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三十回 旷世双龙争霸菩提巅峰 绝代三犊相濡观音禅院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631 2016-08-10 14:46:00

  却说那王定乾一手指着独孤风,说道:“剑御游龙,足踏惊鸿。此剑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你师父是谁?”

  适才王定乾与李小武和蓝孤芳交谈,一上来便道破了他们的师承来历,以示己能。一个人若还不是圣人,那他也总难免喜欢向世人炫耀自己所有之物,显摆自己所知见闻。王定乾也不例外。正因为他心境未能入圣,浮云遮望眼,世俗蔽心智,武功也难以超凡,故而十余年间,他始终停留在“无刀之境”的最初层,他虽离巅峰不远,却始终登不上去。然而此时王定乾为何又不直接道出独孤风的来历,反而相问于晚辈呢?难道他突然开窍了,变得超凡入圣了?当然不是,他之所以会去问独孤风,是因为他根本看不出独孤风的剑法究竟是属何门何派,更看不出独孤风是师承何人。

  一旁的李小武与蓝孤芳也很好奇独孤风的来历,都想听听。

  只听独孤风淡淡的说道:“东海有仙山,吾师居其一。他从未涉足中原,因此您是不会认识的。”

  “无刀客”高坐三清宫,是为一宫之主,又是大清国师,底下的徒子徒孙无不对他敬若神明,就连皇帝也认为他是无所不知的。可独孤风却连他师父的名号也不报,就说王定乾不认识。王定乾听后,心中自然极是不快。其实,王定乾当真是不可能知道独孤风师承的。独孤风的师父乃是东海蓬莱仙山的世外高人,武林中人自然不得而知,而王定乾这个西地昆仑仙山的老道士虽见多识广,也不会识得的。独孤风不说自己师父的名号,倒不是有心要刁难王定乾,而是古人极重避讳,晚辈绝不可提及自己父母师长的名讳。

  王定乾心想:“这小子的师父究竟是谁呢?我那天夜上京凉山,听见李玄叫他‘独孤风’。江湖传闻,宋朝有剑魔,华山有剑宗,剑法号‘独孤’,独不见遗风……这小子却是复姓‘独孤’,莫非……”王定乾向来自负,耻于下问,他刚才放下架子去问独孤风,已是难得。独孤风既不说,王定乾是绝不肯再问的,只得一个人胡思乱想。

  其实,独孤风既没有神雕之能,又绝无侠侣之福,也是凡人一介,又怎么会是宋朝剑魔的后人呢?却说独孤风并非真是复姓“独孤”,他本姓“朱”,乃是“乞丐皇帝”朱元璋的后裔;追根到底,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百姓之种,极是光荣!独孤风的先祖为休战求和,借火遁远走他乡,来到了一个世外桃源,隐姓埋名,从此再不图王;又为躲避永乐追捕,少惹些麻烦,便改名换姓,教后世子孙以“独孤”为姓,只图个岛上清净太平。那独孤风从小练武,师父多而杂,在他十五岁之前,父亲独孤明是他最好的老师;而在十五岁之后,独孤风便拜了一位名叫“东方若”的老先生为师。自此独孤风的剑术大进,可谓一日千里;三年后,已略有小成。而那位东方老先生更是一位神仙般的人物,自以西汉名士“东方朔”为祖,学若大海,深不可测。只因本部书中并不涉及东方若,故其事迹暂不详提。

  王定乾又指着独孤风,说道:“你师父不姓‘张’!”

  独孤风立即答道:“不姓‘张’。”

  王定乾大喜道:“你父亲不是李玄,更不是什么‘兰’、什么‘剑’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物。”这话虽是对着独孤风说的,却无异于自言自语。

  独孤风忽然听到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一时也摸不着头脑。

  只听王定乾接着说道:“最重要的是,你不是姓‘张’的那个臭牛鼻子的徒弟。哈哈哈哈……”

  李小武一直恼那王定乾骂他二叔蓝宗尧。这一下,他再也忍不住了,对王定乾吼道:“你自己不也是臭牛鼻子吗?怎么反倒还说起人家姓‘王’的了?”李小武一激动,连姓都搞错了。他又继续口没遮拦地直言道:“明明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要骂别人!就好像…就好像……就好像你自己偷鸡摸狗,还要怪别人做贼!其实你们是一样的不干不净!”

  王定乾也不去理会李小武天真的嘲骂,对独孤风说道:“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王定乾看了看李小武,又指着独孤风说道:“你根骨精奇,犹胜于我。以你的资质,不出三年,定能领会我‘王家刀法’的全部精义。到那时候,就算李玄再有两个儿子,也绝不是你的对手!”这王定乾的刀法源自昆仑派,此刻虽已青出于蓝胜于蓝,但他对这套凝聚了无数昆仑先祖智慧、经验的绝世刀法稍作改动,便妄自更名。倘若他将“昆仑刀法”改名为“三清刀法”,以三位道祖命其名,倒也可以。可他竟以自己一家之姓冠其名,实在欠妥。

  当今天下,不知有多少八旗少年想要跪倒在“无刀客”王定乾的脚下,拜他为师,以学得一身独步武林的昆仑刀法,可王定乾一概拒而不收。今日王定乾竟然主动要收独孤风为徒,王定乾以为独孤风定要觉得荣于华衮了。

  谁料独孤风竟淡淡地说道:“我师父说过,习武之道,在于修身养性,在于淡泊无争,在于天人合一。争强斗胜,好勇斗狠,非我辈所取。”独孤风天性淡泊,这几句话自他嘴里说出来,辞肯情切,丝毫不见作态。李小武虽不大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可也听出独孤风没有答应要做王定乾的徒弟,立即大声叫好。

  王定乾听了,差点没气炸了肚子。独孤风的话在王定乾听来,无异于是在责备王定乾一心争强好胜,还不如他一个晚辈懂得武学之道。

  王定乾也确实爱才,他按捺着性子,好不容易又堆出一副和善的面孔,对独孤风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要不要拜我为师?”

