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二十三回 鬼话连篇独孤辞恩明月夜 妙计巧施猫侠逼上京凉山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248 2016-08-10 14:46:00

  “君不见夏禹王,

  千古豪饮释万愁;

  君不见魏武帝,

  唯有杜康解其忧;

  君不见王右军,

  题序兰亭冠古今;

  君不见李太白,

  笑解金龟换银龟,

  天子呼来不上船,

  谪仙斗酒诗百篇;

  君不见王少伯,

  圣手醉卧书七绝;

  ……”

  明月夜,独孤风被一阵爽朗的歌声给吵醒了。

  那歌声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独孤风无论如何堵住耳朵,还是能清楚地听到。

  独孤风听了一会儿,听出对方是以酒为题而作歌,吟咏千古饮酒名士,随性而作,不拘格律,不忌声韵。

  “你醒了!”爽朗的歌声停住,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问道。

  绝不会有人相信这一先一后的两种声音竟然发自一人之口,而且这两种声音皆是随性而发,并不刻意变化。吟咏诗歌之时,声音爽朗,大有气吞山河之势;言谈之时,声音阴幽,仿佛来自地狱。

  独孤风听出那阴测测的声音就是今早助他之人所发。对他有恩的人,独孤风总是记得特别清楚。

  “多谢你!”那怪声又说道。

  独孤风一愣,心想,明明是你帮了我,为何你反倒要谢我?

  独孤风问道:“前辈今日助我救人,未及言谢。不知前辈缘何言谢?”

  “深受大恩,自当言谢!”那怪声答道。

  独孤风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弄得一头雾水。

  正当独孤风纳闷之时,那怪声又说道:“吾乃鬼魂,受汝大恩,特来相报。”

  “鬼魂既无身,岂有喉舌?既无喉舌,又如何能言?”独孤风不信鬼神,因此问道。

  “腹有喉舌乎?腹不能言乎?鬼魂托体与万物,因感而动,因风而振,如何不能发声?”那怪声立刻答道。此人若真是鬼魂,必定是一个机敏善辩的鬼魂。

  独孤风少雄辩之才,说不过对方,只得闭口不言。

  “我有美酒千坛,已窖藏半个甲子。你少年英雄,必是爱酒之人,我将美酒尽数赠与你如何?”怪声说道。

  “无功岂敢受禄。况且在下从不饮酒,不识美酒滋味。倘若见赐,便如操妙曲于蛮牛,悬名画于肉铺,遗美玉于草野,弃神驹于莽夫。美酒还当有识之人品尝,在下不敢糟蹋。”独孤风说道。

  “我见你白天之时英勇无比,怎么到了晚上就变成酸溜溜的了?”那怪声说道,“小娃娃,我告诉你,喝酒才能更有英雄气概。试问天下英雄豪杰,哪个不喝酒?”那怪声前半段阴幽,后半段却充满了豪气。

  “英雄胸中气,煮酒实口腹,成败天人定,无由杜康事。英雄未必个个都饮酒,喝酒不过是个人喜好罢了。也没听说赵子龙上阵杀敌时会背着一壶酒啊,他横枪立马,未沾滴酒,还不照样是英雄气概、万夫莫当!若是真的英雄,又何必在乎喝不喝酒?”独孤风淡淡地说道。

  “好!你不喝酒还有理了!哈…哈…哈…”那怪声笑道,“小娃娃,我见你年纪也不小了,你既然不要美酒,那我送你美女千名如何?孟轲可说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下你可不能推辞了吧!哈、哈、哈……”那怪客竟然直呼儒家亚圣之名,想必不是儒者出身。

  “不好!不好!”独孤风忙拒绝道。

  “哈、哈、哈……小娃娃害羞了!哈、哈、哈……”怪声笑道。

  “人皆父母所养,自有千般思想,岂能随意相赠。我若收下,便是对千百女子的大不敬。我不敬人,人亦可不敬我,辱我若粪土。何况一千个女子我也养不活啊,收下对自己的身体也不好,还是少添罪孽吧!”独孤风解释道。

  “你这小娃娃真是的,美酒不要,连美女也不要。唉!真是怪人!”怪声叹了一口气,忽然高兴的说道:“对了,有一样东西你定是要的!金钱。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凡人哪能不要金钱的?小娃娃,北城有姓周和姓王的两户巨贾,他们富可敌国,却为富不仁,我替你取来他们的钱财,管教你三世衣食无忧。”

  “不行!不行!苏子有言‘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我自得乐于清风明月之间。以‘劫富’之名窃取财帛,与大盗何异?如此不义之举,不为我所取!不为我所取!”独孤风赶紧制止道。

  “怪人!怪人!今夜你搞得我头都大了。我先去了,这个恩以后再报吧!”怪声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了风中。

  那个自称是“鬼魂”的怪客走后,独孤风便躺下睡了。

  可独孤风刚一入睡,便被一阵粗暴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上官静儿已经穿好衣服去开门了。独孤风听了那动静,料想敲门之人恐非善类,他心中放心不下,也跟着去了。

  独孤风一出房门,便见到院子里站满了官兵,火把将独孤医馆照得有如白昼。上官静儿早已吓坏了,不知所措地站在独孤风的身旁。

  “快给我搜!”为首的一个长官下令道。

  士兵们纷纷行动,就要进屋搜查。

  屋内的上官甜儿还光着身子躲在被窝里呢。那个黑衣少女虽服了解药,可仍在昏迷之中,一直未醒。吕华的穴道虽被怪客解开了,可她身子极弱,哪经得起那内力极深之人的一指,因此数次醒来又几次晕倒;现在上官甜儿给她煎了一副安神的药喝了,正沉沉地睡着。女儿家内室,岂能让外人乱进?

