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二十九回 君子不惭奏流水 兄弟何愧比高山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776 2016-08-10 14:46:00

  却说“独孤风”那一剑直刺蓝孤芳的咽喉,势若流星,快比闪电。蓝孤芳背靠着墙壁,已闪躲不及。

  就在剑尖即将触及蓝孤芳咽喉之际,独孤风忽然睁开了眼睛。他见自己手中长剑竟朝着蓝孤芳刺去,大惊之下,急欲收剑。怎奈独孤风的一举一动俱在王定乾的掌控之中,半分由不得自己。独孤风双手被丝线束缚着,收不住长剑,长剑依然向前刺去。

  李小武狂吼一声,却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剑刺向蓝孤芳的咽喉。

  冰冷的剑尖已触及蓝孤芳的喉头,凉意直透肌肤,深入骨髓。蓝孤芳的心已冰冷,他似乎已感觉到了死亡,死神正向他贴近。在这一刹那间,蓝孤芳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一时间,也许人世间所有的感情全都涌上了蓝孤芳的心头,却又不能细细品味;也许当时蓝孤芳的脑海里只是一片空白。笔者不得而知。

  剑尖没有鲜血,蓝孤芳也没有死。蓝孤芳现在心里有的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喜悦。毕竟,一个人还能活着,总是一件开心的事。他忽然发现自己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原来是这样幸福的事!

  独孤风被悬在半空之中,一动也不能动。李小武又是一声狂吼,运起双戟就向王定乾送去。

  王定乾暗运真气,形成一道无形的刀墙,挡住了李小武这条小蛮牛。同时王定乾手上加劲,又将独孤风拉回到自己身边。

  独孤风一动,蓝孤芳便立即跟着他欺到王定乾身旁。剑光湛蓝,蓝孤芳的宝剑已化作碧海飞潮。海容百川,一朝潮起,惊天动地。蓝孤芳习武十数年,熟习百家武术,犹精剑法。今日之剑,便是他全部武学修为的集中体现。独孤风见了,也暗暗赞叹,只可惜他的右手此时正被王定乾紧紧钳制着,无法御剑,否则便可与蓝孤芳联手,一起对付大魔头“无刀客”了。

  蓝孤芳的剑法有东海怒涛之威,白虹贯日之气,剑光如浪潮,连绵不绝,气吞山河,这实在是顶上层的剑法。蓝孤芳的脸漂亮得像是一朵兰花,他的剑法也漂亮得像是兰花飞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兰花香味,王者的香味。

  然而,“无刀客”王定乾根本不把蓝孤芳那十几年的功力放在眼里。在王定乾看来,蓝孤芳那几下十分中看的功夫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伤不了人。王定乾也不去看蓝孤芳的剑,而那拂尘上的丝线却好像长了一双眼睛。每次蓝孤芳的宝剑刚要沾上拂尘上的丝线,那丝线便会立即随着剑锋的去势抖动一下,将那剑上的力道尽数卸去。接着,丝线又会马上“回头”,在剑身上“轻轻”地弹一下。每次“轻弹”,都会让蓝孤芳感到右臂有如被利刃寸磔般的疼痛。倘若换了个意志稍弱的人,恐怕早就熬不过此番痛楚、晕倒在地了,更别说还要挥剑去跟一个强过自己百倍的绝世高手作殊死搏斗了。

  人生一世,朋友难得,知己更是难求。独孤风与蓝孤芳虽然只见过寥寥数面,他们之间,甚至连一次正式的交谈也没有。在许多人眼中,他们绝对只是两个陌路人。然而,这些人对“朋友”二字的理解恐怕要和独孤风、蓝孤芳他们有很大的不同。独孤风与蓝孤芳的交情好比这世上最淡的水,然而他们却都是对方的“钟子期”。他们虽都不会弹奏古琴,却最能明白对方宝剑鸣唱的“高山流水”。君子之交淡如水,独孤风与蓝孤芳的交情正如庄子的善言。他二人是不像“朋友”的朋友,他二人却是真正的朋友。社会上,一些志不同、道不合的小青年聚在一起,三五成群,整天高举着“朋友”的大旗,高喊着“朋友”的口号,出则同行,入则同归,关系亲得好像要甚过一奶同胞,然而这些人与自己所谓的“朋友”,他们心灵间的距离未必就比陌路人要近多少。难道非要这样,才能被世人称为“朋友”吗?

