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四十回 难料高墙祸又起 可怜老马再失蹄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229 2016-08-10 14:46:00

  赵家小姐闺房的门开了,一个老人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莫子钜一见那老人,立即迎上去问到:“老管家,您怎么会在这里面?”

  那老人就是赵府的管家老邵。可是,一个老管家,为什么会在赵家小姐被劫之后,从她的闺房里走出来?而那赵员外分明说老管家有事回家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邵满脸惊恐,见了莫子钜,如遇救星,一把抓着他的衣袖,着急地说道:“莫…莫七爷,我…我家老爷出…出事了!快!快去……”话还没说完,老邵便晕了过去。

  赵员外竟然出事了!赵员外由屠龙帮主李玄与三当家孙和贴身保护着,居然还会出事!当今之世,若不是那张太虚与王定乾二人联手,还有什么人能在李玄、孙和面前动杀手?但张、王二道如何肯联手,李、孙二侠又是如何失手的?

  “独孤兄弟,可否暂且麻烦你在这儿照顾老管家?我与孤芳贤侄去与帮主会合。”莫子钜说完,便带着蓝孤芳走了。

  独孤风知道,李玄帮主那边吉凶难料,若去前厅,必有千难万险;莫当家让自己留守在此,便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老邵昏倒在地,独孤风如何能丢下他走开,虽有心助拳,也只得坐在老管家的身旁照料。独孤风随身带着上官甜儿精心配制的疗伤药,他取出一粒安神养气的药丸,给老邵服下了。

  突然,四周机关四起,铃声响动。独孤风抬头一看,只见左、右及后方皆是黑衣蒙面之人,他们每个人的胸前都绣着一个大大的“催”字。

  不一会儿,独孤风便见到莫子钜与蓝孤芳又退了回来,一大群黑衣人也紧逼着他们跟到了这儿。莫、蓝二人未见到帮主李玄,却遇上了一批黑衣人。这些黑衣人个个武功不弱!莫子钜生怕独孤风会有闪失,便急带蓝孤芳回来接应他。

  四面八方的黑衣人将独孤风他们团团围住。独孤风前方的黑衣人忽地分成两列,恭恭敬敬地站着。

  杀手中,走出一个人来。那人亦是黑巾蒙面,只是所用之剑与旁人大不相同。那是一把剑鞘极宽、首尾各一剑柄的怪异宝剑。

  莫子钜看了那持怪剑的黑衣人一眼,惊疑道:“催命剑!‘无常老爷’司徒剑锋?”

  那持怪剑的黑衣人回道:“屠龙帮总舵七当家、开阳堂堂主——‘赛鲁班’莫子钜莫七爷,果然好眼力!”

  莫子钜不卑不亢道:“阁下就是催命堂的堂主?不过这里可不是你的催命堂!”

  那持怪剑的黑衣人答道:“我只不过是催命堂的一个普通杀手,听从上命,来这里杀几个人。”

  莫子钜喝斥道:“哼!赵员外府也是你们催命堂放肆的地方!今日你们只要敢伤赵府一人,我总舵十万屠龙好汉定将你催命堂夷为平地!”

  那持怪剑的黑衣人冷笑了几声,说道:“京城首善赵员外,私通屠龙帮反贼。别人不知,难道我催命堂还不知?莫老七,我告诉你,我催命堂今日就是接了刑部的追杀令,来除去你们这帮反贼的!一个当家的脑袋,值十万两银子。哈…哈……”

  独孤风看着那持怪剑的黑衣人,问道:“你是谁?”

  那持怪剑的黑衣人还不及答话,一道寒光便直逼他面门。

  蓝孤芳已经出剑。他听说“无常老爷”司徒剑锋的催命剑伤了独孤风,便有心要与这“天下第二剑”好好较量一番。适才又听见对方出言不逊,蓝孤芳按捺不住,长剑出鞘。

  蓝孤芳与那持怪剑的黑衣人各出一剑。二人之中,倒下了一个。倒下的那人,后背上有一道剑痕。

  蓝孤芳与独孤风剑法相当。独孤风与司徒剑锋交手,背后受了剑伤。那蓝孤芳呢?

  蓝孤芳依然长身玉立,雪白的衣服上没有一点剑痕,他没有受伤。

  倒下的那个是黑衣人,蓝孤芳一剑贯穿其胸背。那黑衣人会倒下,只因他根本不是“无常老爷”;而黑衣人手上拿着的,也不是真正的催命剑。

  那黑衣人剑一出鞘,蓝孤芳便知那人绝不是司徒剑锋。“天下第二剑”的剑法岂会这般拙劣?这般拙劣的剑法又怎能伤得了独孤风?

