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二十七回 及时驱火龙 苍天终非薄情主 三侠斗刀神 老道偏戏重义人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532 2016-08-10 14:46:00

  却说独孤风正胡思乱想间,忽然一声霹雳,惊雷响动,好像要把大地都撕裂开来。中秋已过,竟然还有这样威势惊天地的雷电。吕莹也被这声响雷吓了一跳。

  雷声一过,暴雨随即而至。那暴雨有如猴王倾倒东海龙宫水,雨伯推到观音玉净瓶。倾盆大雨扑在草料之上,不断发出“嘶嘶”之声。

  片刻之后,火势已灭,只剩下几丝残烟无力地挣扎,旋即又被豆大的雨珠打散。

  水火本无情,这场雨救了独孤风跟吕莹,也成了及时雨,不过被这场雨淋成落汤鸡的人们可不这么认为。

  柴房外的泥地上就躺着一群“落汤鸡”,暴雨击打着他们的身体,但这些可怜的清兵已无法咒骂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因为他们再也开不了口了。

  地上大部分清兵的尸体都被截成了三段,血淋淋的,惨不忍睹。李家戟法的起手式——奉先出关便是将人斩为三段的招式,而地上被截为三段的清兵正是被李小武所杀。若不是真正的高手,根本无法接得住李小武的一招半式,那些清兵遇上了李小武,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还有少数清兵的尸体是完整的。可奇怪的是,这些尸体上竟然连一处流血的伤口也找不到。其实,这些清兵是被快剑所杀,杀人不见血。空中除了弥漫的血腥味和雨后的泥土味之外,还有一股浓浓的兰花香味。杀那些清兵的,正是屠龙帮二当家——蓝孤芳。

  原来,上官甜儿见独孤风一夜未归,心中十分担忧,也不顾什么礼节了,就去报告帮主李玄。总舵的大厅内早已聚集了一班英雄好汉,蓝孤芳已在上官甜儿之前将独孤风的情况报告给了李玄帮主。此时帮主李玄与军师兰志南已经定好策略,先着二当家蓝孤芳、四当家李小武和七当家莫子钜从小路前往菩提山营救独孤风与吕华姐妹,其余好汉则倾巢而出,随帮主李玄在宋王江畔的大道上与清兵一决雌雄。既然屠龙帮总舵的蓝、李两条大虫下了山,还能救不出独孤风他们。

  柴房四周的草料已被李小武的双戟和蓝孤芳的长剑拨开,李小武一脚将柴房的破门踢得粉碎,冲进屋内,跟独孤风相见。二人相逢,俱是十分高兴。蓝孤芳则在门外静静地等着。

  李小武一见到吕莹,十分惊奇,问道:“咦!姐姐您怎么会在这里?”

  吕莹她一个姑娘家与独孤风共处一室,自知不合礼法,她心中害羞,耳根通红,一时也答不上李小武的问话。

  李小武见到吕莹的容貌,以为神仙,神仙行事,自然飘忽无踪,吕莹不答,李小武也不敢多问。

  独孤风他们也不在柴房内多留。李小武开路,走在最前头,众人紧随其后。眼看着就要走出观音禅院了,独孤风忽然拦住李小武,说道:“吕姑娘还没救出呢!”

  李小武刚想问:“那个李姑娘?”蓝孤芳为了不让李小武闹笑话,便急忙抢着答道:“李(吕)姑娘已经救出,莫七叔正保护着她,你不用担心。现在他们就在那边的山道上等着我们,咱们快去吧!”

  原来,吕华被关在观音禅院的主殿,位置好找,已先被李小武他们救出了。后来李小武与蓝孤芳才找到柴房,救出独孤风,李小武见到吕莹,还以为是刚才见到的吕华,心中十分惊奇,因此发问。

  独孤风听蓝孤芳说了,心头大喜,正想继续前行,一阵狂风吹来,将众人都吹得倒退了好几步。究竟是什么怪风,竟然能将这四个高手吹得往后倒退?吕莹剑法虽高,可毕竟女儿体弱,被风吹倒,也不足为奇;独孤风现在身受重伤,自然难抵狂风;蓝孤芳的功夫以轻灵见长,他随风而退,以卸去风力,也还说得过去。可那李小武天性憨厚实在,学的都是真功夫,与人交手从来都使硬碰硬的招数,下盘功夫极为扎实,脚下有如生根,他熊腰虎背,犹如金鹏下凡,力能扛鼎、负山,狮豹见之心惊,豺狼遇之胆寒。那风只是一阵,一吹即过,也不是台风,是什么风如此霸道,竟能将他也吹得后退了三步?除非是扶摇羊角。可扶摇羊角呈漩涡之势,如龙吸水,能将人畜卷到天上,也不会只把人吹得倒退几步。

  独孤风他们四人年纪虽轻,可武术造诣俱已不凡。他们都明白,刚才那阵风霸道异常,风如刀锋,暗藏杀伐之气,并非自然之风,而是一位武林高人催动内劲所发。刀一般的劲风划过独孤风的脸庞,刺得他生疼,独孤风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三清宫内那个老道士干枯瘦小的身影和那双精光四射、如落刀雨的眼神。

  独孤风猜得没错,那劲风果然是“无刀客”王定乾以内力所发。现在,王定乾已站在了独孤风他们的面前。独孤风与蓝孤芳俱是轻功绝顶的少年,他们的轻功更在那个号称是“轻功甲天下”的魏子洞之上,可他们两个也没有看清王定乾是如何来到他们面前的。