  笔者认为,俞伯牙与钟子期只是“传说”中少见的两位“神人”,而桃园情、水浒义也只能广泛存在于传奇演义之中。华夏九州,古今多少风流人物?能得一朋友的又有几何?更别说知己了。寒梅独立严冬,其心如花白,其德如花香,以诚善待人不输他花,缘何无一知己,只得与霜雪为伴,以冰冻为侣。只因梅花不愿与群芳争春,也不愿矫揉造作,做出谄媚逢迎的丑态,梅花只得一枝独立于寒风。这却让它却成了许多人眼中的怪物,成了脱离广大“花民群众”、不懂“花际交往”的异类。却不知究竟是梅花可叹,还是那些人际交往“专家”们可笑?只恨春兰无缘得见君子梅,孤芳自赏无知己;可叹夏竹犹成林,而今七贤安在哉?秋菊隐居东篱下,空怀高洁志,奈何南山非百花,花中君子无由识。冬梅无朋亦无友,这是梅花的无奈,也是世间的悲哀。

  天幸独孤风这枝君子梅遇到了蓝孤芳这株君子兰,他们虽不大精通音律,却能弹俞琴而思钟樵,就算琴声呕哑,惨不忍闻,教人三月不想食肉,他们也不必汗颜惭愧。毕竟这琴声与俞伯牙的琴声有异曲同工之妙,都能教人不想吃饭。但最主要的还是他们之间真正的友情,这份真正的友情能让他们拜关帝而面不红、耳不赤。

  独孤风与蓝孤芳交换了一下眼色,独孤风右手一松,长剑落下,剑柄及靴,独孤风轻轻一挑,把剑踢向蓝孤芳。原来,王定乾一面要运气成墙,挡住李小武的双戟;一面又要御线成刀,抵住蓝孤芳的快剑。因此,王定乾对独孤风放松了一些,独孤风的左手与双腿已能略有动作,只是拿剑的右手还被王定乾牢牢掌控着。

  独孤风将右手的长剑踢给蓝孤芳。同时,蓝孤芳也将自己的家传宝剑递到了独孤风的左手上。剑一沾手,立刻就化作一条匹练,缠上了拂尘上的丝线。独孤风反手出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光幕中,丝线一碰着剑锋,随即断裂。那宝剑的确是少有的神兵,那丝线也只是平常的丝线。适才大战,丝线之所以不断,那是因为王定乾几乎已达武学的巅峰,目无全牛,他游刃于一般的武学招式之间而有余,丝线自然无损而不断。可刚才那一下事出突然,大出王定乾的意料之外,而独孤风的那一剑又实在太快,王定乾未及反应,丝线便已被斩断了。天上的神仙尚有打盹的时候,王定乾也不是神仙,自然会有疏忽的时候。

  独孤风的一剑刚到,蓝孤芳的快剑又至。更让王定乾吃惊的是,李小武居然冲破了他用三层功力凝成的气刀墙。两般兵器,四把利刃,一时间,缠在独孤风身上的丝线尽皆断裂。

  独孤风终于逃出了王定乾魔爪的掌控,又恢复了自由。现在,独孤风他们三人已撤到离“无刀客”十丈远的空地上,跟王定乾对峙着。独孤风见王定乾没有要出击的意思,又跟蓝孤芳换回了自己的长剑。独孤风向来不喜欢霸着别人的东西不松手,蓝孤芳虽为知己,独孤风也不好夺其爱剑。独孤风修养虽好,功夫也佳,可是太缺少江湖经验了。就在他们换剑的那一刹那,正是他们破绽大露的时候,有经验的江湖老手在与人交手时最注意的就是这些了。而以王定乾之能,他若有心要下杀手,在那一霎之间,已足够让独孤风与蓝孤芳死掉数十次了。

  王定乾盯着独孤风他们三人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大笑数声,指着李小武问道:“李家戟法,天下无双!看你小小年纪,功夫却这般了得,好似封神小恶来!铁戟在手,当真是不减吕布当年之勇,犹胜典韦昔日之恶啊!你是李帮主的儿子吧?”

