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三十三回 扶明灭清父子兵 驱鞑逐虏兄弟亲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655 2016-08-10 14:46:00

  却说屠龙好汉与清兵两军相对,屠龙帮主李玄与正蓝旗都统纳兰容川于阵前比试棍棒,李玄以木棒迎战纳兰容川的钢棍。十余招后,纳兰容川已渐渐抵敌不住;屠龙帮主李玄却卖个破绽,跳出了圈子来。

  李玄那根细短歪斜的木棒竟然丝毫无损。为何纳兰容川那条由百炼精钢铸成的钢棍居然奈何不了一根小小的木棒?菩提山巅,“无刀客”王定乾拂尘上的丝线游刃于蓝孤芳的宝剑之下而不断;屠龙帮帮主李玄也是武学大宗师,目无全牛,能洞悉纳兰容川的一招一式,因此李玄的木棒游走于纳兰容川的棍法之间,竟能不损分毫。

  李玄跳出圈子后,心想:“这清狗屠我万千汉人不假,他的正蓝旗与我屠龙帮数次交战,这狗鞑子统兵的本事倒也十分了得,叫人不得不服。方才洒家与他过招,已知他棍法出神入化,又能随机应变,见招拆招;如此看来,五十合内,洒家难以赢他。只是他武功精而根基浅,唯有依军师兵法,先罢战;再以最简单的基本招式,出其不意,方能在数招间克敌制胜。杀他事小,争得士气,教我屠龙帮的弟兄们少些伤亡,才是大事!”

  李玄一声虎吼,以木棍指着纳兰容川的鼻子道:“大好的少林棍法,给你这鞑子练得不伦不类!”

  纳兰容川的棍法是以少林棍法为根本、融汇百家武学而成;其棍法暗含了武当剑法、昆仑刀法、蓬莱枪法等各门各派的上乘功夫。纳兰容川见对方只与自己过了十余招,便瞧破其武学根底,心中大是惊佩。

  李玄将木棍一横,对纳兰容川说道:“今天,洒家就让你这鞑子见识见识,真正的少林棍法!”

  电光石火之间,木棍飞出,李玄大喝:“打你左手!”一语方毕,纳兰容川的左手背上就被重重地打了一下。

  “打你右手!”李玄刚说完,手上的木棍也扑向了纳兰容川的右手背。现在,纳兰容川左右手皆被木棍击中,疼痛难当,掌中的钢棍也抓不牢了。

  “打你左肩!”话出棍至。纳兰容川的左肩又挨了一记重棍。

  三招过后,纳兰容川也学乖了。他立马气贯于臂,同时想好进退的招法,全力护住右肩。可李玄却好像有意要戏弄他,第四招不是击向右肩,而是拍向了纳兰容川的后背。

  纳兰家的棍法博采众长,广大精微,玄奥巧妙,钢棍舞动,有如百川归大海。纳兰都统自以为他的棍法已是天下第一等的武功了,可一到了李玄帮主的面前,却成了小孩子的玩意儿。

  四招过后,李玄又跳出圈子,喝道:“洒家的少林棍法如何!”

  纳兰容川忍着痛,答道:“你使的根本不是少林棍法!”他说的没错,李玄那四式棍法,的确不是少林招数。

  李玄冷哼一声,说道:“你这鞑子,真是不懂我们中原的武学!洒家刚才所使的每一招,都是真正的少林棍法。”

  纳兰容川听后,仔细想了想李玄刚才所使的四招棍法,又想了想自己的棍法,自愧弗如。李玄的棍法虽不用那些死套路,可每一招都凝聚了少林棍法的神髓,使的是真正的少林棍法而。纳兰容川的棍法博而杂乱,其心躁而不一,棍法虽精妙,可少林功夫的神髓已十去其五六,根本已动摇;故而他不论再练多么奇妙的招数,都难达武学的巅峰。

  “打你右肩!”李玄手中的木棍飞向纳兰容川。纳兰容川的右肩被点中,铁棍离手。李玄拔起背后铁戟,凌空劈出,一下便将纳兰容川的百炼钢棍斩为两段。

  纳兰将军少了钢棍,如失一臂。李帮主放下木棒,一掌挥出,又将纳兰容川坐下良驹打倒在地,其再丧一臂。

  屠龙帮军师“病诸葛”兰志南见时机已到,拿起令旗,准备下令出击。清兵阵中,“冥王刀”王安坤见对方士气正盛,而己方正蓝、正红两旗都统连败,军心不定,忙鸣金收兵;他自己却右手拔刀,左手绰了一柄长枪,孤身冲向李玄。

