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二十回 日暮烛阴太虚眠 夜深美人枕边言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458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太虚山巅石走沙飞,烛阴蟒好似发狂般向独孤风咬去。而独孤风却一动不动,好像要任由烛阴蟒朝自己攻击。

  “轰”声又起,巨石应声而裂。尘烟中,烛阴蟒狂舞怪吼。上官甜儿看不清独孤风,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急得她眼泪都掉了下来。

  不知何时,独孤风已飞到了数丈外的矿洞旁,潇洒地站着。上官甜儿见了,这才破涕为笑。她还不知道,就在那电光石火之间,发生了多么惊险的一幕。

  原来,独孤风与烛阴蟒交战,他的劲力越来越弱,可烛阴蟒却愈战愈欢,太阳又迟迟不落下山去。就算独孤风能撑到太阳落山,也不知烛阴蟒入夜即眠的传说是不是真的。倘若这条烛阴蟒夜里不眠,那时独孤风气力已尽,那么独孤风与上官甜儿恐怕都不能幸免于难了。于是独孤风就打算兵行险着,待得烛阴蟒靠得近了,他便全力、全速攻向烛阴蟒的七寸之处,或许能将它打晕。蛇的要害在于七寸,这烛阴蟒既然属蛇,应当也不例外。

  烛阴蟒眼看“猎物”就要到口了,兴奋地狂吼乱舞。烛阴蟒猛地咬下,发出一声比金属交击还响亮的叩齿声。可惜它扑了一个空,反而把自己的牙齿给震痛了。烛阴蟒一生气,便用那坚硬如铁的蟒角把巨石给撞碎了,激起一片尘烟。独孤风呢?

  烛阴蟒咬碎了一道白影,却连独孤风的衣角都没碰着。独孤风的双腿已化作两道闪电,带着万钧之势,朝烛阴蟒的七寸踢去。

  那烛阴蟒也是大自然中的精灵,它已感觉到了危险,其蟒身马上就对独孤风发起了反击。烛阴蟒那皮鞭般灵巧的尾巴已向独孤风击来,这危急情况下本能的一击,不但力量大得可怕,速度更是惊人。数十丈外的蟒尾瞬息间便到了独孤风的胸前,如果独孤风的双腿还是要朝烛阴蟒的七寸踢下去,那么独孤风必然会被蟒尾穿心而过。可惜独孤风的秋水宝剑在劫法场之时丢失了,否则凭他的剑法,倒也对付得了那皮鞭般的蟒尾。

  独孤风当然不会选择和一个畜生同归于尽。他当即凝气于掌,双掌猛地拍出,掌力震歪了蟒尾。双掌劲力重重地击在了蟒腹上,一股相反的作用力将独孤风推出老远。独孤风便借着这股反作用力飞到了远处的矿洞上。

  烛阴蟒感到腹部受力,以为腹旁有敌,便转头反击。谁知那被独孤风掌力震歪的蟒尾正好击中了烛阴蟒的右角,右角断裂,掉下一块晶莹如玉的蟒角来。烛阴蟒痛得直叫,在烟尘中狂吼乱舞。

  独孤风站在矿洞上看着烛阴蟒,心想:“想不到这个畜生还懂得太极之道,身子首、尾、腹相接相应,连绵不绝,攻守兼备,当真是天生的武学大师。”

  独孤风正想着,烛阴蟒忽然发狂般朝上官甜儿所站的巨石游去。那烛阴蟒为何会突然对上官甜儿发起攻击呢?原来,那上官甜儿见独孤风久战烛阴蟒不下,心中焦急,便用沾了麻沸散的银针朝烛阴蟒飞掷过去,银针正好扎在了烛阴蟒的尾部。烛阴蟒刚刚断角,又遭针袭,急怒之下,便向上官甜儿奔去。

  上官甜儿一见到烛阴蟒这个又丑又大的怪物,早吓得玉腿酥软,哪里还有半分逃走的力气。一股极快的风从烛阴蟒的身上吹过,那阵风极快,风势虽不小,可劲道十分柔和。

  那阵风正是独孤风的掌力,风极其巧妙地把上官甜儿卷下了巨石。随即巨石碎裂,尘烟弥漫,淹没了上官甜儿。

  空中现白虹,平地起电雨。一道白影闪过,劲风直吹得烛阴蟒发寒。独孤风的双腿闪电般踢出,双脚雨点般打在烛阴蟒的七寸上。

  独孤风一连踢出了一十八脚,烛阴蟒已昏倒在了地上,它那刚刚扬起的尾巴也慢慢垂了下去。以快制快,看来只有比烛阴蟒反应更快的速度,才能对付得了烛阴蟒。独孤风落地时,竟然没能站稳,刚才他使出“连环十八腿”,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体能的极限,现在他的双腿还在不停地打着颤。

  独孤风在碎石旁焦急地喊着上官甜儿的名字,却听不到回答。忽然,独孤风感到背上被人狠狠地抽了一鞭,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他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碎石上。

  独孤风痛得爬都爬不起来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身体便被一条皮鞭似的东西死死地缠住。“皮鞭”越缠越紧,独孤风的呼吸也越来越弱。

