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三十五回 桂殿芳魂绝尘世 巽宫风烟起玉清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355 2016-08-10 14:46:00

  “君不见,

  男儿有泪不轻弹,

  只是未到伤心处。

  君不见,

  吾师南华亡妻子,

  鼓盆而歌大道生。”

  窗外又传来了一阵不拒格律的诗歌。

  独孤风独立窗前,玉带起清风,冷目承寒光。他凝望蟾宫,心想,吕华香消,香魂应归广寒;佳人玉殒,芳魄当回桂枝。

  独孤风正思念吕华之时,闻得窗外响起了怪声,一听便知那是张太虚的声音。

  “小娃娃,这么好的月色,别尽想着那些伤心的事。来,我陪你说说话如何?”虽不见张太虚的人影,独孤风却觉得他就在自己的耳后。

  独孤风独自望月,默然不语。

  “小娃娃,那天我看你使剑,竟看到了另一位武林前辈的身影。你可知我说的这人是谁?那老前辈可是你的师…师祖?”张太虚先扯了一个话题,说了起来。

  独孤风依然无话。

  “小娃娃,你这样可没意思了。老是我一个人说,你好歹也应两句嘛!”张太虚见对方不答,他面子上挂不住,只好自己找台阶下。

  独孤风敬他是长辈,又两次救过自己性命,不忍让他觉得尴尬。独孤风现在心头悲痛,虽极不愿开口,还是对张太虚问道:“您说的那位前辈是谁?”

  张太虚见对方有了回应,讲得就更加卖力了,说道:“说起那位老前辈,可真是了不得啊!他可是我唯一敬畏的人物,就连我师父,我也没这么服过。不过我不知道那位前辈的姓名,江湖上也很少有人知道他,更少有人知道他是‘南宫小剑’的师兄。小娃娃,‘南宫小剑’你总知道吧?”

  “不知道。”独孤风答道。他初离桃源,对江湖掌故还不甚了解。张太虚口中的“南宫小剑”就是江南的南宫离,张太虚自负武功天下第一,“南宫小剑”便是他对“天下第一剑”南宫离的戏称。

  张太虚听了一惊,“天下第一剑”南宫离名震海内,独孤风居然不知道。张太虚停了停,又说道:“这些在‘百兵谱’中排不上号的家伙,你不知道也没什么,你只要知道我跟那位老前辈就行了。想当年,我下了武当山,纵横天下,不遇敌手,却在江南输给了那位老前辈;后来我才知道,他便是康熙年间的“武林三杰”之首!那是我一生之中唯一的一次败绩,自那以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了,我也再没有敌手了。我见他之时,他已满头银发,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他多半已经驾鹤仙游。小娃娃,我看你使剑之时,竟有他当年风采,你可是他的传人?”

  “不是。”独孤风立即答道。

  张太虚问道:“你想也不想就说‘不是’,我连那位老前辈的姓名都未提及,你个小娃娃怎知不是?”

  “我家在海外桃源,从未到过江南。江南人也决计到不了那儿,您说的那位老前辈定不是我师尊。”独孤风答道。

  张太虚想了想,又道:“你这小娃娃说的还挺有道理的。唉,不说别人了。小娃娃,你救过我,恩情还未报。上次我见你时还是小鬼,现在我已是阎王啦!你有什么心愿尽管说,我定能帮你实现!”

  独孤风说道:“人怀自立,勤劳肢体,若还不能达心中所愿,便应顺其自然。鬼神虚无,他无手无脚,如何助我?敬而远之,圣人之教。何况,前辈您也不是鬼魂。您习练‘辟谷神功’,可数月不食而不绝,您当时受困于太虚山,便仗此活命。”

  张太虚听后大惊,忙问道:“小娃娃,这些事你是如何知晓的?”

  独孤风答道:“当日在菩提山上,不是您亲口告诉我的吗?”

  张太虚这才回想起来,那日在菩提山上遇见了谋害自己王定乾,心中太过激动,把自己的经历都告诉了独孤风,事后却忘记了。

  张太虚咳嗽了一声。独孤风这才听出,张太虚已受了很重的内伤,心中顿生怜悯之心。

  张太虚狠狠地说道:“要不是那个王八蛋跑得快,我那日就要了他的牛命。哼,他中了我一招‘扭转乾坤’,现在肯定好受极了!哈…哈…哈……”

  张太虚的笑声忽然停住,说道:“哎呀,不好了!小娃娃,我本是要来告诉你一件事的,怎么一下子把话题岔开这么远了!”

  独孤风问道:“什么事?”

  张太虚说道:“我要告诉你,你隔壁房间里的那位漂亮女娃娃,现在已经进宫刺杀皇帝去了。”

  吕莹重伤未愈,现在竟孤身刺雍,这无异于羊入虎口。独孤风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心中怨道:“这老前辈也真是的,竟然放着这么要紧的事不说,反倒跟我东拉西扯、胡说八道。”

  逝者已矣。吕华在报仇中毁灭了自己,他的妹妹吕四娘呢?缅怀逝者固然重要,拯救生者更是当务之急。

  衣袂带风,转眼间,独孤风已奔出了数丈。可是,一道更快的黑影拦在了他的前面。

  “前辈,您要干什么?”独孤风问道。

  “哎呀,圆明园那么大,你知道那女娃娃在哪儿吗?”张太虚反问道。

  独孤风低头不言。

  独孤风忽然目放异彩,高兴地说道:“前辈您一定知道吧?”

