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三十四回 好汉有义驱鞑虏 天地无情逝佳人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403 2016-08-10 14:46:00

  却说屠龙帮主李玄孤身闯入敌营救友寻子,听得李小武等众将已经回阵。李玄刚想离开,便听到了女子的哭喊之声。

  一阵极具威严的号令盖住了女子的哭声:“传我将令,全军将士,出营杀敌,莫走了贼首李玄!”王安坤手持大刀,如巨灵神一般在营前发号施令。

  一时间,正黄、镶黄、正白、正蓝、正红五旗将士,纷纷拿起武器,将李玄团团围住,堵得跟铁桶一般。清军众将士紧紧握着手中的刀剑,就是没有一人敢先上前去。

  “上前者,家人得赏金十两;伤贼者,家人得赏金百两;杀贼者,家人得赏金千两;擒贼者,家人得赏金万两。不上前者,杀无赦!”王安坤厉声令道。说完,王安坤便挥刀处斩了他身旁两名正迟疑不前的小兵。

  军令如山,此令一出,清兵将士莫不上前。李玄丝毫不惧,圆睁怒目,叱道:“谁敢挡我!”李玄挥动双戟,所向披靡,清兵阵中血如泉涌。

  “谁敢挡我!”李玄再次喝道。只见李玄铁戟到处,人马俱惊,五旗清兵尽皆辟易,哪里还知道什么将令。

  人马中,李玄瞥见了“冥王刀”王安坤。李玄怒道:“杀我者,只得赏金千两。你的狗头,又值几钱!”

  李玄一提马缰,那马便越过众人头顶,直冲王安坤奔去。铁戟所向,王安坤身前的几十名清兵立时毙命。

  “冥王刀”王安坤纵横江湖数十载,他视别人性命如草芥,杀人无数,仇家无数,因此得了一个“冥王”的诨号。可他艺高人胆大,又有一个在当今“百兵谱”上排名第二的兄长“无刀客”王定乾护着他,他还从来没惧怕过谁。可是今天,他第一次尝到了害怕的滋味,他害怕李玄帮主那神勇无敌的战神模样,他害怕真正的冥王会突然向他索命。

  “冥王刀”王安坤使劲举起刀来,他的双手已有些颤抖。李玄铁戟杀来,王安坤忙横刀格挡。铁戟撞着刀背,火花四溅,鸣声震耳。王安坤手中的冥王刀是由昆仑老祖以宝铁亲手铸就,且刀背厚达七寸,乃当世名列前茅的神兵,因此李玄一下也难砍断那把屠刀。冥王刀虽未折,王安坤却被双戟的力道震得向后跌去,倒退了十余步。王安坤还未站稳,嘴里已忍不住吐出一大口血来。

  正蓝旗都统纳兰容川与正红旗都统赫连赤忙赶到王安坤的身旁。王安坤见有了两个很是不弱的帮手,胆子又壮了起来,他握紧冥王刀,跟纳兰容川与赫连赤联手,一齐杀向李玄。

  李玄何惧!两柄铁戟上下飞旋,鬼神皆惊;四般兵器左右交击,六军辟易。李玄置孤身于千军万马中,舞双戟于三大高手前,不惊不乱,一身豪气干云,一派宗师风范。

  三十余招过后,王安坤三人已双臂酸麻,斗得十分吃力。李玄却依然气力强过虎牛,神勇胜过龙马,非但无半分倦意,反而越战越勇。

  李玄耳目极灵,他虽身在恶战之中,却仍注意着四面八方的动静,这也是一个武林高手应有的基本战斗素养。一名军校悄悄地拉开了弓弦,弓刚拉到一半,一股劲风袭来,一枝铁戟早将箭从头到尾劈成了两半;弓裂弦断,也成了两半;至于那暗放冷箭的士兵,自然还是被铁戟斩为两半。其余清兵见状,再无一人敢施放暗箭。

  且先不提李玄是如何单骑独戟孤身战三将的,却说那清兵军营之内,女子的哭喊之声犹是不绝。哭声之外,还有一粗沉的男子声音。营帐之中竟还有兵丁!适才主帅王安坤分明下令“全军将士,出营杀敌”,是什么人竟敢违抗军令?

  倘若能有幸见到那营门之内的女子,这事也不足为奇了。那女子月貌花容,实在是倾国倾城!若是心存邪念、意志不坚定的人见了,会为这个女子违抗军令、父命,确非奇事。那个心存邪念、意志不坚定的人,就是“冥王刀”王安坤的独子王震;此等人渣,不提也罢。而营帐之中,那貌若嫦娥的女子,正是吕华。

  吕华被绑在帐内的木桩上,梨花带雨,满脸泪痕。那相貌粗丑的王震竟想欺辱于她!这世上有太多病态的人,他们非但不去欣赏美、保护美,反而千方百计地想要破坏美。那王震无疑就是这些病态之人当中的一个。

  营帐的顶部忽地开裂,一个美少年翩翩而下,背对着王震站定。剑如秋水,拦住了王震。吕华一见那人,心头大喜,她见到了一张世上最英俊的脸;至少在她看来,那是世上最英俊的脸。那个美少年正是独孤风。

  王震好事被坏,心头大怒,他施展起昆仑弟子的手段,挥刀便朝独孤风斩去。独孤风既不躲闪,也不格挡,而是轻轻出剑,挑断了绑在吕华身上的绳索。动作潇洒之极,吕华不禁瞧得呆了。王震看准了出刀,没想到竟然劈了个空。独孤风不知何时已换了方位,王震却没有发觉。

