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三十九回 声东击西盗千金 调虎离山窃孤玉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147 2016-08-10 14:46:00

  京凉山屠龙帮总舵的正厅内,帮主李玄虎坐交椅之上,对众当家说道:“‘采?花蜂’、‘催命堂’,这些本都是江南的组织。几个采?花贼,几个黑杀手,现如今居然敢到我北平府来叫嚣,在我北平府***掳掠、杀人越货。是可忍,孰不可忍?众位兄弟,你们今日哪个愿与我同去赵员外府,擒住那催命堂的杀手,挫挫他们的锐气!”李玄所说的北平府即是顺天府。顺天府乃明(明成祖以后)、清京师之所在,明初曰北平府;屠龙帮众反清复明,不用清鞑之号,仍用前朝之称。

  “我愿往!”四当家李小武与五当家商季齐声应道。

  “不可。刑部大牢的前头,就贴着你二人的画像。这大白天的,路上人多眼杂;你二人若前去赵府,让哪个眼尖的小人看了去,报与官府,岂不害了赵员外!”军师兰志南停了停,又说道:“依我之见,这事只得孙三哥前去。赵府那边早有莫七弟布置机关,孤芳贤侄保护赵员外,已是十分安全。赵员外与赵小姐不同,他与我等一般,皆是汉子,孙三哥可近身相护;不似那赵小姐,咱弟兄见不着她的面,只在屋外守着,这才让那采?花贼有了可趁之机。今日有孙三哥的铁鞭在,那‘催命堂’的杀手恐怕要催自己的命了。”

  李小武与商季见军师不让自己前去,心中虽极不情愿,可军令如山,也不得不从。

  “不行,今日洒家定要亲自前去!咱们昨夜已经有负于赵员外了,今天绝不能再出任何差池,拿斗笠来!”李玄令道。

  军师兰志南没法,思虑再三,只得同意让帮主李玄与三当家孙和一齐前去赵府。

  一路上,李玄将斗笠压得很低,不让路人瞧见自己的模样。孙和眯着眼,只见两旁的行人都朝他们的方向,纷纷投来目光。

  路人看的不是李玄、孙和。这二人的身后跟着一匹白马,马上坐着一位英俊之极的白衣少年,两边的行人正是望着这少年的。

  许多大胆的妇人,都含笑盯着那英俊少年;一些害羞的姑娘,则以手覆面,斜着眼睛偷看那白衣男子。老者见之赞叹,青年见之惊慕,众人的表情不一而足。而那英俊少年也不管旁人闲事,只是一路跟着李玄他们。

  李玄与孙和是何等高手,他们身后有人跟着,岂会不知。二人转入了一个小巷子,那英俊少年也跟着进入里面。

  少年座下的白马走了两步,好像已嗅到危险,停住不走了。孙和所骑之马一声长嘶,四踢忽地一弯,孙和早已飞起,翻身一跃,一掌猛地拍向那少年的肩头。旁人实在难以想象,像孙和这般肥胖的人物,动作居然会这般迅疾。那少年不知是不想躲,还是躲不掉,竟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马上。

  孙和不仅出手如电,收掌也快。他一见那少年,便立即回掌;掌缘带风,正好擦着那少年的肩头而过。

  那少年正是独孤风。

  “独孤兄弟,你怎么来了?”孙和惊道。

  李玄一听是独孤风,忙摘下斗笠,调转马头,来到独孤风的身边,问道:“独孤兄弟,你身上有伤,怎么也来了?”

  “我想跟着你们去赵府。”独孤风答道。

  “赵员外那儿有我和孙先生保护,也不会有什么事的。独孤兄弟,你还是放心回寨养伤吧。”李玄说道。

  “我去赵府,不是为保护赵员外的。我想在那儿寻些线索,也好找出那‘采?花蜂’的下落,还自己清白。”独孤风淡淡地说道。

  “独孤兄弟,老八那人做事从不着调,说话都是有口无心,根本不用在意。等你养好了伤,咱们众兄弟一起去寻那‘采?花蜂’,还怕找不出?区区小事,何足大丈夫记挂心上?”孙和劝独孤风道。

  “赵府,今天是一定要去的!”独孤风坚定地说道,“我可以等几天,可那赵家小姐正在‘采?花蜂’的手上,不知她能不能等……”

  李玄、孙和今日要保护赵员外,没法去捉“采?花蜂”。而那“采?花蜂”居然能在商季、莫子钜和魏子洞三人的眼皮子底下劫走赵家小姐,看来要找那“采?花蜂”,也非独孤风不可了。李玄与孙和想了想,再不阻拦,便与独孤风一道前去赵府。

  屠龙帮主李玄亲赴赵府,赵员外也是亲自出迎。只见那赵员外生得慈眉善目,皓齿朱唇,三牙掩口髭须,四十五六年纪,穿着甚是朴素,但自有一股常人难及的气派。

  赵府正厅,赵员外陪李玄、孙和饮茶。不一会儿,七当家莫子钜也赶来与帮主李玄相见;他禀告帮主,蓝孤芳正在调查“采?花蜂”的事,这才没来参见帮主。李玄乃不世豪侠,自不会计较这些小节。

  李玄看了看周围的老仆,笑问赵员外道:“今日怎么不见老邵啊,这个老酒鬼是不是又偷懒去了?哈、哈、哈、哈……”那老邵是赵府的管家,与屠龙好汉也十分相熟。李玄每次来赵府,都见他跟在赵员外的身边,寸步不离;而李玄今日自入府之后,还未见过老邵,故有此一问。难道那老邵是听到了“催命堂”的名号,吓得不敢出来了?

