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三十一回 龙战于野惊天地 凤伤在丘泣鬼神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368 2016-08-10 14:46:00

  上回书说到张太虚与王定乾双龙争霸,“百兵谱”上排名第一的“乾坤袖”与排名第二的“无名刀”较上了劲。两人交战,实力不分上下,正如张翼德挺矛战关公,黑旋风提斧斗朱仝。一时间,菩提山巅,石走沙飞;凌霄宝殿,神仙惊惧。张、王二人斗了百余回合,尚是胜败难分。

  菩提山小,如何容得下两条巨龙争霸。观音禅院本已年久失修,张、王二人内劲到处,直教梁震而栋摇,瓦碎而泥下,土墙坍塌,柴扉开裂。

  独孤风与蓝孤芳赶紧运功护住心脉。那张、王二人虽是生死相搏,却也无意伤到旁人,真正的杀招都被他二人自己接下了,那飞纵的真气也只如巨浪后的余波。因此蓝孤芳全力运功,倒也能勉强抵挡得住;可独孤风身受重伤又久战不歇,内力已弱,两道真气袭来,只震得独孤风吐出一口鲜血来。

  李小武却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位绝世高手的巅峰决斗。他虽被几道真气击中,感到很不舒服,可他的内功底子着实不弱,也并不在意四下纵横的真气,只是认真地看着张、王二人相斗。

  蓝孤芳急了,对着李小武大声喊道:“小武!独孤兄弟受了伤,你快帮他运功护住心脉!”李小武这才跑到独孤风身旁,一边给独孤风运功疗伤,一边还不忘顾着张、王二人的双龙大战。

  张太虚与王定乾已斗到了三百回合之上,整座观音禅院都快被他们震塌了。独孤风忽然强运真气,站起身来,对李小武和蓝孤芳说道:“快走!”

  三人刚迈开步子,才向前走了几尺,便听得身后一声巨响,围墙坍塌,正好将他们三人刚才所坐的空地压住。三人见了,感叹方才之惊险,若不是独孤风警觉,他们几个都已成为墙下亡魂了,不禁长长地“吁”了口气。

  趁着张、王恶斗,无暇顾及其他。独孤风他们一步步走下山去,要跟吕莹、李帮主他们会合。

  独孤风他们三人运气而行,沿山路而下,直到走出了几十丈,身后恶斗之声犹是不绝。此时已无乱飞的真气,他们心中的巨石也放下了。独孤风与蓝孤芳回想起方才的巨斗,仍是心有余悸。李小武却还不时地回头看看,他是天生的武痴,不免觉得错过了一场旷世的好戏,心中十分遗憾。

  独孤风与李小武、蓝孤芳走到半山腰之时,正巧碰上了一行七个人,四男三女。独孤风见了其中一人,心中极其懊悔,真恨不得万死,以赎其罪。独孤风所见之人是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独孤风这般后悔?

  独孤风所见之人正是吕莹,她脸色惨白,俏目似睁似闭,双眉颦蹙,恍如捧心西子,不输抱兔嫦娥。她正被陈雨小心地搀扶着上山,小腹上还裹着一匹白练,而那白练已被鲜血染得通红。再有四人,分别是王安坤的冯、楚、魏三大男弟子和屠龙帮的七当家莫子钜;那莫子钜昏迷着,被楚雷扛在肩上。还有那最后一人,是一名女子,身着白衣,浑身散发着浓浓的兰花香味,她的“脸”竟与吕莹十分相似,却更像吕莹的姐姐——吕华。

  电光闪过,独孤风与李小武、蓝孤芳同时出手。王安坤那风、雨、雷、电四大弟子,如何能挡?楚雷只觉肩头上一轻,不知何时,他肩上的莫子钜已被蓝孤芳救走了。而陈雨更是有心要放走吕莹,一阵清风拂过,吕莹已到了独孤风的怀里。冯风、魏电,双刀联手,能抵得住李小武掌中双戟?