  清兵营中忽然浓烟四起,却不知是何人放火?原来,那李小武奔回自己阵中,听军师兰志南说其父李玄又去寻他,马上转身再杀向敌阵。兰志南怕他父子二人有失,便尽点本部人马,前去营救帮主。众屠龙好汉奔赴敌营,见到帮主李玄孤身斗三将,个个奋勇,杀将前去;只杀得天昏地暗,沙飞石走,清兵大败。那八当家魏子洞自然不知独孤风会跑进清兵的营帐之中,早已四处放起火来。清兵营寨座座相连,再加上北风助威,不一会儿,清兵的几十座营寨都着了起来。吕华所在的营帐靠着火房,多有油罐、酒瓶;这些瓶瓶罐罐遇着大火,烧得更是厉害。

  独孤风带着吕华想要寻路离开,可那王震却像发了疯似的,手中的一柄钢刀不离独孤风左右。面对这毫无章法的“疯子刀法”,独孤风一时也难以想出破解之道,离开不得,只好与那厮缠斗。

  吕华见火势甚大,难以走脱;而自己身份已露,报仇无望,又失贞于深宫,无颜面对独孤风。面对绝境,吕华竟生出了极端的想法!她想,白璧既有瑕,红花已凋败,还不如烧了,一了百了;而独孤风轻功绝顶,孤身离开,应非难事。一念及此,吕华竟向大火扑去。

  吕华不知文、于受辱无惧死,司马受辱不避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天赐我百载生命,如何不知爱惜,自戕父母之遗,岂不悲哉!徒令亲痛仇快。

  独孤风正要赶去相救,却被王震的快刀拦住了。独孤风在此紧要关头,使出了一式惊天动地的绝招!只见独孤风虚晃一剑,忽地转身便走。王震如何肯放,急忙抢上前来,却被独孤风飞起一脚,踢中了小腹。这一脚非同小可,疼得那王震双手按腹,蹲了下去。独孤风转身折回,右脚早已飞起,一脚踢中王震的额头。那王震挨了这一脚,立即好似断了线的胖纸鸢,飞了出去。众位看官,独孤风适才所用招式可是大有来头的,那一招名唤做“玉环步,鸳鸯脚”,乃梁山好汉武松爷爷的绝技,水浒寨中最英雄!武行者当年醉打蒋门神,便用过这一招。独孤风黄口竖子,自然比不得武二郎这一等一的人物;可独孤风以勤补拙,习练腿功,倒也确有两下子,他今日斗胆效颦古人,使出这招“玉环步,鸳鸯脚”,倒也没有辱没了这招式的原主人。

  只被那王震拖了片刻,独孤风再要去救吕华之时,已然不及。帐篷的几条横梁塌下,拦住了独孤风的去路。独孤风正要拨开梁柱,上前搭救吕华,忽然刀风四起,“冥王刀”王安坤又冲进了帐篷。帐外清兵大败,纳兰容川、赫连赤也纷纷败退;王安坤为寻独子,也不怕危险,深入火帐。

  王安坤抱起被独孤风踢晕的“犬子”,又跑到独孤风身后,一把扯下他的外套。当时独孤风正急于救人,因此王安坤一击即中。那王安坤接着挥起大刀,发疯般砍断了支撑帐篷的几根柱子,这才带着爱子离去。

  独孤风的碎衣被扔到了屠龙好汉的手中,空中响起了王安坤的声音:“李帮主,你们那叫‘紫猫侠’的好兄弟正在着火帐篷里,不知道你们敢不敢舍下自己的性命去他啊?”那王安坤也忒歹毒了些,他乘势激将,还想多害几条性命。

  虽然明知对方在用激将法,可屠龙好汉最重义气,他们既知独孤风身陷火海,怎会不去相救?纵然自己粉身碎骨,也绝不退让!帮主李玄、二当家蓝孤芳、四当家李小武、五当家商季毫不犹豫,一齐冲进火海。军师兰志南忙指挥帮众救火,幸亏营寨旁就是宋王江,救火倒也方便。那魏子洞放火时勤快,救火时也不偷懒。只有三当家孙和镇定如常,在身上淋了几桶冷水,这才冲入火场。

  “我在这里!”这是独孤风的声音。其时,屠龙好汉们进入火场不深,却听见独孤风的声音从江畔传来,以为上了“冥王刀”王安坤的当,急忙退出火海,五位当家皆无大碍。原来独孤风听了王安坤的话,生怕误了众位屠龙好汉的性命,只得施展他那绝顶的轻功,逃离火海。

  帮主李玄及其他四位当家赶到江边,见独孤风无恙,这才放心。独孤风见这几位当家为了营救自己,奋不顾身,须发衣衫都被大火烧了一片。独孤风很是感动,更坚定了他留在京凉山屠龙帮总舵的决心。

  屠龙帮人多势众,众人齐心,力可覆海,再加上军师兰志南指挥有方,火势很快就被扑灭了。焦土满地,哪里还有佳人的倩影。一位帮众发现了一具娇小的焦尸,众人来看时,已辨认不出她本来的面貌。焦尸旁,却留着一枚刻着“吕”字的玉佩。

  佳人已乘黄鹤去,空余焦土。屠龙好汉虽然打了一个大胜仗,杀了不少的清兵,可谁也开心不起来。最难过的,还是独孤风。

  独孤风被困草屋之时,天降甘露;吕华受难火海之时,却艳阳高照。现在,刺眼的阳光正照着地上的焦土,欢快地看着人间的灾祸。其实天本无情,人赋之喜怒;太阳常在,人予之哀乐。

  不是造化钟爱,吕华却得到了绝世的容颜。花开花落自然定,今日吕华却自绝于火海,而与焦土同形,岂不悲哉!待放桂花已凋零,玉佩犹在人不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