  独孤风依旧淡淡的说道:“剑为百兵之君,刀为百刃之霸,各有千秋,不分高下。我独好使剑,不善御刀之术,倘若遗妙术于驽钝,不免可惜。”

  王定乾冷冷地问道:“那你是不肯做我的徒弟了!”

  独孤风“嗯”了一声。

  王定乾狂笑数声,说道:“以你的资质,日后必成大器。既不为我弟子,必是大清的仇敌。不如先下手为强,除去后患,免得待我老去之时,大清国被你搅得天翻地覆,又无人能治得住你。”

  王定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还是觉得有些不忍,于是又问独孤风道:“你当真不肯做我的徒弟?”

  “做你徒弟有什么好?他做了你的徒弟,岂不是要成我的徒孙了?小娃娃,我来收你为徒,你将来可要好好地替我教训教训这个不男不女不要脸的师兄啊!”空中忽然传来一阵阴测测的声音。独孤风听出,这声音定是来自于那日帮自己救出吕华、又跟自己在半夜里对话的那个怪人。

  王定乾一听到这个声音,体内真气翻涌。他又惊又怒,脸上居然出现了惧怕之色,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了下来。“无刀客”王定乾刀法如神,打遍天下,几无对手,就连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王安坤也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害怕的样子。那怪声为何能让王定乾如此害怕?那神秘的怪人又究竟是何方神圣,他真的是王定乾的师父吗?

  王定乾运起十层功力,护住心脉,这才放下心来,仰头喝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冒充我的师父!我师父乃是昆仑老祖,你不过是太虚山上的孤魂野鬼,生前和我切磋了几招,就敢大言不惭,说是我师父。就算你活着的时候,也未必能赢得了我,何况是鬼呢?不过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逃出来的?”

  “昆仑老儿瞎了眼,竟会教出你这个欺师灭祖的狗东西!我也瞎了眼,竟会和你这个畜生称兄道弟,还把‘袖里乾坤’的绝技传授给你。你刚入宫之时,要不是我的提携,你现在还是个小太监呢!哪能成为跟我平起平坐的大国师呢?没想到,你不思报恩,反要陷害于我……”那难听的怪声说道,声音真如鬼哭,好似狼嚎。

  其实,王定乾之所以能成为国师,与自己的努力密不可分,倒不是全赖别人的提携。怪人的话中,多斤斤计较于小事,想那怪人也非气量宏大的真豪杰。而王定乾听后一直不语,以示默认。看来那怪人虽以鬼自居,所述故事倒也不假;至少他帮助王定乾确是真事,也并非连篇鬼话。

  一声长叹,那怪声又响起来:“小娃娃,你可知道这只畜生有多么无耻!每年六月初六这天,是天地至阴之日,我练的是武当‘乾坤袖’的功夫。这门功夫可让人与天地合一而御万物,每年九月九重阳节这天,便是我功力最强的日子。在那一天,就算是当今天下所有的武林高手都聚在一起,我也不会放在眼里的。像王畜生这样的东西,就算在多十个、百个,我也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将他们全都杀光!”王定乾静静地听着,他不得不承认,那怪人语气虽狂傲,说得也有些言过其实,可那怪人的武功“天下第一”确是事实。

  那怪声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乾坤袖’的功夫虽好。可也有缺点。每到六月初六这天,是天下至阴之时,我那‘乾坤袖’的功夫也大打折扣,而且功力越强的人,折扣打得越大,非阴之人就更加明显了。因此,我每到这一天,就会变得和婴儿一般,就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能轻而易举地将我扼死。没想到,这畜生知道以后,竟然在这一天偷偷潜入我紫霄殿的密道,将闭关中的我穿了琵琶骨,教我无法运功,又把我锁在太虚山中,想饿死我。皇天庇佑,他不知道我曾练过‘辟谷神功’,修炼此功之人,可餐霞饮露,数月不食,虽形同干尸,内脏却无恙。”

  众位看官,想必已猜出那怪人便是前国师、紫霄殿的宫主张太虚了。

  那怪音尽除之前怨气、戾气,已变得十分柔和,说道:“多亏了小娃娃你呀,把我放了出来。”忽然,那怪音又变得十分凶恶,恶狠狠地对着“无刀客”喝道:“王定乾,今日我便是来找你算账的!”

  只见空中两条狂龙起,铁袖豪舞卷流云,只吓得千百鸟兽齐悲鸣,丈二金刚亦哭啼。一时间,天地龙蛇走,鲲鹏形迹藏,豺狼倒毙因胆碎,虎豹仆地缘心惊。草木凋零,非是秋官煞令下;人畜难安,却为太虚杀气腾。

  王定乾也暗暗惊惧,可是他一想到重阳未至,又放开了心胸。王定乾也使出浑身解数,凝千气而成墙,化万刃而为刀。

  “无刀客”王定乾迎上了张太虚的“乾坤袖”。只见铁袖如龙分阴阳,刀气纵横鲸鳌藏;袖里乾坤御六气,玉虚刀法演八卦。

  张袖王刀巅峰斗,气冲斗牛凌九天。只吓得玉帝忙离宝座,唯恐猴头又闹凌霄殿;只惊得老君紧护八卦炉,疑是大圣再翻兜率宫。却不知双龙争霸,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