  独孤风一见到王定乾,便立即对吕莹说道:“你阿姐可能遇上了麻烦,你快去保护她下山!”独孤风数次与三清宫交手,心里自然清楚三清宫以王定乾为尊,他的武功也最高,就连那个将独孤风打成重伤的“冥王刀”王安坤也及不上他,江湖上能与“无刀客”王定乾匹敌的屈指可数,一座小小的观音禅院由他亲自坐镇,已经足矣。现在蓝孤芳已到了菩提山,根据李玄帮主的计划,屠龙好汉也应当杀到了宋王江畔,王安坤与纳兰容川必定要率兵相迎,所以这二人肯定不在山上。就算吕莹在半路上遇到了冯风、魏电之流,她与七当家莫子钜也足以应付了。而独孤风他们三人拖住“无刀客”,力战王定乾,反而是危险重重。

  独孤风剑一出鞘,李小武一招“奉先出关”,已将两柄铁戟送到了王定乾的跟前。独孤风与蓝孤芳的两柄快若闪电的宝剑,也分别刺向王定乾的左右肩头。

  吕莹心中担忧姐姐的安危,见到独孤风他们逼开了王定乾,她立即朝山下奔去。吕莹跑过“无刀客”的身旁时,王定乾的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吕莹赶到山道上,果然见到了七当家莫子钜和一个白衣少女。吕莹一见到那白衣少女,立即扑了上去,将她抱住,泪水夺眶而出,叫了声“阿姐”。也许是这两姐妹从小分离,分开的时日太久了,她们之间竟觉得有些陌生。

  且不说吕莹、吕华她们是如何的姐妹情深,又是如何下山的。却说独孤风他们三人联手,各出绝招,对付“无刀客”王定乾。

  独孤风他们的看家本领到了王定乾面前,立刻就变成了小孩子的玩意儿。那王定乾看似衰老瘦弱,其实身形快如鬼魅,能在顷刻间力毙十牛三虎,万夫莫当。但见王定乾如鹰戏雏,轻描淡写地避开了三记足以令许多江湖“高手”丧命的杀招。

  眼见王定乾就在自己面前,李小武运足内劲,一连使出了好几招戟法,可招招落空。如此一来,李小武便如被激怒了的小蛮牛,挥动双戟,发狂般朝王定乾砍去。

  独孤风与蓝孤芳几招快如闪电的剑法也没能沾着王安坤的道袍。突然,李小武的一记重戟朝蓝孤芳狠狠砸了过去,蓝孤芳躲闪不及,只得挥剑格挡。剑戟相交,“铿”的一声巨响,蓝孤芳的宝剑不住地颤抖,他的半边手臂也暂时麻痹了。

  王定乾左闪右躲,让李小武打着了自己人。李小武更是恼恨,他紧紧抓住铁戟,运起十成功力,飞身而起,拼命朝王定乾的头颅劈去。这一下,王定乾倒没有闪避,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等着李小武的双戟。李小武眼看着自己的双戟就要碰到王定乾的道髻了,心中一阵窃喜。这两柄铁戟砸下,便是方圆数丈的磐石,也定要被砸个粉碎,更何况是王定乾的血肉之躯呢?

  一股劲风袭向李小武的面门,不知何时,王定乾已经出手。李小武手中的双戟好像被施了咒语,已完全不听李小武的使唤了。双戟忽地变换方位,竟然朝着独孤风打去,李小武大惊之下,急忙收手,却已来不及了。就算独孤风之前没有受伤,也未必能接得住李小武这全力的一击,何况他现已身受重伤。

  独孤风重重地摔在了数十丈外的一块石板上,吐出了一大口血。蓝孤芳见状,赶紧跑过去察看独孤风的伤势。李小武也撇下王定乾,去照看独孤风。

  独孤风重伤之下,强运真气跟王定乾这般绝顶高手相搏,身体也受了不小的损伤。现在又硬接了李小武全力的一击,独孤风再也提不起真气了,全身的骨头也像散了架一般,胸口更是疼痛难当。李小武见独孤风面色惨白,气若游丝,心中十分懊恼,一掌朝自己脸上拍去。李小武的嘴角、鼻尖立刻渗出鲜血来。李小武还要打自己时,被蓝孤芳拉住了。

  忽然,李小武与蓝孤芳都感到一阵刀气寒意袭来。他们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独孤风已不见了。

  李小武与蓝孤芳一抬头,只见王定乾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柄拂尘,他用拂尘上的丝线绑住独孤风,将独孤风有如木偶一般操纵着。这对独孤风而言,无疑是巨大的侮辱。

  李小武与蓝孤芳大怒,各自提起兵器向王定乾砍去。而独孤风此时竟如着了魔一般,闭着眼睛,挥剑帮助王定乾拦住李、蓝二人的兵器。

  蓝、李二人怕误伤了独孤风,诸多顾虑,不能全力应战。而独孤风却如脱胎换骨一般,在王定乾的操纵下,全力出击。此时独孤风的招数已变得精妙异常,便是像王安坤这样第一流的高手,也必不能胜过独孤风。当然,这并不是因为独孤风的武功一日千里,而是由于王定乾在暗中作祟。

  独孤风使出的也并非他本来的剑法,而是江湖上各路奇奇怪怪的剑法,许多剑法连独孤风自己也不识得。独孤风此时的剑法又暗含昆仑刀法,昆仑刀法,独尊武林,绝非等闲。这样,独孤风一路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招数下来,李小武与蓝孤芳已遮拦不住了,他们的身上已被独孤风的宝剑划破了好几道口子。

  独孤风绝代风流,如今却有如木偶一般被王定乾提线操纵着,真是可怜、可叹!却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