  “今天洒家便替死在你手上的弟兄们报仇!”李玄双戟齐出,使了一招“奉先出关”。

  纳兰容川没了兵器与坐骑,逃又逃不得,打又打不过。他若徒手接了那招要命“奉先出关”,就算能侥幸不死,也必定要成为残废了。

  忽然间,刀风四起。“冥王刀”王安坤的厚背大刀已托住了李玄的一把铁戟,顿时火星四射。王安坤长枪丢出,纳兰容川急忙一把接下,拼命抵挡李玄的另一柄铁戟。那二人用尽全力,仍是难当那天神般的万钧之力。

  李玄奋起神威,推开二人。只见双戟有如狂龙,李玄仿若战神,两柄举世罕见的神兵,一个天下无敌的豪侠。王安坤与纳兰容川如何能敌,只得且战且走。不一时,三人斗至清军营垒之前。清兵阵中多有弓弩娴熟的善射好手,冷箭频出,却一箭也伤不到李玄。乱箭中,王安坤与纳兰容川得了一个空隙,打开栅栏,忙溜回了营中。

  屠龙帮军师兰志南怕帮主有什么闪失,忙下令三当家孙和领前、右、左三路人马进军。号令一出,屠龙好汉纷纷杀出。“黑面秦琼”商季不顾左肩受伤,右手提了单锏,也随军冲阵,军师兰志南拦阻不住。清兵营垒之前,箭如飞蝗,屠龙好汉无胄甲护身,转眼便折了数十名弟兄。李玄不忍见弟兄死伤,忙下令撤军,自己殿后。

  纳兰容川见屠龙帮众撤退,士气彼竭我盈,急令正蓝旗的精兵杀出;王安坤与赫连赤也各命麾下骑兵,一齐出击。只是那三人方才已被李玄帮主的神威吓破了胆,万千清兵向前拼命,三大主帅却在营中当那缩头乌龟,好一个用兵之道!

  箭雨已歇,清兵冲出。李玄乃不世豪侠,怎容清兵追赶自己,又单骑反身杀回;众屠龙好汉见了,也无不誓死跟随。一时死伤兵众,尸积高于菩提山,血流染红宋王江。

  就在李玄率众与清兵厮杀之时,独孤风、李小武、蓝孤芳、夏侯剑鸣他们四人正好赶到宋王江畔。兰志南见到他们安然下得山来,自然猜到是李小武、蓝孤芳救出独孤风后,七当家莫子钜依计回山守寨了,因此也不多问。李小武见自己阵中只留中路、后路两路人马,不见父亲李玄,忙问军师兰志南。军师回道:“帮主在与鞑子厮杀!”

  李小武乃大孝之人,一听得父亲正与敌人打仗,他二话不说,便挥戟杀入清军阵中。独孤风要救吕华,夏侯剑鸣要杀敌立功,蓝孤芳为了兄弟情义,他们三人都随着李小武冲入了战阵之中。

  独孤风刚走得几步,屠龙帮八当家魏子洞便叫住了他。但见魏子洞解下背后宝剑,递到了独孤风的手中。独孤风一见大喜,如重逢故人一般;“飞天老鼠”魏当家拿出的,正是独孤风的贴身佩剑——秋水剑。魏子洞怪声怪调地说道:“小猫猫,上次劫法场之时,你把自己的剑给弄丢了;我…洒家顺手牵剑,替你保管了一阵。本来昨天在你入寨之时,我就要交还于你的,当时我…洒家吃酒吃多了,便忘记了,现在给你!”独孤风高兴地接过了宝剑。

  却说李小武一入敌阵,便放开身手,挥戟冲杀,到了两军阵中,只如饿虎入羊群,猛不可挡;两柄铁戟,清兵一沾着便要送命。独孤风与蓝孤芳的两柄绝世宝剑神出鬼没,清兵万夫莫当。夏侯剑鸣虽勇武不及李小武,潇洒不及独孤风和蓝孤芳,可他也努力杀敌,救了不少的屠龙帮众。

