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三十六回 不世老道原非天下第一 绝代佳人本是举世无双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631 2016-08-10 14:46:00

  却说吕莹取下独孤风腰间的锦囊,打开看时,却见囊中只有一张字条。

  字条上写着:“小娃娃,当你打开锦囊之时,你一定遇上了很大的困难,本天师算得可准!你别着急,现在你只要对着天空大喊一声‘救命’,我便来救你!”

  纵览古今,这恐怕要算是最拙劣的锦囊“妙计”了。张太虚没算到,打开锦囊的人竟不是独孤风。幸亏是吕莹读了那“妙计”,否则以独孤风那倔脾气,他是死也不肯喊“救命”的。

  吕莹是女儿家,本就柔弱,向愿意帮忙之人求助,也绝非羞耻之事。况且吕莹现在大仇未报,她权衡弊益,一声“救命”,自然是喊得出口的。

  吕莹呼救声一出,三清宫内立时砖瓦横飞,屋顶也破了一个大洞。一个身着道袍的老道士有如神龙降世,一掌拍飞地八卦炉巽宫上的铁栅栏。一只干枯却比鹰爪还有力的大手拎起独孤风和吕莹,立时便没了踪影。

  兔起鹘落,那老道士救出独孤风与吕莹之后,几个起落,便带着他们离开了圆明园。除了张太虚,还有哪个老道人会赶来救走独孤风;除了张太虚,还有哪个老道人有这份功力?

  张太虚放下独孤风与吕莹,立刻又不见了踪影。张太虚的声音还在:“女娃娃,你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去杀皇帝呀?我告诉你,当今的雍正皇帝,你是杀不掉的!我看你还是赶快回去,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别误了性命,怪可惜的!”

  吕莹冷冷地说道:“雍正灭我全族,我与他不共戴天!这仇,我是一定要报的!前辈,刚才多谢您为我指路,又救了我们一命。”

  原来,张太虚在吕莹去圆明园的途中,便遇见了她。这老道士却给吕莹指了一条错路,把她骗到了三清宫。在吕华大闹三清宫的时候,张太虚又去找独孤风聊天,这才有了上一回的事。

  张太虚问道:“你怎么知道刚才给你指路的,就是我?”他见吕莹竟然认出了自己,心中很是惊疑,便现身相询。

  吕莹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儿,张太虚又道:“女娃娃,你看我的手段如何?比起你又如何?”

  吕莹答道:“前辈功夫如何,晚辈并不深知。仅适才所见神功,便远胜我百倍。”

  张太虚听了漂亮小姑娘的赞扬,心中早乐开了花了。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内心激动的心情,这才板着脸说道:“女娃娃,我告诉你,你以后千万别再想着进宫报仇的事了!只要有我在一日,你便杀不了皇帝。皇宫绝不容刺客,下次你若让我撞见,我就先把你的小命给报销了,看你还怎么报仇!”

  吕莹一听,心中十分委屈,问道:“前辈为何要阻拦我报仇?”她的声音已有些哽咽。

  张太虚听了,也有些不忍,说道:“不是我不许你报仇。只是皇宫之内,高手如云,三清宫的那两个老王八蛋,你能胜得了哪一个?与其让那两个老王八蛋杀了你,还不如由我亲自动手呢!”

  吕莹听了,心中思量道:“前辈所言不差,方才我与三名清狗较量,非但没能取胜,反而遇险。看来,凭我现在的武功,还是杀不了那狗皇帝的。”

  张太虚收了刚才的一本正经,忽地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来,说道:“女娃娃,你也别不高兴,我看你的武功也有几分火候了。这样吧,我送给你一本秘籍,你回去勤加练习,他日必有所成!等你能接得住我三招之时,我非但不阻拦你报仇,我还会帮你,怎么样?”

  破风声起,吕莹接过张太虚掷来的秘籍,却不知那是什么绝世武功。待吕莹看时,不禁有些失望,张太虚所说的秘籍,竟然是一本《两仪剑法》!《两仪剑法》是武当的入门剑法,在江湖中广为流传,初学剑者大都会练习此剑法。吕莹在十四岁前就已将这剑法练得精熟,书中的每字每句,吕莹都背得滚瓜烂熟;书中的每招每式,吕莹都练过不下千遍。

  张太虚对吕莹说道:“女娃娃,你可别小瞧这《两仪剑法》,这些剑招虽简单,可奥妙无穷,那些能想出这些招式的武林前辈们,连我都十分佩服。我自上武当山那日起,练这套剑法练了五十余年,方有今日的成就。你还不快回去练剑!”

  吕莹虽是极聪慧之人,可心地纯正,容易相信他人。那张太虚随口说了几句,吕莹便真把那《两仪剑法》当成了不世的神功秘笈。吕莹心想:“前辈的武功深不可测,如能得他相助,报仇之事定能成功!”

  一想到报仇,吕莹便有些按不住性子了,她对张太虚说道:“前辈,这两仪剑法我也练过,不知我现在能不能接得住您三招?”

  张太虚笑道:“女娃娃如何这般心急?好,你拔剑吧!你可要握紧手中的剑呀!”

  吕莹见张太虚答应了,心中大喜。吕莹师从潮音大士十年,剑法造诣已然不弱,一般的江湖“高手”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也是她江湖历练太少,没遇上真正的强者,因此她对自己的剑法还是有些自信的。她师父潮音大士虽是世外高人,功力伯仲张、王二道;可潮音大士与自己最疼爱的徒弟过招时,如何会尽出全力?故而吕莹经常能与师父过到百余招之外。吕莹相信,自己的功力虽远不如张太虚,可要接他三招,还是可以的。

  宝剑作凤鸣龙吟之声。长剑出鞘,剑身如寒泉碧波,剑光逼人。

  “好剑!”张太虚赞道,“这么漂亮的剑,也只有你这么漂亮的女娃娃才能用!这把剑可有名字?”