  独孤风看着怀里的吕莹,有如弱柳低垂、鲜花将坠,心中大是不忍。独孤风心中悔恨,当初为何要让吕莹先下山去,如果她和自己呆在一起,又怎么会受伤呢?独孤风越想越觉懊恼,只恨不能以身代其伤痛。另一边,李小武早已打得冯、魏求饶,小武也不高兴理会这二人,急着照顾着莫子钜去了。蓝孤芳暂时无事,则独立一旁,默然不语。那一班三清宫的道士,战又战不得,退又不敢退,只得尴尬地站着,有如稻草人一般。

  吕莹孤身下山,碰着姐姐吕华与七当家莫子钜。以吕莹的剑法,再加上机关、武艺双绝的“赛鲁班”莫子钜,王安坤那风、雨、雷、电四大弟子如何能伤得了他们,难道三清宫主又传下了什么独门秘术不成?

  就在独孤风胡乱猜测之时,七当家莫子钜已被李小武救醒。莫子钜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独孤风他们。

  原来,当时吕莹与姐姐吕华、七当家莫子钜,一齐下山。他们没走几步,便遇上了王安坤的三弟子楚雷。那楚雷手提一把九环大砍刀,横在道上,将去路拦住。楚雷一见吕莹她们,抖动大刀,铁环震动,惊得雀鸟飞起;接着楚雷一声突如其来的暴喝,着实把吕莹吓了一大跳。

  七当家莫子钜却是知道楚雷底细的,那楚雷的功夫恰如其名,雷声大、雨点小,没什么真手段。莫子钜双手舞动开山锤与碎石凿,只用了一招,便把楚雷给逼退了。七当家莫子钜让吕莹带着她那不懂武功的姐姐吕华先走,自己拦住楚雷。楚雷那三招刀法如何敌得过莫子钜。七当家莫子钜与楚雷纠缠了几招,卖了一个破绽,引得楚雷挥刀欺身直上,把背后的空门露了出来。楚雷动作呆笨,不及莫子钜灵活;只见“赛鲁班”莫子钜轻巧地避开了刀锋,绕到楚雷身后,用碎石凿将他的穴道点住。莫子钜生怕吕莹她们在前面又遇强敌,便急忙赶了上去。

  却说那吕莹、吕华朝前走了一段路,忽听林中一声娇叱:“小心!”树上两柄细刀飞出,刀刃如雨,把吕莹跟吕华分开了。奇怪的是,陈雨在攻向吕莹之时,用的都是虚招,而在攻向她的好姐妹吕华之时,却多用狠招。难道是陈雨认错了人,误将身着黑衣的吕莹认作了“竺贵人”吕华?也多亏了上天保佑,吕华左躲右闪,模样虽十分狼狈,可竟能每次都恰好避开陈雨的刀锋。陈雨有心要放走吕莹,因此几招之后,便让吕莹带着她的姐姐吕华逃下山去了。陈雨看着吕莹的背影,心中很是担忧,难道前面还有什么危险,在等着吕莹?

  杀气腾,刀光起。一把快如闪电的短刃直刺吕莹的后背,这是王安坤四弟子魏电的刀。刀如电,吕莹却如山岳一般一动不动。短刃忽地在离吕莹后背三寸之处停住。谁也没有看清吕莹是如何反手出剑的,只见一柄长剑,已刺中了魏电的肩头。诱敌深入,再出手反击;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这融入兵法的一招,是吕莹从独孤风那儿学来的。为了少跟敌人缠斗,这无疑是最快、最有效的一招,也是最危险的一招。

  吕莹与吕华走了许久,仍没遇见敌人,眼看就要到山脚了,七当家莫子钜也没有赶上来。原来,莫子钜遇上了陈雨。陈雨放走吕莹,那是因为陈雨跟“竺贵人”吕华是最要好的朋友,她爱屋及乌,又出于义气,自然也对其妹妹吕莹很好。可陈雨跟莫子钜却是半分交情也没有的;不仅如此,二人还分属于两个敌对的阵营,陈雨又一向忠于自己的师父。因此,女官陈雨一遇上“反贼”莫子钜,便使出浑身解数,招招拼命,誓死要把莫子钜拦住,以求一功,来赎私放吕莹之罪。再后来,受伤的魏电赶到陈雨那儿,两人联手,莫子钜一时也难以脱身。

