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二十四回 佳人命薄方脱狼口再逢虎 奇女志坚初愈伤病又弄剑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389 2016-08-10 14:46:00

  独孤风一行人来到京凉山下,但见众屠龙好汉列成九宫八卦之阵,帮主李玄竟亲自率领军师兰志南、二当家蓝孤芳、三当家孙和、八当家魏子洞下山相迎。

  李玄一见独孤风,便立即上前慰问。李玄上下打量着独孤风,见他相貌昂藏,一表人才,心中十分喜欢。李玄抚其肩,赞道:“好相貌,好侠士!我为天下委屈兄弟了,今后咱兄弟共谋屠龙大业!”

  言毕,李玄转身对众屠龙好汉大声说道:“今日,我等兄弟与紫猫大侠义结金兰,共谋屠龙大计!凡我屠龙帮众,见紫猫大侠,如见帮主!”此言一出,众人立即欢呼。

  其实,许多帮众也不知自己为何要欢呼。前面的帮众只不过见到四当家、五当家他们带头欢呼,也就跟着欢呼起来了;后面的帮众见到前面的帮众忽地欢呼起来,也纷纷效仿,生怕自己没有动静,会被别人耻笑了去。可若真的要问他们为何欢呼,又没有人能答得上来了。人们总是喜欢跟着潮流走,总以为跟不上潮流就要被人耻笑,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要随大流,这难道不可笑吗?百川归海,长江、黄河是主流,这好比最广大的人民群众,顺着这广大人民的意志前进,自然是没有错。可在百川归海的途中,还有许多支流,许多的潮流会将河水引入歧途,多走些冤枉路事小,走进死胡同事大,千万不要迷失了自己。人生在世,活得太清楚很难,也很累;却也绝不能太糊涂,不要见到什么潮流都跟。人总要做自己,认准主流的道路前进,才能到达人生的大海;就算自己视力有限,极目而望,还是认偏了道路,虽到不了大海,可流淌在小桥之下,还是能造福人群的;千万莫要盲目跟从,迷失自我,误入歧途,变成一潭臭水沟,遭人唾弃。

  闲话休絮。屠龙帮主李玄大排筵席,给独孤风洗尘,自是不必说的。席间众人互通了姓名,这时众屠龙好汉方知这名震京师的“紫猫大侠”原来唤作“独孤风”。夏侯佩玉与夏侯剑鸣也列坐副席,由小头目相陪。上官甜儿与上官静儿属于内眷,不便出席,只得在内室用餐。至于昏迷中的吕华与黑衣少女,军师早就叫人安排好干净的住处了。

  上官甜儿与上官静儿吃完饭后,担心吕华与黑衣少女的身子,便一齐前去照看。黑衣少女的屋子离她们较近,因此二人便先进了她的屋子。

  上官静儿与上官甜儿望着黑衣少女那绝美的容颜,暗自羞愧。这两日,上官甜儿见独孤风接二连三地往独孤医馆内抱回陌生女子,而且抱回的女子都比自己美貌,心中不禁醋意大发;可甜儿见到她们都昏迷着,也不好发作,反而对她们有一种怜惜之情。

  上官静儿看着吕华,突然“咦”了一声,轻轻说道:“甜儿,你看这位黑衣姑娘的容貌跟少爷今天抱回来的那位白衣姑娘可真像啊!”

  上官甜儿仔细地看了看黑衣少女,又想了想白衣少女的容貌,答道:“是啊!她们长得可真像!不知她们是不是孪生姐妹?”

  独孤风抱回两位少女时,并没有向上官姐妹说明她们的来历,因此上官静儿与上官甜儿是不知道的。上官甜儿与上官静儿平时虽多话,可绝不多嘴,舌巧而不长,二人心中虽十分好奇那两位姑娘的身世,可独孤风若是不说,她们也绝不会乱问的。这实在是女孩子少有的素质。

  上官甜儿检查了黑衣少女的伤口,又替她把了把脉,嘴角甜甜地笑了。上官静儿一看上官甜儿的样子,就知道黑衣少女的毒已经清除得差不多了。上官甜儿小心地给黑衣少女喂了一颗解药,这才轻轻离去。二人向吕华的房间走去。

  吕华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是这排屋子的最后一间房,与黑衣少女的屋子隔了三间房。那三间房分别是独孤风与上官姐妹的。

  上官静儿与上官甜儿看那庭院风光,但见:长廊边,桂影疏斜,中秋过后露病容;庭院内,松竹成行,傲骨铮铮迎寒冬。碎石丛中劲草立,乱花堆里秋虫鸣。五株梅树,暗含生克之理;八方假山,自有先天之道。

  二女缓缓行至吕华的门前,上官静儿伸出她那有如无暇白玉一般的素手,正欲轻推房门,却见门上贴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京凉好汉义当先,犯妇弑君已收监。我自横刀宋江断,乌云如何蔽青天?”落款是“王定乾”。字的下面还绘着一张地图,画的是宋王江畔的风貌,地图由黑笔所绘,图中唯有观音禅院之处是用朱砂标记的。

  二女情知不妙,连忙推门察看。但见屋内窗户紧闭,床上却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半分吕华的踪影。二女也顾不得什么繁文缛节了,急忙撕下门上的纸张,赶到大厅的宴席上,告诉独孤风吕华失踪的事。独孤风听罢大惊。

  李玄看过纸上留言,大怒拍案,杯盘翻动,桌席碎裂。军师兰志南接过纸条看了看,说道:“依图上所示,吕姑娘是被掳去宋王江畔的观音禅院。这‘无刀客’的功夫数一数二,诗作得倒稀松平常之极。这首打油诗大有激将之意,显然是要引我屠龙帮的弟兄前去宋王江畔。帮主,不才以为,今夜让众兄弟们好好休息一晚,养足精神。明日我屠龙帮一齐努力,定要助独孤兄弟救出吕姑娘来!”