  吕莹想了想,答道:“有名字,它叫‘刺雍剑’。”

  张太虚大笑,说道:“好!好!好!女娃娃,你可要瞧仔细了!我这第一招,便要夺你掌上的宝剑!”

  吕莹紧握长剑,小心注意着四周的环境。忽见一个身影从黑暗中闪了出来,有如神龙再现。张太虚喝道:“女娃娃小心了!我要夺你宝剑!”

  吕莹眼看人影飞出,还未来得及闪避,只觉肩头一麻;她再低头看时,手中的宝剑已不见了踪影。

  一个剑客如果失去了剑,这无异于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一个没有灵魂的剑客,如何再战?然而,吕莹绝不是剑客,她的灵魂可能是江南的春水,也可能是鲜花的芬芳,但绝不会是那冰冷的寒铁。吕莹手中虽没了剑,却也没有败。

  吕莹平静地说道:“前辈,请你出第二招吧!”

  张太虚听了,真是哭笑不得。因为若论江湖规矩,吕莹已经输了,一个已经输了的人,竟还要再战!张太虚见吕莹如此执着,心中也有些感动,也只得承认她接住了自己的第一招。因为一个漂亮女孩说的话,怎么会错呢?

  张太虚可是江湖老手了,他为防吕莹再次“悔棋”,就先规定道:“我这第二招,要取下你小脸蛋上的面纱;如果我取下了,就算你输。这下你可不许耍赖啊!”

  吕莹只得点头答应。上次张太虚突然从黑暗中窜出,让吕莹措手不及。这一次,吕莹睁大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盯着张太虚,只要对方一动,吕莹便立即闪躲,这样或许能熬过张太虚的第二招。

  张太虚自持大宗师身份,在出第二招之前,依然出言提醒:“取你面纱!”声音一出,张太虚那鹰爪般的大手随即击出。张太虚的身法当真有如鬼魅,“纱”字音未落,他的鹰爪已到了吕莹的面前。劲风扑面,吕莹这时想要躲开,已然不及。

  吕莹的面纱被一只大手取下,露出她那绝世的容颜。一时间,星光黯淡,彩云遮月,鲜花失色,美玉无泽。这容颜,月宫嫦娥不过如是,瑶池王母如何及她?吕莹俏脸粉红,俊目含羞,嫣然一笑,美得直教那凌霄玉帝跌下宝座,西方教主无心念经。

  列为看官,你道那吕莹为何发笑?只因她已接下了张太虚的第二招。她的面纱已被揭去,怎么反倒算她赢了?但见那张太虚圆睁怒目,眼里似要喷出火来;可他不得不承认,这第二招,是他输了。

  原来,揭下吕莹面纱的那只大手,是一只美玉般的大手,独孤风的大手,而不是张太虚那干枯如鹰爪般的大手。

  再有一招,张太虚便不得不去兑现自己的承诺了。吕莹能否接得住这一招呢?

  只见吕莹轻启朱唇,轻声说道:“前辈武功精妙绝伦,晚辈万万不及。这第三招,晚辈定然无法接住。待我回去勤练剑法,下月再与前辈比试。”

  吕莹的话刚说完,张太虚那张原本气得跟猪肝似的脸,竟一下子乐开了花。张太虚从怀里摸出一本破破烂烂的旧书,郑重地交到吕莹手中,说道:“女娃娃,你的剑术根底已十分深了,平时肯定没少下苦功。你在练习《两仪剑法》的同时,也可练练其它更加复杂多变的剑法。这本《公孙大娘舞剑器》,乃是唐朝公孙大娘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所著,在江湖上已失传多时,却被鞑子藏于深宫之中,正好被我得了。这其中的剑法,堪称绝技,非你这般姿容绝世、剑法精湛的女娃娃习练不可!”张太虚看着吕莹,不禁叹道:“你这女娃娃长得真是好看!雍正皇帝的六宫粉黛全加起来,也及不上你半分啊!”

  张太虚说完,将“刺雍剑”抛给吕莹,便不见了踪影,空中却回荡着他的怪声:“小娃娃,太虚山上,你救了我;今天你喊‘救命’,我又救了你。以后你我就各不相欠了!不过你要是肯请我喝酒,还是可以的!哈、哈、哈、哈……”

  张太虚武功天下第一,无人能及;独孤风出手奇快,替吕莹接住了张太虚的第二招。不过,他们恐怕还都及不上吕莹。第三招,吕莹看似不战而降,其实还是她赢了。吕莹原本急于报仇,可两招过后,她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吕莹见张太虚非正非邪、亦正亦邪,也不愿强求于他。吕莹“接住”张太虚两招之后,见他面露怒色,这世间男子大都好面子,尤其是张太虚这般自命大宗师的人物。那张太虚武功深不可测,吕莹又不知他品性如何,倘若那张太虚为保面子翻起脸来,到时别说自己再难报仇,就连独孤风也有危险。吕莹自认接不住张太虚的第三招,以示谦逊,她以柔克刚,一下子就让张太虚的满腔怒气消于无形,看似败了,实则得到了长久的胜利。这正是利用了《易经》中谦卦的道理和“太极”中以柔克刚的原理,可以说,吕莹接住了张太虚的三招,而且三招完胜。这恐怕要比那个吃软不吃硬、只知硬碰硬的倔脾气独孤风还要高明得多。

  闲言休絮,却说吕莹回到京凉山屠龙帮总舵之后,每日勤练《两仪剑法》和《公孙大娘舞剑器》,不觉半月已过。

  自此,独孤风与吕莹的故事正式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