刚想为吕华解开绳索,便见到一个军官模样的旗人踏着人群的头顶飞上了刑台,手上铁棍一挥,便逼退了莫子钜。

  那中年军官生的相貌如兰,还带有几分儒雅之气,年轻时想必是个处处惹相思的美男子。他手上一条铁棍犹若九天矫龙,鬼没神出,少有匹敌。这个中年军官便是满洲正蓝旗都统纳兰容川,屠龙帮二当家蓝宗尧便是命丧于他的棍下。

  纳兰容川棍不容“贼”,此刻招招杀招,棍棍搏命。莫子钜勉强接了几棍后,双臂已经发麻。神龙出海啸天,纳兰容川飞身而起,以千钧之力将铁棍朝莫子钜的天灵盖打去。劲风已将他罩住,莫子钜要躲闪也来不及了,一代大侠眼看就要命丧旗人的棍下。

  莫子钜只觉肩头一疼,自己便飞了开去。莫子钜身子一偏,那记铁棍便贴着衣襟扫下,这才堪堪避开那致命的一击。

  一个戴着紫猫面具的白衣少年出现在了刑台上,他正是独孤风。刚才就是独孤风在莫子钜的肩头拍了一掌,掌风激飞了他的身子,救了他一命。那一掌的分寸,独孤风拿捏得丝毫不差。

  纳兰容川也收住了铁棍,惊讶地望着独孤风,小心问道:“你、你是……”纳兰容川轻轻嗅了两下,又看了看独孤风脸上的面具。纳兰容川已平静了下来,望着独孤风说道:“你就是‘紫猫侠’,很好,很好!”

  那边商季战王震就要得胜了,他忽然见到“紫猫侠”独孤风“助”清兵拍了自己义弟一掌,又十分恼他上次比武坏了他的面子,便舍下王震,也不顾纳兰容川,就要与独孤风拼命。

  一根铁棍,两条铜锏,两个绝顶高手一齐朝独孤风攻来。独孤风身后也有一股凉风袭来,他知道那是宝剑的寒意。可奇怪的是,独孤风竟然丝毫不闪,任由那柄宝剑朝自己这边刺来。

  铁棍与铜锏已到了独孤风的面前,独孤风汇聚全身的真气于秋水宝剑,后发先至,将铜锏向铁棍拨去。“锵”的一声巨响,三般兵器碰在了一起,三人均觉手上一麻。

  宝剑离独孤风已越来越近,他三人的兵器却牢牢地粘在一起。三个高手各自运起内劲与另两方相持,成三足鼎立之势,三般兵器一时也无法分开。

  宝剑离独孤风的后心只有几寸的距离了,独孤风还是没有要闪躲的意思。因为他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确信那柄剑绝不是刺向他的。独孤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这种奇怪的感觉让独孤风暂时“丧失”了练武之人的本能反应。

  剑身贴着独孤风的衣服而过,这柄剑果然不是刺向独孤风的。剑是刺向纳兰容川的。刺出这一剑的,正是那骑白马的黑衣少女。

  危急关头,纳兰容川急忙使出十二分的内力,手上猛地一加劲,竟震开了独孤风的秋水剑和商季的双铜锏。那少女的功夫只如独孤风一般,又怎么能轻易刺伤棍法绝伦的纳兰容川呢?

  地上的莫子钜怕误伤了独孤风,便忍着痛跑来,拼命拉住商季道:“五哥,你弄错了,‘紫猫大侠’是好人。他刚才是为了要帮我从那清贼的棍下逃生,这才击了我一掌,否则我早被那清贼给打杀了。”

  商季听了大惊,心中十分惭愧,刚想跟“紫猫侠”道歉,独孤风已挥剑去帮助那黑衣少女了。商季与莫子钜为了一时义气,也不管被绑着的吕华了,挥起武器就要去帮独孤风。

  黑衣少女却是清醒的,她得了一个间隙,便跳出圈子,急忙跑去救吕华。

  王安坤被魏子洞东一拳、西一掌纠缠着,一时脱不开身。待见看到有人要劫走囚犯,王安坤忙运起内劲,仗着铁布衫护体,也不把魏子洞的那点掌力放在眼里。王安坤直冲向吕华,魏子洞哪里拦得住呢?

  王安坤一刀挥出,黑衣少女急忙侧身闪开,面纱却被刀风震飞了,露出一张雪白的脸来。

  独孤风见了黑衣少女的脸,惊呆了。

  却不知黑衣少女的容颜究竟如何呢,独孤风又是为了什么而吃惊的?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