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二十五回 同心断金化蝶比翼欺冥王 相濡以沫有女滴血救才俊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462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黑衣女子站到了一块圆滑的大石上,触动了机括。一时间,箭如雨下,矢如飞蝗,密林里万箭齐发,朝黑衣女子射来。石头滑得令常人难以立足,黑衣少女却在上面挥剑飞舞,遮拦着飞来的箭矢,其姿容足以胜过飞燕曼舞,教人疑是太真扑蝶。

  就在黑衣女子快要遮拦不住之际,忽然从放箭之处传来几声巨响,好像是木材散架的声音。放箭的巨弩机器已被尽数毁坏,箭雨已停,黑衣少女坐在石头上喘了几口气。

  是谁毁坏了放箭的巨弩,救了黑衣少女?

  密林里到处都是机关暗器,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黑衣少女一时不知如何往前行走。看这样子,她自己恐怕还未到达山顶,就要命丧于这些机关之下。

  黑衣少女正在犹豫不前之际,一根圆木朝她飞了过来。她正要闪身避开。没想到圆木在她数尺前落下,掉在了山道上。山道上立即想起了一连串的“铿”、“铿”声,地下的捕兽夹全都现形了。

  黑衣少女见状大喜,急忙从石头上跳下,沿着山路前进。可没走几步,黑衣少女便停住了,她推不动地上的圆木,无法清除前面的捕兽夹。

  空中又有一根圆木飞来,落在了地上,发出一连串的“铿”、“铿”之声。圆木是巨弩机器的残骸,可投掷木头的人又是谁呢?

  就这样,黑衣少女一路向前,走了很远。

  忽然,群鸟惊起,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粗暴的吼声:“臭小子,你三番四次跟我们三清宫捣乱,这次又弄坏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巨弩。今天我若再抓不到你,也没资格姓王了!”

  吼声过后,树林里便传出一阵刀剑交击的“铿”、“铿”声。

  黑衣少女赶到,只见一个双鬓微白的大胖道士正与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相斗。老道士身长九尺有余,相貌丑恶,好比天之巨灵、地之山神,一招一式皆有开山裂石之威。少年昂藏七尺,动作飘逸,潇洒之极,风流绝代,疑是天上谪仙人。

  黑衣少女认出那个大胖道士便是当日的监斩官王安坤,而那风流绝代的美少年就是救过她性命的独孤风。独孤风与王安坤二人刀来剑往,王安坤刀沉力猛,独孤风避实就虚,二人一时斗得难解难分。

  黑衣女子少女心性,独孤风绝代风流。就算黑衣少女先前不认识独孤风,她现在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帮助独孤风对付那个丑道士,更何况独孤风已两次救了她的性命。

  黑衣少女立即挺剑而上,去帮助独孤风。独孤风与黑衣少女手中的两柄剑有如蝴蝶般在花木间上下翻飞,逍遥自在。

  王安坤仗着自己一身横练的功夫,卓绝的刀法,力斗二人,丝毫不惧。

  开始时,独孤风与黑衣少女俱都防多攻少,他们生怕对方受了伤。

  黑衣少女接了王安坤一刀,右臂发麻,疼得险些把宝剑掷了出去。黑衣少女剑交左手,将剑法施展开来,竟比右手更加灵活。

  三人斗过三十余回合,独孤风与黑衣少女默契渐生,二人的招式也配合起来了。

  再斗三十余回合,独孤风与黑衣少女的一招一式已配合得天衣无缝,攻守之间,二人宛若一体。他们二人好像前世本就是一体的,今生却一分为二,各自要找寻前世的另一半。

  王安坤本来大占上风,可现在面对二人联手,左遮右拦,竟然大感吃力。王安坤当真是功夫精深,临敌时又懂得随机应变,但见他变幻刀法,使出一套两仪刀法来。此刀法划分阴阳,将独孤风与黑衣少女分开。如此一来,独孤风与黑衣少女的招式无法配合,王安坤又占了上风。

  林中一声娇叱,杀出一员女将来。那女子飞舞双刀,接过黑衣少女的宝剑,斗了起来。那女子正是陈雨。

  陈雨一见到黑衣少女,以为是竺贵人吕华,心头大惊,连忙收住刚刚刺出的一刀,问道:“你是香……”黑衣少女见她忽然收刀,也不趁虚而入。

  陈雨仔细看了看,才又说道:“不是,你不是香玉。”说完,陈雨又挥刀击向黑衣少女,二人又斗了起来。

  林间飞鸟又起,一阵棍风扫过,直吓得蛟龙藏深渊,虎豹躲岩穴,狮象尽胆寒。这是纳兰容川的铁棍,铁棍朝独孤风背后打去。

  独孤风使出全力,苦战王安坤,整个身子都被王安坤的刀风笼罩着,哪里还能躲得过纳兰容川那势不可挡的一棍。黑衣少女的功夫虽在陈雨之上,可一时也脱不了身。就算她能脱身,也决计挡不住纳兰容川的铁棍。屠龙帮群豪得了帮主的号令,养精蓄锐,他们此刻必定已在呼呼大睡,也不会有人赶来相救了。看来,独孤风今日是必死无疑了。

  棍风已透过独孤风的衣衫,砭着他的肌骨,独孤风眼看就要命丧纳兰容川的铁棍之下了。

  “铿”的一声巨响,震得独孤风耳朵生疼。一柄宝剑拦住了纳兰容川的铁棍。宝剑的主人脸色苍白,美得像一朵兰花,拥有这样漂亮脸蛋的人,居然是个男子。替独孤风挡住铁棍的正是屠龙帮二当家蓝孤芳。

  蓝孤芳与独孤风惺惺相惜,二人的交情虽比清水还淡,可蓝孤芳心里早已将独孤风视为唯一的朋友。席后,蓝孤芳见独孤风脸色不佳,料定他必以救人为先,又怕他孤身前去会遇到危险,便一直跟着独孤风。这才于危急关头,救了独孤风一命。

  纳兰容川见到拦住自己铁棍的竟然是蓝孤芳,大惊,大怒,喝道:“你就是逆贼蓝宗尧的逆子!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能接住纳兰棍法!”