  山脚下的一块大石上,坐着一个青袍男子,身背一口泼风大刀,拦住吕莹的去路。那青袍男子便是王安坤的大弟子冯风,他一听见脚步声,便冲天而起,大刀带风,朝吕莹劈去,势不可挡。

  吕莹带着姐姐吕华轻轻一跃,避开了刀风。接着长剑出鞘,龙吟不绝,剑若寒泉冰玉;挥动时,只如凤舞九天,有令凡品低头之势。冯风刀法霸道,颇有其师王安坤的味道。吕莹见了,也不硬接,她避实就虚;待看准了冯风的破绽,这才挥剑直上。三十余招过后,冯风的衣衫上已多了好几道口子。冯风大怒,他却不知,这个看似娇弱可怜却能让他大大出丑的小女子,就是江南潮音师太最得意的弟子——吕四娘。那潮音师太的本事通天彻地,纵然单论武功,比起“冥王刀”王安坤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因她是女子,她那不输南宫离的“紫竹剑”就未能入得“百兵谱”之列,实在有欠公平。而吕四娘吕莹在江南也是能令武林恶徒闻风丧胆的女中豪杰,今日冯风竟能栽在这样一位貌若嫦娥的大女侠手里,也可算是三生有幸了。

  三清宫的大弟子冯风败了,吕莹带着姐姐吕华继续向山下走去。不知怎么的,吕华摔了一跤,把脚给崴了。吕莹心忧姐姐的伤势,忙扶她到一块大石上坐下。姐姐吕华在石床上休息了片刻,忽作惊怕状,对站在她身旁的吕莹大声叫喊道:“妹妹,你快看那边是什么!”

  吕莹急忙转身扭头,顺着姐姐吕华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片森林郁郁葱葱,并没有什么异样。吕莹刚想回过头来问吕华,那边究竟有什么特别的事,只觉小腹一冷,心中一寒。一把锋利之极的匕首,已沾上了女英雄吕莹的鲜血。最锋利、最能伤重情之人的,当然不是匕首,而是无情人藏在的虚情假意之下的那把“刺刀”。

  吕莹实在不敢相信,用匕首刺向自己的人,竟会是自己的“亲姐姐”!腹虽疼,心更痛。

  身心猝然遭巨创,吕莹因重伤昏迷了过去。“吕华”眼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倒下,非但不悲、不内疚,反而发出了一声可怕的狞笑。缘何?只因为这个精通易容术的“吕华”,绝不是真正的吕华,而是由正蓝旗都统纳兰容川的女儿假扮的。这也难怪吕莹在与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姐”重逢之时,对着眼前熟悉的面容,心头涌起那么多熟悉的往事,却只能感觉到陌生,一种极其反常的陌生感。

  另一头,莫子钜已奋力摆脱了陈雨、魏电,赶上了吕莹她们。莫子钜见到那个假“吕华”正伏在自己满是鲜血的“妹妹”身上大哭,正想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眼前一花,兰花香气到处,莫子钜身上穴道已被封住,晕了过去。

  其后,冯风他们赶来,楚雷扛起莫子钜;陈雨十分心疼地替吕莹包扎了伤口,待其苏醒过来,也只得随着众人、扶着她上山去,无法违拗。这一行七人正是往观音禅院赶去,这才碰上了刚下山的独孤风他们。

  现在,那白衣女子看着独孤风,是又惊又怒,又怕又恨。独孤风已冷静了下来,只瞥了她一眼,便知道她绝不是吕华,而是上次在法场上假扮吕华的女子。

  王安坤的四大弟子和那白衣女子都是很识时务的“俊杰”,他们自知不是独孤风、李小武、蓝孤芳的对手;乘着这三人互相疗伤之时,三清宫门人早就走得不见了踪影。独孤风与蓝孤芳也无暇拦阻。

  李小武见“吕华”离去,便要追赶,忙冲着山下大喊“姐姐”。

  独孤风却拦住了他,冷冷地说道:“她是假的,她是坏人。”

  既然这个“吕华”是由纳兰容川的女儿假扮的,那么真正的吕华现在又在何处?

  有分教:女子未雪家恨,好汉又起兵戈。菩提山下,屠龙好汉大摆四象五行阵;宋王江畔,清廷精兵细布九宫八卦图。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