  李小武见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来历,很是惊奇,忙问道:“你怎么知道?”

  听了李小武的话,王定乾那如刀一般阴沉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消失已久的、正常人的神色,既有对李小武的赞许之意,也有对李玄的羡慕之情。忽然,王定乾的脸上闪现出异样的光彩,露出了极其狂傲自负的模样,他虽干枯瘦小,可现在的他仿佛已置身云里,将玉皇大帝的凌霄宝殿都踩在了脚下。王定乾对李小武说道:“放眼当今天下,有资格做我对手的人只有两个,你父亲李玄就是其中之一。我与……”

  “那还有一个人是谁啊?”李小武见王定乾没有说出他的另一个对手,心中好奇,忙插口问道。

  “还有一个是死人!”王定乾也不恼他打断了自己的话,耐心地说道,“你不认识的。我与李帮主的武功难分伯仲,可他却有一个好儿子啊,比我的震儿强多了!”王定乾说到这里,心中满是对李玄的羡慕与自己义子不如他人的不甘。人人不同,天资各异,缘何不求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反倒蛮不讲理地向弟子要求成绩?这王定乾的教育品德如此不堪,纵然本事再大,也难教出一流的徒弟来。

  王定乾顿了顿,又说道:“我与李帮主虽是死敌,可他却是王某唯一佩服的人!天下能让我佩服的,再也没有第二人了,就连那个姓张的臭牛鼻子也不能!”

  李小武孩童心性,想道:“你自己不也是个臭牛鼻子吗,怎么反倒骂起别人来了?你这不跟小哪吒一样了吗?自己闹海玩够了,就去怪孙大圣闹了天宫……”李小武听到王定乾刚才言辞之间满是对自己父亲的钦佩之意,倒也没好意思出口嘲笑王定乾这五十步笑百步的说法。

  只听王定乾继续对李小武说道:“三人之中,要属你武功最高。可你既然是李帮主的儿子,我也不好再把你抢来做徒弟了。看来你我之间是没有师徒缘分了!”

  王定乾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指着蓝孤芳说道:“你的武功是跟你父亲学的吧,倒也不算太坏!”

  蓝孤芳还未回答,李小武就抢着答道:“他父亲就是我二叔,‘百兵谱’上,蓝二叔的‘蓝家剑’排名第二十,紧挨着少林多难大师的‘降龙棍’和多劫大师的‘伏虎杵’,多灾大师的‘御象锤’还排在他后面呢!”李小武得意洋洋的说着他蓝二叔的厉害。

  没想到,王定乾却是一脸的不屑之色,他冷冷地说道:“多灾、多难?哼!不过是些三流角色,做我徒孙都不配!至于什么蓝家剑法,那就更差劲了!”王定乾一指蓝孤芳,说道:“你的剑法,以百家武学为根,以少林棍法为神,以蓝家剑法为形,似剑而非剑,非剑而胜剑。弱冠少年,能有这般武学修为,确是可造之材啊!不过,因为你父亲的缘故,我也不能再收你为徒。”

  李小武听见王定乾对自己已故的蓝二叔很是不敬,大有侮辱之意。李小武乃是性情中人,喜怒皆形于色,不会有丝毫藏匿。因此,蓝孤芳那边还没有动静,李小武已经破口大骂道:“哼!你个臭牛鼻子!你凭什么说我二叔的不是?看你阴阳怪气的,功夫有什么好?我们屠龙帮的男儿才不稀罕学呢!”

  王定乾听了李小武的怒骂,也不生气。他不慌不忙,伸出食指,指向独孤风,说出一番话来。

  毕竟不知王定乾会对独孤风说些什么话?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