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四十九回 磷火原非神仙怒 巨蟒偏惹美人愁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791 2016-08-10 14:46:00

  老汉一声暴喝:“是什么人在那鬼鬼祟祟?还不快出来!”

  一阵金属飞旋之声呼啸而过,太虚山上便多了一个人。那人身法极快,连独孤风都未看清那人究竟是如何飞上山顶的。

  待得那人站定,独孤风一眼便认出了那人。来人手托鸟笼,相貌极丑,正是那天下第一的暗器高手“没羽飞将”二月枫。

  二月枫一见那老汉,便躬身礼道:“四师兄好!”

  那老汉挺直了腰板,抹去了脸上的老态。他睁大了眯着的双目,一时精光四射。他的眼珠竟然是红色的!

  那“老汉”看了二月枫一眼,说道:“七师弟,你也好啊。人家都知道你的暗器厉害,却很少有人晓得你的轻功也是这般高明。想当年你跟八师弟剑锋都是玉树临风的美男子,你……唉!你说你的脸毁了,也不能自暴自弃啊。你的帽子难看,我就不说了。你还提个破鸟笼,跟那些小鞑子一个德行!以你的轻功,刚才要不是这破鸟笼发出怪声,我还真不一定能听出来。你还不快把这破笼子扔了,免得日后碰上真正的高手时吃了亏去!”他说话时已完全没有了苍老之音,声音中满是豪气。可他的话实在太直了,教人难以接受。

  二月枫好像深知那“老汉”的脾气性格,对他的直言也不以为意。二月枫笑了笑,说道:“这宝贝可不能扔,我十来年的心血全在它身上了!我就是把命丢了,也不能把它扔掉!再说了,天下‘高手’,徒有虚名的十居其九。只要四师兄您不来找我麻烦,天下能让我吃亏的人恐怕还没有几个吧?”

  那“老汉”摆了摆手,又看了独孤风一眼,严肃地说道:“七师弟,你切莫大意。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天下有的是能人异士。别人不说,就是你我跟前的这两个后辈,功夫也很是不俗啊。依我看,他二人的轻功绝不在你之下。”

  “咱们九大弟子各有所长,轻功是‘采?花三蜂’九师弟的本事……”二月枫看了一眼独孤风,又笑了笑,继续说道,“四师兄,您说得没错,论轻功,我恐怕是比不上这位小兄弟的;论暗器,这位小兄弟也未必就输于我。他的本事,的确不错得很!”

  那“老汉”道:“这么说,你们刚才已经交过手了,结果如何?”

  二月枫笑道:“难分胜败。”

  那“老汉”看了看独孤风的肩头,笑道:“难分胜败?恐怕还是你占了便宜吧。小伙子肩上的伤口,是被你独门暗器弄出来的吧?不过,他跟你交过手之后还能好好的站着,也算是很了不起了。”

  地上,还有独孤风衣裳的灰烬。独孤风的靴子也明显有被火烧过的痕迹。这些如何逃得过二月枫的眼睛,他笑着说道:“这位小兄弟的手段确实了得,可一遇到四师兄您,便如孙大圣碰上了如来佛。四师兄您是‘南天火神’,要不是我怕被您的神火给烧到了,早就上山来拜见师兄您了。”

  那其貌不扬的“老汉”,竟然就是名震天下的“南天火神”祝侯烽!江湖传说他是火神祝融的后裔,可以驾驭烈火,若是有人不小心得罪了他,他随时都能教对方身上燃起大火,直至灰烬。当然,这些只是毫无依据的传言罢了。而“南天火神”祝侯烽武功奇高,却是实实在在的事。最令武林中人胆寒的,就是他的“金乌神掌”。这套掌法要以极深的纯阳内劲为根基,并没有太多花哨的动作,可一招一式皆有开山崩云之力;若是功力稍差的人接了这一招,立时便会被震碎五脏六腑。

  祝侯烽笑了笑,又立即板起脸来,对二月枫说道:“什么神神佛佛的,天下以道为正。”祝侯烽如此言语,想必是道教门徒了。

  祝侯烽看了看独孤风与吕莹,笑道:“他们的人品武功都是最一流的,可就是心肠太好,太没有江湖经验了,连这些小把戏都没见识过。喂,小伙子,你别在那儿傻站着了。你现在可以随便乱走,身上也不会再起火了。你可知道刚才你身上为何会着火啊?”

  二月枫在一旁听着好笑。独孤风只得答道:“不知道。”

  独孤风没有说是鬼神在作祟,反而坦言自己的无知,这倒大出祝侯烽的意料。祝侯烽向他解释道:“好小子,我告诉你,你听清楚了,以后可别再被人给吓倒了。刚才你们上山时,可否踩到了我那倒霉坐骑小毛驴的尸骸?老夫在它的尸骸上涂满了白磷,这白磷也叫黄磷,就是你们鞋子上那个有大蒜气味的黄蜡。这白磷可是极易燃烧的事物,稍一遇热,它就立即起火;夏日的时候,它还会自燃。你们两个的品性倒是很好,可运气也太差了点,一上山就碰到了这种事。这下好了,弄得身上都是磷粉。小伙子,你刚才向前走了几步,那靴子要跟地面摩擦,你那衣裳的下摆也要跟石头摩擦。这两个东西一经摩擦,还不立刻变热。这白磷一遇热,岂有不着之理?小伙子,你身上的磷粉已经烧尽,现在可以放心大胆地走路咯。”

  独孤风听后恍然大悟。知识无涯,独孤风也只是井底之蛙。而独孤风的可贵之处在于能正视自己的不足,可见他这只长得十分英俊的“青蛙”虽非全知全能之士,倒也并非金玉其外之徒。

  祝侯烽看了看吕莹,笑道:“可是,小姑娘你还不能乱走。为今之计,你也只能小心地除去外边的衣裳了。你可要小心些,别弄得着起火来!那可就不太好了,哈、哈、哈、哈……”

  吕莹望了独孤风一眼。她知道独孤风对此也是束手无策,又羞得低下头来,一时不知所措。

  就在独孤风和吕莹无计可施之时,祝侯烽神秘地说道:“小姑娘,老夫还有一个办法,可教你免受火焚之灾,你想不想听呀?”