  太虚山渐渐暗了下来,太阳已落到了地平线下面。就在独孤风将要绝望之际,“皮鞭”竟然缓缓地松了开来。

  山顶上响起了响亮的鼾声。鼾声是烛阴蟒发出的,那条“皮鞭”就是烛阴蟒的尾巴。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刚才烛阴巨蟒虽然被独孤风踢晕在地,可它的尾巴还是有些知觉的。也幸亏烛阴蟒被踢昏了,否则别说是独孤风的血肉之躯了,就算是钨金磐石,也经不起烛阴蟒尾巴轻轻的一击。那烛阴蟒迷迷糊糊之中摇起尾巴拍了独孤风一下,又将他死死地缠住。独孤风命大,正好那时太阳下山了,烛阴蟒沉沉地睡去,这才逃得一命。

  独孤风提了两口真气,也不管自己浑身的酸痛,就立刻去找上官甜儿;他叫了几声,仍是没人答应。独孤风走了几步,发现碎石旁有一个的洞口,长宽可容一人,洞内隐约还有火光。独孤风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

  洞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却有一股熟悉的香味,上官甜儿的香味。独孤风没有带火折子,只好一边小心地在黑暗中前行,一边焦急地喊着上官甜儿的名字。

  忽然,独孤风的右手碰到一个十分柔软的事物。独孤风不知是何物,只觉得十分亲切,摸起来特别舒服。独孤风手上加劲,用力地挤了下去。

  “啊!”洞内响起了一个少女的声音。独孤风一听,便知是上官甜儿的声音,又惊又喜。

  上官甜儿点燃了火折子,洞内亮了起来。独孤风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捏的,竟然就是上官甜儿那清甜的脸蛋。独孤风赶紧不好意思地缩回了手。

  “刚才叫你,怎么不回答?”独孤风问道。

  “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上官甜儿答道,脸上甜甜地笑着。

  “那你后来怎么出声了?”独孤风侧过身问道。

  “你那么用力地挤我,我能不出声吗?”上官甜儿娇嗔道。

  “刚才我在上面看到洞里有火光,怎么一下来就熄灭了?”独孤风红着脸问道,他想岔开话题。

  “我刚刚好不容易才点亮火折子,没想到立刻就被你跳下来时的风给吹灭了。”上官甜儿眸子一转,笑着答道。其实,那火是上官甜儿故意熄灭的,就是为了要多听几声独孤风焦急的呼喊声。

  “不知道这条小路通往哪里?咱们去瞧瞧吧!”上官甜儿说道。刚才她一个人在洞里,女儿家胆小,心里虽十分好奇,可也不敢随便乱跑。现在独孤风就在她身边,胆子也大了起来。

  “走吧!”独孤风心里虽不愿去看,可也不好拂了美人的心意。

  “我的脚崴了。”上官甜儿说道。

  上官甜儿一句话刚说完,身子便凌空飞起。她非但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心里反而还十分的踏实。因为有一双大手抱住了她,独孤风的手。

  独孤风突然停住。上官甜儿一睁眼,便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被钉在了铁架子上,两条大铁链穿过了老人的琵琶骨,十分残忍。老人双目紧闭,身子干枯瘦小,表皮贴着骨头,就像是一具风干了的尸体。

  独孤风放下上官甜儿,走过去探了探老人的鼻息。老人已经没了气息,想必已经去世多时。独孤风拿起地上的铁锹,上官甜儿都没看清独孤风是如何出手的,铁链就被砍断了,老人也被放了下来。独孤风虽不信什么阴司鬼魅,可死者为大,独孤风还是恭恭敬敬地将老人埋葬了。

  上官甜儿见到这些,也没心情再待下去了。独孤风安葬完了老人,便用上官甜儿的药酒洗净双手,以防尸毒;又扯下自己的衣襟,好好地擦净了双手,这才背上大美人上官甜儿离开了山洞。

  山顶上,烛阴巨蟒还在沉睡着,它尾巴的末端,还紧紧地缠着那条可怜的三彭虫。独孤风轻轻地放下上官甜儿,一脚踩住烛阴蟒的尾巴,避免再遇蟒袭。上官甜儿拿出捉虫工具,小心地取出了三彭虫,放入了药箱里。

  现在,黑衣少女中毒的时间还没超过七个时辰。上官甜儿已经在药房配成并煎好了解药,她细心地给昏迷中的黑衣少女服下了。

  上官甜儿回到自己的卧房,便问邻床的上官静儿道:“这位姑娘占了少爷的床,那少爷今晚睡在哪儿啊?”

  上官静儿笑道:“院子里那么多空房,你还担心他没地方睡吗?你要是放心不下,就教他来和你一起睡吧!”

  上官甜儿红着脸啐道:“你胡说!”上官甜儿知道上官静儿服侍独孤风一向细心周到,定然早就给独孤风收拾出一间卧房了。

  上官静儿为了不打扰隔壁的黑衣少女,便小声地问上官甜儿道:“酸儿,今天你和少爷去哪儿玩了,害得我替你看了半日的医馆。病人来了,我又不会诊治,只好给人家赔不是,叫他们明天再来。他们的名字我已记了下来,明天你可要对他们客气点。”

  上官甜儿看着上官静儿,甜甜地笑了起来,说道:“静儿姐,多谢你了!不过,你没看见自己刚才的样子,说到我跟少爷出去玩时,就好像喝了一大坛子的醋。你还说我‘酸’呢,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吃醋?我看,以后就叫你‘醋儿姐’吧!”说完,她笑得更甜了。

  上官静儿佯嗔道:“你这个小蹄子真是该打!”说完,便去挠上官甜儿的痒。

  上官甜儿一边甜笑,一边求饶道:“好了,醋儿姐,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咱们小声点,别吵到了病人!”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