  清兵越杀越少,或死或伤,或战或逃。李小武只顾冲杀,竟一路杀到了清兵的营垒之前。李小武三两下便砸烂了清军营前的栅栏,杀了进去,清兵大乱。

  帐中,王安坤、纳兰容川和赫连赤听得营前吵闹,急出帐查看,却见一英武少年正挥戟冲杀,清兵无人能挡。那少年神勇无敌的架势,像极了屠龙帮主李玄,却是孩童模样,约莫比李玄小了二十多岁。那少年正是屠龙帮四当家——“小恶来”李小武!李小武一边厮杀,还一边着急问道:“我父亲在哪里?”面对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煞星,那些清兵连自己今日的生死都不知道,哪还会晓得他的父亲在哪里。

  赫连赤被孙和一招击败,心头很是不快。他见这少年只身闯入清兵营中,便想在众军士面前逞逞威风,拿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以挽回自己的面子。赫连赤的双锤迎上了李小武的双戟,三招一过,高下立见,赫连赤心中暗叫不妙。

  纳兰容川一则怕赫连赤再次战败会影响士气,二则恨李小武的父亲李玄在阵前折辱自己,便提起一杆铁枪,欲帮那赫连赤去战李小武。

  纳兰容川甫一动身,便被一白衣少年挡住了去路。一柄湛蓝的宝剑,一张苍白的俊脸,蓝孤芳静静地站在纳兰容川面前;纳兰容川与蓝孤芳数次交手,知道这少年功夫不浅,也只静静地望着着蓝孤芳,二人都没有动。

  纳兰容川被蓝孤芳拦住了。王安坤抡起大刀,便往李小武身上招呼。按说那李小武的功力跟王安坤还差着一大截呢,可李小武现在正杀得兴起,他力战王安坤、赫连赤两大高手,竟丝毫不露败象!

  李小武边战边嚷道:“我父亲呢?”

  王安坤喝道:“你老子不在他自己的营阵中,还在哪儿!你这疯小子到我军营里撒什么野!”

  李小武一听说父亲已在自己阵中,也不分辨王安坤说的是真是假,便相信了。清兵营中混乱极了,李小武自然没有看到蓝孤芳也在这里;小武闻知父讯,早撇下什么“冥王刀”、什么大都统,飞一般地奔回自家阵中。王安坤急于整顿军容,赫连赤惧怕李小武之勇,二人都不追赶。

  蓝孤芳的轻身功夫,不逊“轻功甲天下”的魏子洞。他以一人之力,自然是打不过纳兰容川、王安坤、赫连赤三大高手的;可他若要离去,清兵阵中也绝对没有人能追的上他。

  却说屠龙帮帮主李玄正与清兵厮杀之间,忽见自己阵中戊己方位,竖起一面杏黄大旗。李玄知道那是军师的收兵信号,忙奔回阵中,清兵谁人能挡?李玄回到阵中,军师兰志南见到帮主无恙,大喜。接着,兰志南把李小武等人救出独孤风、七当家回山守寨的要事,一一向帮主李玄禀报了。李玄四下一望,不见独孤风等人的踪影,忙问军师他们现在何处。兰志南回到:“四当家李小武与独孤兄弟他们去相助帮主,还未回阵。”

  李玄一听,急忙上马,又杀回两军战场,四下冲突,就是不见独孤风、李小武他们的人影。李玄询问手下帮众,一帮众说他曾看见四当家李小武朝着清兵营垒的方向杀去了。

  李玄纵马疾驰,飞一般地赶到清兵营垒之前,只见一些清兵正在修理被李小武打烂的栅栏。李玄胯下战马扬蹄,踢飞几处栅栏,越过几个清兵的头顶,直冲入清兵阵中。清军再次大乱!那些倒霉的清兵做噩梦也没想到,他们刚送走了李小武那个小战神,又来了一个比李小武更勇猛难敌的大战神向他们索命。

  李玄拿住一个清兵,急着喝问道:“洒家的弟兄们呢!我儿子呢!”

  那个清兵吓得屁滚尿流,支支吾吾地答道:“他、他、他、他们回…回去了……”

  李玄刚想离开,忽听得一座营帐之中,竟有女子哭喊之声。那声音清柔之极,仿佛天音,拥有这般美妙声音的少女,却在哀哭呼救,谁人能不起怜悯之心?

  却不知那悲泣呼号的少女究竟是何人,不世豪侠李玄又能否安然离开清兵营寨,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