  赵员外从容地说道:“老邵家中有些事,昨天请假回去了。他不在也好,今日催命堂的人来,免得连累于他。”

  之后,李玄又为昨日未能保住赵家小姐一事致歉。赵员外亦深感抱歉,连日麻烦屠龙帮的好汉们。二人一番客套不提。

  独孤风不喜应酬,跟李玄打了声招呼,便去赵家小姐闺房四周察看了。帮主李玄又请“赛鲁班”莫子钜与独孤风同去,协助他调查。

  独孤风与莫子钜来到赵家小姐的闺房外,只见方圆十丈之内,俱是机关。那些机关层层相叠,环环相扣,其间以黑线相连,稍一触碰,便立即发出警报。任谁也难以在黑夜之中越过那些机关,进到赵家小姐的房里去,更何况四周还有商季、莫子钜和魏子洞三大高手看守着。独孤风自思,如此环境,便是再有两个自己,也绝无窃玉偷香之能。看来,那“采?花蜂”若不是鬼神,也只有学耗子去钻一条地道,才能进得了赵家小姐的房间了。

  独孤风指着一处机关,问莫子钜道:“前辈,这儿的机关好像被人碰过。”独孤风所指之处,正是昨夜被那采玉小丫鬟碰到的机关。

  莫子钜看了看,说道:“噢,这个机关是被赵府的一个小丫鬟踩到的。那丫鬟遵着赵员外的吩咐,前来看望小姐,却不小心踩到了这个机关。当时正好是子时,周围一点声音也没有,铃铛一响,我们还以为是‘采?花蜂’到了,没想到却是赵府的丫鬟。那丫鬟进去之后,便发现赵家小姐不见了,跟着一个人影从屋顶飞出,我们便立即追了上去。可是那‘采?花蜂’轻功实在太高,竟连老八也赶他不上;我们找了半天都没结果,就只得回来了。唉,这江湖之上,真是奇人辈出啊,后浪推前浪,想不到我等三人竟会栽在一个采?花贼的手里。”

  一阵极轻的脚步声传来,“啪”地一声,来人触碰到了地上的一个机关,一阵急促的铃声响了起来。

  独孤风耳目极灵,他竟能听出那脚步声是蓝孤芳发出的。莫子钜与独孤风转头望去,果然看到了蓝孤芳。

  蓝孤芳的手上居然拿着一个女子的绣花枕头。

  莫子钜见了,奇道:“孤芳贤侄,你白天抱着枕头干嘛?”

  蓝孤芳看了看枕头,嘴角的微笑一现即没,说道:“七叔,在这白天,它是一个枕头;可要是到了晚上,说不定就能变成一个人。”

  莫子钜实在不敢相信这些“胡话”竟会从蓝孤芳的嘴里说出来,问道:“你…你说什么?”

  蓝孤芳从来正经,怎会无端说出这些看似荒诞的话来。

  独孤风听了,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说道:“你是说,这枕头本是在赵家小姐闺房里的?”

  蓝孤芳一听,开心地笑了。在他看来,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比被朋友了解更让人开心的。蓝孤芳答道:“正是。”

  这一下,莫子钜可就更糊涂,也更奇怪了,他看着这两个忽然变得与魏子洞一般满嘴胡话的少年,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蓝孤芳解释道:“七叔,昨天你们去追赶的,不是‘采?花蜂’,而是赵小姐的枕头。这枕头是在赵小姐屋后的那条死胡同里发现的,上面还有八叔‘万里追魂水’的气味。”

  莫子钜听后,仔细想了想,说道:“你是说,我们昨夜追着一个绣花枕头跑了大半天?那枕头落地了,我们却还像傻子似的飞奔……”

  昨夜赵家小姐屋内有枕头飞出,说明那时屋内还有采?花贼,他想先用枕头引开商季那些高手,然后再趁机逃脱。可屋外机关重重,又有三大高手守护,他是如何进屋的?难道“采?花蜂”组织真的耗费精力,挖了一条通往赵家小姐闺房的地道?倘若真有地道,他们又为何不直接从地道逃走?何必再来一个“声东击西”,徒增麻烦。或许是他们正准备逃走之时,那采玉丫鬟忽然闯入,坏了他们的计划,他们怕地道的秘密泄露,断了他们以后来赵府顺手牵羊的财路。又或是他们当时心中慌乱,危急之中没能顾得上那地道,只想出了这一条计策。

  独孤风刚才一直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可就是说不上来。他正思考之时,又发生了一件极怪的事。

  赵家小姐闺房的大门居然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却不知从赵家小姐闺房里走出的究竟是何人?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