  张太虚假装不愿理睬独孤风,绷着脸,过了半天才慢悠悠地说道:“小娃娃,你不是不肯假借鬼神之手吗,怎么现在又来求我这阎王爷了?”

  独孤风天生的倔脾气,他以为对方不愿帮忙,发足便走。一道黑影又拦在了独孤风的前面。

  这次,张太虚的态度已缓和多了,笑道:“小娃娃,你不说我不是鬼魂吗?那我就帮帮你!那女娃娃去了三清宫。”张太虚说着,从怀中摸出一个锦囊,交给独孤风道:“这是锦囊妙计,你在危急时刻方可拆开观看,定能保你化险为夷!”

  独孤风将信将疑地接过锦囊,心想:“您有计策直说不就好了吗,干嘛搞得跟诸葛亮似的?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玩什么神秘呀!”

  独孤风施展轻功,顷刻千山过,须臾万水绝,不一会儿,便赶到了三清宫。

  独孤风已见到三清宫了,这时他才想到:“吕莹刺雍,怎么不去皇帝的寝宫,反倒去了道士的三清宫?”

  独孤风听到了三清宫内的打斗之声。只见三清大殿之上,吕莹一袭黑衣,手持长剑,身姿曼妙,仿如花中仙子披墨衣,疑是九天玄女下凡来。

  三清宫冯风、楚雷、魏电三大弟子各执兵刃,把吕莹围住。陈雨不欲和吕莹交锋,便假装去守密室的入口。密室内,“无刀客”王定乾正在闭关疗伤。“冥王刀”王安坤则在皇帝的寝宫护驾,因此三清宫的事务便暂由王震主管。那王震表面上是在一旁给师兄弟们压阵,其实是为了多看吕莹几眼。他那丑陋的脸上眯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看了就让人作呕。

  冷剑飞舞,寒光激射。吕莹虽身负重伤,可她凭掌中快剑,力战三大高手,丝毫不落下风。更难得的是,冯、楚、魏三人挥刀的动作都不怎么好看,而吕莹出剑则如九天仙子一般,时而若青鸟翩跹,时而似凤凰翱翔,一招一式都似来自于天上,绝非人间所有。吕莹舞剑的招式美极了,可她的脸更美,只可惜她的容颜被一层淡淡的薄纱遮住,旁人无缘得见。旁人纵然见不到她的容颜,能看到她那绝美的身姿,也是极大的荣幸了。

  三清大殿的地砖按九宫八卦方位排列,其中的八块大砖上分别写着“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大字。旁人不知,那三清宫的地下还有一个地八卦炉,此炉依地势而造,藏于地表之下,旁人很难发觉。上次独孤风来三清宫踢倒八卦炉,却没毁了这地八卦炉,因此三清宫的丹药照炼不误,雍正帝每日依然受那“金丹”之害。

  吕莹挥剑战三道,脚下不觉踩到了写有“巽”字的地砖。一旁的王震瞧得分明,他抓住时机,按下身旁的机关。那写有“巽”字的地砖忽然落下,现出一个大方孔来。吕莹没有防备,只觉脚下一空,身子便落了下去。

  一阵疾风袭来,风中腿影飞舞。冯风、楚雷、魏电不知怎么地都飞了出去,三人的身上各留了一个脚印。

  吕莹一跌入那方孔之内,便被一只十分好看的大手给牢牢地抓住了。吕莹一碰着那大手,只觉心中十分温暖,待她见到那人的相貌,不觉脸红了。不用说,救她之人,自然就是那风?流绝代的独孤风了。

  帅哥救美的情景虽十分美好,可他二人所处的情形却很是不好。独孤风一进入方孔,一道铁栅栏便立即把洞口封住。上面是推不开的铁栅栏,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洞窟,上又上不得,下又下不得。独孤风一手拉着吕莹,一手推着铁栅栏,双脚蹬着那滑不溜丢的墙壁,稍有不慎,二人便都要坠入那深不见底的洞穴。

  最要命的是,那地八卦炉正在炼丹,一阵阵热风自下而上,不断地从那方孔中涌出。热风把浓烟搅上来,熏得吕莹与独孤风好不难受。独孤风被烟呛得难受,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咳声中,他脚下一不得劲,二人的身子便一起往下掉了好几尺。独孤风拼尽全力,撑着墙壁,这才缓住下坠之势。

  独孤风正无计可施之时,忽然想起了张太虚给他的那个锦囊。他现在正值危难之际,看了那锦囊,或许真的逢凶化吉,也未可知。只是独孤风现在双手正撑着墙壁,哪里还有空闲去取腰间的锦囊?眼下独孤风正气力难济,倘若腾出一只手来拿锦囊,他还未来得及看那“妙计”,身子便要失去平衡,二人都将跌入洞底。

  独孤风红着脸,犹犹豫豫了半天,吞吞吐吐了几次,这才对吕莹说道:“吕姑娘,我腰间有一个救命的锦囊。我拿不到,你能帮我取一下吗?”

  吕莹“嗯”了一声,小心地取过锦囊,用她那双纤细的巧手将锦囊翻开。

  却不知张太虚的锦囊里到底藏着什么宝贝,他这“百兵谱”上排名第一的高手究竟会有什么高招,能让独孤风化险为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