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四十五回 关刀岂可战秦锏 晋士如何伏清蟒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328 2016-08-10 14:46:00

  “谁?”独孤风问道。

  “我妈。”上官甜儿说道。

  “你妈?你妈!那么,是请你妈来京城,还是我们送李帮主到你妈那儿去?”独孤风睁大了眼睛,一字字说道。

  “不过这个方法不太好,我怕李帮主没那么长的命。所以我想在李帮主身上做一个试验,你说好不好?”上官甜儿问独孤风道。

  独孤风小心地看了看窗外,惊了半天,才盯着上官甜儿道:“这…这李帮主是屠龙帮的总舵主,统领百万屠龙好汉,身负大任。你…你居然要在他的身上做实验?”

  上官甜儿立即应道:“孟子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什么的。我这样做,是在帮他。也只有这样,他才有一线生机!”

  就算上官甜儿说得再没有道理,独孤风也是绝对说不过她的。独孤风无奈,只得问她道:“那你到底要怎么做试验啊?”

  上官甜儿见独孤风答应了,开心地说道:“李帮主所中之毒,跟那三彭虫的毒性很是相似。唉!要是李帮主早点被下毒就就好了!那时吕莹姐姐中了那七羽草的剧毒,我想李帮主身上的奇毒也正是那七羽草毒的克星……”

  女人说话时,总是很容易就把话题扯得很远。独孤风见上官甜儿说跑题了,忙提醒她道:“那现在,你到底想要怎么医治李帮主啊?”

  刚刹住闲话的车,上官甜儿又开始抛起书袋子来:“李帮主所中奇毒与三彭虫之毒极其相似。因此,要解李帮主身上剧毒,便要……”

  “便要拔两根七羽草来给他吃下去,毒就能解了,是不是啊?”夏侯剑鸣打断了上官甜儿的话,高兴地说道。

  “我说你是不是练剑时戳到脑子啦!”夏侯佩玉瞟了夏侯剑鸣一眼,摇头晃脑地说道,“那七羽草的毒性不及三彭虫之毒,怎么能解李帮主身上的毒呢?我问你,要是有一个人连李帮主都打不过,那再请你去打,又有什么用呢?结果只能是那人继续猖狂下去,而你却被他打得趴下了。所以呀,要解李帮主身上之毒,唯有以毒攻毒,再去抓一只三彭虫来,给李帮主服下。它的毒性跟李帮主所中奇毒的毒性相当,两种毒也正是对手,它们一碰上面,定要打上一架,等它们打到筋疲力尽时,李帮主的毒也解了。唉!剑鸣呀,不是我说你,你连一点医药知识都不懂,就在这里乱讲大话。你瞧瞧我……”

  上官甜儿脸带微笑,看着那正得意洋洋的夏侯佩玉。夏侯佩玉一望见上官甜儿那甜美俊俏的脸庞,身子早如雪人向火,都快化去了。

  只见上官甜儿忽然拉下脸来,骂那夏侯佩玉道:“我看你还不如他呢!李帮主所中之毒的毒性与那七羽草不同,这二者相遇中合,或许还能解去李帮主身上的一些毒。可那三彭虫的毒性为阳,李帮主所中的也是阳性之毒,这时你若再给他服下一只三彭虫,那李帮主岂不要死得更快了?我看你就会胡说八道、不懂装懂!”

  独孤风一听见上官甜儿的话,忙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窗外,制止道:“你们别吵了!甜儿,你怎么说也是名门之后,大户人家的小姐,言语能不能婉转一点儿?李帮主一代豪杰,盖世英雄,你说话时也该对他客气点。”

  上官甜儿听后,心中虽没有悔过之意,可她还是做出含羞带怯的样子,垂下素手,低头摆弄起衣带来。独孤风见了她这模样,也不禁心生怜爱之情。

  独孤风呆呆地望着上官甜儿,过来好久,才回过神来,问道:“那到底要怎样才能为李帮主解毒?”

  上官甜儿这才抬起头来,认真地说道:“其实,要救李帮主很简单。正如我刚才说的,既然李帮主所中奇毒跟三彭虫的毒极为相似,且皆为阳性之毒,因此只要能找到一种可以克制三彭虫之毒的阴性药物,即可救活李帮主。”

  上官甜儿看了独孤风一眼,又说道:“那太虚山上的烛阴蟒既以三彭虫为食,定能克制住三彭虫的毒性,也必能解开李帮主身上的剧毒。所以,少爷您只要去太虚山拔下一颗烛阴蟒的毒牙,我就能救活李帮主了。”

  独孤风一听,立即傻了眼。他想了很久,才问上官甜儿道:“那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上官甜儿眨了眨眼睛,说道:“风哥哥,我想这应该是最简单、最有效的解毒方法了。这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解毒方法。风哥哥,待会儿我和你一起去,你只要再把那烛阴蟒打晕了,拔它的牙就可以了。”

  独孤风望着上官甜儿,苦笑着说道:“那烛阴蟒乃上古巨兽,人莫知其年岁,虽百牛十虎难及其力。我又没有屠龙的手段,哪里打得过它呀?你还要我去拔它的牙!”

  上官甜儿奇道:“那你上次为了救我,不是把它打倒了吗?”