  李玄听了,问道:“弟兄们现在就行动如何,正好打他个措手不及。”

  兰志南忙摆手道:“不可!不可!对方既来留书挑衅,事先必有准备。现在天色已黑,弟兄们又不熟悉宋王江畔的地形,贸然前去,必然中了对方的埋伏。明日出兵,才是上策。”

  李玄向来对军师言听计从,听了军师的话后,便下令道:“传令下去,让众兄弟们今夜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日好杀尽清狗!”

  席终人散,独孤风听说吕华被“无刀客”王定乾掳走,一直愁眉不展,自然没有注意到屠龙帮二当家蓝孤芳正望着他。

  独孤风刚回到院内,便见上官甜儿兴冲冲地跑了出来,她好像已经忘记了吕华被掳走一事。

  上官甜儿一见独孤风,便高兴地叫道:“少爷,那位姑娘醒了!”

  独孤风抬头一看,只见前排第一间屋子的门口正站着一位黑衣少女,脸色苍白,美丽极了。一阵风吹来,满院的花瓣纷纷落下,想是花儿见了这般美貌的女子,羞得无地自容,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知何时,黑衣少女已到了独孤风的面前。黑衣少女望着眼前的男子,绝代风流,潇洒之至,她那冷如寒冰的目光也有些闪动了。黑衣少女赶紧移开目光,望着独孤风身后的一座假山,她的目光又变得冰冷。

  “是你救了我?”黑衣少女问道,黑衣少女的声音虽十分好听,可太过冰冷,教人听了也心生寒意。

  “是甜儿救了你。”独孤风礼貌地答道。

  “是我们一起救的你。当时你中了毒,我们一起去太虚山找解毒药引,还碰到了一条叫做‘烛阴蟒’的大怪兽……”上官甜儿甜甜地笑着,小嘴飞快地说着,没完没了。当话中的“我们”当然是指独孤风跟她了。

  好不容易等上官甜儿说完,黑衣少女急忙问独孤风道:“上次在刑台上的那位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独孤风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上官甜儿嘴快,她抢着答道:“她现在可能被关在宋王江畔的观音禅院内。”上官甜儿也是聪慧之人,她从众人的言语和独孤风的表情来判断,自然能猜出黑衣少女所问的那个“姑娘”就是独孤风后来抱回的那个女子。

  夜空中,一道黑影闪过,黑衣少女已不见了踪影。

  黑影刚过,白虹又起,独孤风生怕黑衣女子有什么闪失,赶紧追了上去。

  “你体内的毒素还没清除干净,不能乱跑!”庭院内只剩下上官甜儿一人,焦急地朝着天空乱喊。黑衣少女早已跑到数十丈外的地方了,哪里还能听得到这位上官医生好心的嘱咐呢?

  宋王江水空自留,星移物换百春秋。宋王江边山丘林立,观音禅院便建在一座名叫“菩提山”的小山之上。菩提山下,有大队清兵在此安营扎寨。往返巡逻的官兵不下千人。

  黑衣女子见山前清兵势众,难以救人,便绕到山的侧面,从小路上山。小路上没有官兵阻拦,山势又平稳,黑衣少女不一会儿就到了半山腰。小路虽平,可荆棘布道,黑衣少女的衣服也被满山的树枝撕破了好几处。

  黑衣少女正行间,忽觉脚下一软,泥土陷了下去。黑衣少女急忙提脚翻身,少女的脚刚一离地,便听到“锵”的一声响,是捕兽夹的声音。

  少女轻轻落地,脚下又是一软。现在少女下坠之势未尽,脚下布满了捕兽夹,双脚无处借力,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再使用轻功了。

  只听又是“锵”的一声,被夹住的不是黑衣少女的腿,而是一柄剑鞘。原来,黑衣少女急中生智,在双脚落地之前将宝剑刺了下去,铁夹将剑鞘死死咬住,黑衣少女以手撑剑,倒立剑上,并没有受伤。

  黑衣女子瞥见不远处有一块大石头,她向下用力一按宝剑,借力飞身而起,顺手拔出了宝剑。宝剑出鞘,龙吟之声不绝。

  黑衣女子刚一站到巨石上,便听石头下发出“咔”的一声,像是触动了什么机括。石上滑溜异常,难以站稳,黑衣女子正准备离去,只见对面的树林中万箭齐发,朝自己射来。黑衣女子急忙挥剑格挡,黑衣女子身法极快,剑法绝伦,乱箭虽多,可一时也伤不到她。

  林中的箭越来越密,好像永无止尽;黑衣少女的剑却越舞越慢,她已气力不济。

  却不知黑衣少女将如何在这箭如雨下、矢如飞蝗的密林里逃生,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