  蛇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然而,蓝孤芳虽杀了那小头目,可其余的黑衣人仍是不退,依旧将独孤风他们围得死死的。

  这数百名黑衣人同时取下自己身后的弓箭,朝着独孤风他们射去,一时箭如雨下。

  “快将老管家送入赵小姐的房间!”莫子钜一边挡着箭,一边对独孤风说道。

  独孤风、蓝孤芳长剑送出,几下电闪,十余个黑衣人立时倒下。莫子钜他们退到赵家小姐的闺房门前,独孤风将管家老邵小心地扶进了屋内。

  莫子钜他们三人以君子自持,不肯进入陌生女子的闺房,只在门前死守。可惜莫子钜在此所设机关皆以警报为主,并无伤敌之用。那些黑衣人踩中机关者甚众,却无一人有事。幸亏莫子钜他们三人功夫精湛,几样兵器舞动,这一阵箭雨也奈何他们不得。

  屋内的老邵一醒来,便听见屋外有金铁交鸣之声,他壮着胆将门打开一线。门一开,他刚看到莫子钜的衣角,一枝箭便“夺”地一声钉在了门框上,吓得他瘫倒在地,一时浑身使不上力。

  “七…七爷,外面…发…发生什…什么事了?你…你们快…快进来躲躲呀!”老邵声音颤抖着说道。

  “老管家,您快把门关紧了,我们没事。唔……”莫子钜说话时一分心,右臂中了一箭。

  独孤风与蓝孤芳二人左手齐出,一人封住莫子钜右臂穴道,将血止住;一人点住莫子钜胸口穴位,让他无法动弹。二人同时使劲,把莫子钜推进了屋内。那老管家也会包扎伤口,待得回复了气力,他剪下自己衣裳的干净处,颤抖着替莫子钜包好了伤口。

  “老管家,您替我看看,您家小姐的床上可有枕头?”蓝孤芳一边挡箭,一边问道。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老邵着急的声音:“少侠,我家小姐的床上没有枕头,这可如何是好啊!”

  “没事!我就是要没有枕头!老管家,您与我七叔就安心地在屋内歇息吧,不会有事的!”蓝孤芳安慰道。

  独孤风忽然想起莫子钜刚才所说的话,他说:“当时正好是子时,周围一点声音也没有,铃铛一响,我们还以为是‘采?花蜂’到了,没想到却是赵府的丫鬟……”既然当时一点声音都没有,那丫鬟又怎会突然出现在机关之处?难道那丫鬟是从天而降,正好掉在了机关之上?又或是她轻功绝顶,从远处走来,连商季这些顶尖的高手都没有察觉,直至她碰响了机关?那丫鬟进屋之后,想必也有不少的破绽,适才莫子钜没有细说,独孤风也不得而知。

  “莫前辈,昨日那小丫鬟在碰到机关之前,您可曾听见她的脚步声?”独孤风问道。

  那莫子钜身子虽无法移动,可嘴巴还能言语,他想了想,不禁失声叫道:“不好!我三人当时根本就没有听到脚步之声,否则不等那小丫鬟踩到机关,我等便要上前拦住她盘问了。哎呀!难道那小丫鬟……老…老管家,这赵府之中,可有一位名叫“采玉”的姑娘?”

  老邵想了想,说道:“莫七爷,这赵府上下共有几百名丫鬟,我的记性也大不如前了,许多的丫鬟我都叫不出名字了。‘采玉’这两个字倒是挺熟悉的,不知是否在我们赵府之中?我只知道,老爷身边没有一个丫鬟是叫这名字的。”

  莫子钜惊到:“那丫鬟说是赵老爷让她来看小姐的,哎呀!我们居然都信了!唉!”莫子钜边说边长叹。

  一提到“赵老爷”,老邵立即疯魔般拉着莫子钜道:“老…老爷出事了!老爷出事了!莫…莫七爷,快救我老爷!快救我老爷!”

  莫子钜见状,忙安慰他道:“老管家,您放心,现在您家老爷正与李帮主和孙三哥在一起品茶。就凭催命堂的那几个杀手,哪里能伤得了你家老爷啊?是我们帮主催那些杀手的命才对。”

  老邵听后,喜道:“谢天谢地!我家老爷总算没事了。多亏了李帮主,还有你们屠龙帮众位当家的大德,这才救出我们家老爷!莫七爷,是你去请来李帮主的吧?我可要替我家老爷好好地谢谢您!”

  莫子钜听了有些糊涂,说道:“老管家,这‘救出’二字是怎么说的?赵员外于我屠龙帮有恩,他既蒙难,我等自当相救。还有,援兵并非由我请来,不是您家老爷亲自传信给我们帮主的吗?我可不敢居功。”

  老邵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恨恨地说道:“莫七爷,李帮主抓住那两个偷袭老爷跟我的坏小子了吗?我这脖子都快给他们打断了,你可要替我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们呀!”

  莫子钜恍然大悟,说道:“噢,原来老管家您是被催命堂的小人暗算,这才晕倒在此。我说您怎么会突然从赵小姐的房里走出来!”

  老邵忍不住向莫子钜大倒苦水,说道:“啊呀,是呀!昨天夜里,老爷听说小姐被劫走了,马上就要到小姐的房里去看。我跟着老爷,踩响了几十个铃铛,这才来到小姐的屋里。谁知一个黑衣人忽然从门后冲出,一下把老爷给打昏了过去!我当时可吓坏了,刚想喊‘救命’,就被另一个人偷袭了。哎呦,我这脖子!”

  莫子钜听后,又惊又愧。他猛然想到,如果赵员外昨夜子时一过,便被黑衣人打昏在赵小姐的房里,那么昨夜的那封求救信又是谁写的?

  一念及此,莫子钜忙大声问门外的蓝孤芳道:“孤芳贤侄,你再跟我说一遍,昨夜赵员外的求救信是什么时候送到总舵的?”

  “子时刚过不久。”蓝孤芳立即答道。他的记性一向很好,他的言语从来不假。

  莫子钜听了,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