  独孤风笑着坦言道:“它哪是被我打倒的。烛阴蟒日落则眠,是它自己睡着了。”

  上官甜儿闻言,大喜道:“那太好了!咱么可以等它睡着后,再偷偷地拔下它的牙。”

  独孤风急道:“不可!东方先生的《东方志怪游记》里记载过一则故事,唐朝时有一位姓屠的勇士,想要去兜率山擒住烛阴蟒,来献给皇上。可他九战烛阴蟒,皆不胜。于是,他在一天夜里,趁着烛阴蟒睡着的时候,带着数十个胆大之人将其捆住。可他们在运烛阴蟒下山之时,那巨蟒被惊醒了。烛阴蟒夜伏昼出的规律一被打乱,立时杀气四腾,狂性大发,见人就咬,那姓屠的勇士与他所领的数十人无一幸免。最可怜的是,山下的几个村庄也皆受其害,直吓得村人离乡,十室九空。朝廷三次出兵围剿烛阴蟒,死伤无数,却次次无功而返。过了好几个月,才渐渐没了烛阴蟒的声息。其十年之后,又有人在兜率山发现了烛阴蟒,此时再没有人敢去招惹烛阴蟒了。咱们若趁烛阴蟒睡着之时拔了它的牙齿,把它给惊醒,非但咱们小命难保,就连山下的无辜村民也要跟着遭殃。”

  上官甜儿听后,直吓得小脸粉红;可他听见独孤风“咱们”、“咱们”地说着,心里又高兴极了。

  独孤风叹了口气,无奈地自语道:“要是周处在就好了,他定能打败那烛阴蟒!”

  上官甜儿一听,奇道:“那周处真的能打败烛阴蟒?难道他比少爷您还要厉害?”

  其实那独孤风也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少年,他懂一些孔老之道,会两手剑法。可在上官甜儿眼中,独孤风无疑是世上最杰出的人才,便是他射箭时脱了靶,上官甜儿也会觉得他要比那些射中靶心的人出色多了。

  独孤风道:“他的手段当然要比我强多了!就连南山猛虎、北海蛟龙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是我呢?想那烛阴蟒也必定不是他的对手。”

  上官甜儿喜道:“那咱们去请他来帮忙不就行了!”

  独孤风笑道:“他不会来的!”

  上官甜儿急忙说道:“咱们可以三顾茅庐,只要我们多去几次,他肯定会受感动下山的!”

  独孤风笑了笑,说道:“‘周处除三害’的故事你总知道吧,我说的‘周处’就是他。那周处是晋代的人,已经不在人世一千多年了。咱们大清朝人去请晋代的勇士,关公战秦琼,这不是太荒唐了吗?”

  上官甜儿虽又低下了头,可心中却不以为然,心想:“谁说清朝的人就不能去前朝了?”她心里虽这么想,却也不敢说出口来。

  关公战秦琼,确实荒唐!那位世界上最伟大物理学家的“相对论”,孤独地站在物理学的最高峰,百年来,江山易主,人才辈出,却鲜有人懂。一处绝顶,不过二三人;山脚下,许多对它一知半解的外行人,却将其作为糟践自己国家宝贵历史的最锋利武器。岂不可笑!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历史如镜,贵在借鉴。前车之覆,后车之诫。人活于现在,而非过去,纵能回头,往事不过镜花水月,可如戏观,如何能改?如今之时可贵、可惜,却沉溺于过去,岂不可悲?如今之时既失,又成过去,如何再补?终究只得落个“老大徒伤悲”的下场。

  读史明鉴,反本归原,螺旋式的上升,这才是人间正道;老想着再次回到原点,想要改变历史,却终究只能在原地转圈,岂不可叹,这样的人生如何可取?时也,命也,天既生我于此时,便应顺应自然,安于自然,如此一生,方能显大丈夫本色。历史可鉴,却绝不以我们的意志而改变。倘若现实稍有不顺,便要逃避现实,想错乱时空,去到另一个时代,跟那些历史名人雪月风花,这只不过是一些小女子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不过,上官甜儿却想,人之于世,不过“快乐”二字,倘若那些通俗故事能教人开心,岂非要远比冷僻历史更加有意义?她与独孤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都有自己的历史观。事后二人的争执,暂且不提。

  关公岂会战秦琼!独孤风当然也不会找来周处。

  独孤风推门出去了,上官甜儿忙问道:“风哥哥,去哪里?”

  “给烛阴蟒拔牙。”独孤风平静地回道。

  上官甜儿惊道:“那…那我随你一起去!”

  “我已想好了万全的计策。你若去了,计策便不灵了。”独孤风淡淡地说道。他故意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其实,独孤风哪有什么能制住烛阴蟒的妙计。他这么说,不过是不想让上官甜儿跟他一起去冒险罢了。

  上官甜儿拿出一把银针,小心地递给独孤风,说道:“风哥哥,这银针上淬有麻沸散,危急时投在烛阴蟒的身上,或许能将它麻倒。”

  独孤风也只好小心地接过了这几根银针。这些银针上的麻沸散,想必已足以麻倒一只小白兔了。

  夏侯剑鸣和夏侯佩玉也要与独孤风一起去,独孤风自然不允。

  太虚山脚下,一个黑衣人手按长剑,临风而立,其风神气度,宛若天外之人。

  就在这里,独孤风见到了这世上最漂亮的剑法。

  却不知那黑衣人究竟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