  铁棍抡动,劲风四起,犹如大圣舞动定海针,百兽震恐。纳兰容川与蓝孤芳斗了起来,二人边战边走,不一会儿,便远远地离开了独孤风他们。

  陈雨的双刀已渐渐招架不住黑衣少女的宝剑了。一旁王安坤奋起神威,将独孤风逼退到一棵大树下。陈雨自顾尚且不暇,却还关心着她师父的打斗,王安坤已胜券在握,可陈雨却面露忧色。陈雨拼命朝另一可大树移去,她一移动,手上的双刀也乱了章法,遇了好几次险招。

  独孤风又退了一步,他的背已紧紧贴住了树干,他感到树干上有一个凸起的按钮被自己压了下去,陈雨身旁大树上打着活结的绳索也立即散开了。

  陈雨见了,立刻丢开双刀,拼命抓住绳索,也不顾黑衣少女刺来的剑了。黑衣少女正与陈雨斗得激烈,忽见对方丢弃武器,黑衣少女实在没有预料到这一变化,急忙收剑,可已经来不及了。剑锋划破了陈雨左肩的衣衫,渗出了殷红的鲜血,所幸伤口不深。

  黑衣少女望见独孤风的头顶上正悬着一块布满铁钉的大栅栏,马上明白了陈雨的用意,立刻帮助陈雨拉住绳索,并将绳索的末端绑定在树干上,用力地打了一个死结。

  此时王安坤正与独孤风僵持着,他见陈雨拉住了自己头顶机关的绳索,机关没有掉下来,不喜反怒。独孤风的剑被钢刀压着,双臂酸麻,已渐渐使不出力来。王安坤忽然撤刀,独孤风气力将尽,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王安坤已反转刀身,用刀柄在独孤风的胸前狠狠地敲了一下,独孤风立即晕了过去。

  黑衣少女怕机关砸到独孤风,还在拼命拉住绳索。不防王安坤从身后偷袭,一掌打晕了黑衣少女。

  王安坤问陈雨道:“你刚才为什么拉住绳索?坏了我的计划!没让这小子死在自己的手下。”

  陈雨这时还在拉着绳索,她低着头答道:“我怕机关伤了师父您。”

  “女孩家多事!”王安坤责怪道。他看了看陈雨,又说道:“别拉了,那小子砸不死!女生外向,谁知道你是怕伤了师父,还是怕伤了那小子。”说完,丢给陈雨一瓶伤药。王安坤伸手拎起独孤风与黑衣少女,向山顶的观音禅院走去。陈雨红着脸,在师父身后乖乖地跟着。

  菩提山顶上,坐落着一座观音禅院。这观音禅院乃明朝所建,战乱时僧人纷纷逃难,因此现在只留下一座空空的寺院。寺院年久失修,已经十分破败。

  独孤风与黑衣少女被关在一间柴房内。黑衣少女一醒来,便闻到一股刺鼻的霉味。她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独孤风的身上,顿时羞得满脸通红。

  独孤风还没醒过来,黑衣少女鼓足了勇气,朝独孤风看去,只见独孤风那英俊的脸上已没有了血色,他的嘴角却流下一丝鲜血。独孤风的呼吸也变得十分沉重,他胸口受了“冥王刀”王安坤狠狠的一击,看来伤势不轻。

  黑衣少女见状十分担忧,又恨自己不懂医术,现在她看着受伤的独孤风,却无计可施。黑衣少女又看了看独孤风的脸,只见独孤风的脸已变得通红,嘴唇已经干裂,呼吸也更加沉重了。黑衣少女伸手去摸独孤风的额头,他的额头烫得吓人。

  黑衣少女四下查看,见这柴房虽破,可四周全是官兵。她自己一人逃出并非难事,可要带着身受重伤的独孤风一起逃走,就难如登天了。

  独孤风的嘴唇干裂得更厉害了,可偏偏这柴房内又找不到一滴水。看着地上的独孤风,黑衣少女急坏了,她只得在小小的柴房内来回踱步。无意间,黑衣少女的指尖触碰到了腰间佩剑。少女大喜,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许可救独孤风。

  黑衣少女拔出宝剑,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为了能让独孤风解渴,她竟然将自己的鲜血滴入独孤风嘴里。独孤风曾救过她,为了给她解毒,独孤风不避危险,到太虚山寻找解药,今日又在暗中保护着她。现在黑衣少女用自己的鲜血来救独孤风,心中是很乐意的。

  殷红的鲜血带着淡淡的桂花香味,流过独孤风那干裂的嘴唇,流入独孤风的心脾。

  过了好一会儿,独孤风的呼吸才渐渐平复,脸色也开始转红了。黑衣少女却因为失血过多,眼前一花,昏倒在了地上。

  迷迷糊糊之中,独孤风开口说了两个字。却不知独孤风所说的究竟是哪两个字,他与黑衣少女能否安全逃脱?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