  “站住!”独孤风气运丹田,发出一声暴喝,镇住了满院的士兵。

  为首的长官怔了怔,又结结巴巴地下令道:“快…快…快…快搜!”

  士兵们刚一动,便响起破风之声,几十个士兵立刻倒地抱腿喊疼。

  为首的长官又对着独孤风结结巴巴地说道:“紫…紫猫…侠…侠…东…东…东窗事发…发了…你…你…你还…还不…束手就…就擒…擒……”

  隔壁院子的夏侯佩玉跟夏侯剑鸣听见声音,也都穿起衣服赶了过来。

  独孤风便是“紫猫侠”,今日被官家识破了,不免心生“做贼心虚”之感。他自知劫囚是死罪,这下连累了独孤医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独孤风正犹豫之间,忽听院外喊杀之声响起。

  一群杂衣好汉冲了进来,不由分说,便与清兵厮杀了起来。为首的三位好汉独孤风识得,分别是屠龙帮四当家李小武、五当家商季和七当家莫子钜。

  商季冲到独孤风跟前,上下仔细地打量了独孤风一番,不禁喜出望外,大声说道:“‘紫猫’兄弟老是戴着猫脸,今日一见,不想这般少年英俊,我屠龙帮又添一贤才虎将!哈哈哈!”

  商季一把拉住独孤风,说道:“兄弟快跟我走,劫囚之事已发,大队清狗马上就要到了。你快收拾收拾,带家人随我去屠龙帮吧!”

  独孤风还在犹豫不决。混乱中,不知是谁点了火,独孤医馆与独孤武馆的院子里都着起了大火。独孤风赶紧回屋抱出昏迷中的吕华。

  独孤风刚出门,莫子钜便赶着一辆马车过来了。莫子钜喊道:“‘紫猫’兄弟快将家眷送到车上来!”

  危急中,独孤风怕伤着吕华,也只好照做了。一放下吕华,独孤风又转身冲进屋内,抱出昏迷中的黑衣女子。

  此时,上官甜儿已穿好衣服走了出来,跟上官静儿站在马车旁照顾着吕华。

  独孤风抱着黑衣少女,跟上官静儿、上官甜儿进了马车,莫子钜唤过夏侯佩玉与夏侯剑鸣,一行人便向京凉山出发了。

  就这样,独孤风糊里糊涂地上了京凉山。

  独孤医馆已化作一片火海,屠龙好汉与清廷官兵纷纷逃出了院子。

  奇怪的是,刚才还在拼命厮打着的屠龙好汉与清兵一出了院子便嬉笑打骂、勾肩搭背,就像是一起长大的伙伴,哪里还有半分仇敌的样子?

  “兄弟们都没有受伤吧!”声若洪钟,极具威严,是商季的声音。

  “哥哥们都没有受伤吧?”声音稚嫩,隐有虎气,是李小武的声音。

  “禀堂主,天玑堂、天权堂和开阳堂的众兄弟没有一人受伤!”屠龙好汉与“清兵”一齐答道。

  原来,那些“清兵”都是屠龙好汉装扮的。这便是“病诸葛”兰志南的计策,他让一部分帮众假扮清兵,去独孤医馆搜查女囚,将独孤风逼上绝路。然后再让另一部分帮众搭救于他,危急中,独孤风也只有上京凉山这一条路可走。不出兰志南所料,一切依计而行,独孤风果然来投奔京凉山。

  此计虽妙,可逼良为盗,实在太过歹毒了。人各有志,独孤风本来在独孤医馆内逍遥自在,不愿加入帮会,可兰志南非逼他上了京凉山。蓝孤芳对军师的计策不以为然,倒不是他心存嫉妒,不想让独孤风上得山来,而是觉得人不应该只凭自己的意愿,为了自己的利益设下圈套,逼别人走他不想走的路,最后还觉得自己有恩于对方。

  宋朝“玉麒麟”卢俊义本为河北员外,生活得好好的,可宋江、吴用他们非要使计将他逼上梁山来,最后终落得个被朝廷毒死的下场。可卢俊义若不上梁山,又如何建立不世功勋,征辽、征田虎、征王庆、征方腊,流传下活捉史文恭等脍炙人口的故事。但这些真的就是卢俊义的本意吗?他真的就想糊里糊涂的占山为王、又糊里糊涂的接受招安、最后还被糊里糊涂的毒死吗?人生总有许多的无可奈何,卢俊义不世豪杰,他面对着这些无可奈何,都无能为力,何况是独孤风呢?

  不管如何,独孤风现在已经上了京凉山屠龙帮总舵。却不知独孤风上山之后将有如何遭遇?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