  在吕莹看来,当众除衫是极为羞耻之事。这时忽听祝侯烽说他另有妙法,吕莹如何不开心。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吕莹忙道:“愿听前辈教诲。”

  祝侯烽说道:“小姑娘,这个办法简单,你只要跳进一个大水缸里就行了。白磷在水中自然是烧不起来的,到时你可以在水中洗掉衣服上的磷粉。你说这法子好不好?”

  吕莹苦笑着说道:“这法子好是好,可是这山顶上哪来的大水缸呢?”

  祝侯烽佯作为难状,假装思索了好一会儿,这才高兴地大声叫起来:“大水缸没有,大酒坛倒有许多!正好!那酒店奸商老板偷工减料,把一坛子清水混在这批酒中卖给我,正好做美人的浴缸!”

  祝侯烽慢慢走到一个酒坛旁边,说道:“小姑娘,这些江湖把戏,你们不知道;可江湖规矩,你们总该知晓一二吧。这江湖上没有白吃的饭,这你们不会没听说过吧?啧,小姑娘,这大白天的,你穿一身夜行衣干嘛?还用黑巾蒙着面,装神秘是吧?我看你这小姑娘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你长得究竟怎么样?小姑娘,你……小伙子,还是你来跟我说说,你家的小姑娘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啊?”

  吕莹与独孤风听后不语。

  祝侯烽急了,朝着独孤风喊道:“小伙子,你快说!不然我烧光她的衣服!”

  独孤风这才不好意思地说道:“依晚辈之见,唯有陈思王的诗赋,方能述其容貌。”

  祝侯烽皱着眉“啊”了一声,随即又捋须沉声道:“小伙子,你倒是说来听听。”

  谈起美人容颜,独孤风一时忘形。他喜道:“曹子建有言,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高山流水,林间樵夫能知音,可那草地上的牛羊呢?

  吕莹听了,心中又是害羞,又是惊喜。只可惜,她的俏脸被面纱遮住了。美丽少女娇羞的模样定要比这世上最漂亮的鲜花更美妙。

  祝侯烽见独孤风书呆子般不停地吟咏古赋,听得头都大了,他实在忍不住,忙打断道:“够了!我叫你跟我说说你家小姑娘长得是什么样子。你倒好,你这一通乱七八糟的,到底想说什么呀?大老爷们说话就要爽快,怎么可以这样扭扭捏捏的!我问你,你家小姑娘长得是漂亮还是不漂亮?要是你说‘漂亮’,我倒可以考虑帮她渡过劫难;要是你说‘不漂亮’,那就只能任由她烧光衣服了。”

  独孤风也觉刚才自己有些失礼,十分失态。他听了祝侯烽的话,犹豫了一下,这才吞吞吐吐地小声说道:“漂…漂亮。”

  吕莹听后如何模样,但见:春江带羞映明眸,银盘似喜化善睐;织女红霞拂粉面,姮娥玉兔入芳心。只是她那许多女儿家的心思,笔者实在无力描述。

  祝侯烽大喜道:“哈…哈,既然你这小姑娘人长得漂亮,那只要你给我当一天的夫人,我便助你渡过火劫。小姑娘,怎么样啊?”

  也许是刚才被火烧过的缘故,现在独孤风的心头也忽地冒起了一把无明业火,他愤声制止道:“不行!”

  说来也巧,就在此时,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霹雳,巨响盖过了独孤风的声音。

  雷声方止,暴雨便至。大雨倾盆,须臾间,众人衣衫尽湿。衣衫既湿,白磷又如何起火?

  秋雷惊天,仿佛云撕天裂。雷鸣过后,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这响声动地,却非霹雳之声。

  一时间,大地晃动,太虚山摇。太虚山顶,巨石崩裂,碎石激射。四下里,腥风大作,刺人心脾,风中腥气教人作呕。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危险,也感到了害怕。纵然是纵横江湖少敌手、杀人如麻胆包天的“南天火神”祝侯烽和“没羽飞将”二月枫,也不禁感到一丝凉意与恐惧,更别说那娇柔胜纤花、美貌如仙子的少女吕莹了。

  乌云蔽光,天幕低垂,天地间忽然暗了下来。奇怪的是,一对大灯笼却在暴雨中升了起来,而那两盏大灯笼却不是红色的,而是惨碧色的。而那对灯笼的上头,隐隐有一双闪着荧光的鹿角般的白玉。

  便是那林教头草料场的火,遇上了这般倾盆暴雨,恐怕也难以烧着了,而那对大灯笼却依然亮着,十分耀眼。腥风暴雨中,那对大灯笼的火光竟然不晃也不闪!这世上有什么灯笼能不怕雨水?

  那根本不是对灯笼,而灯笼的上头也不是一双白玉。那对“灯笼”忽地飞快上升,一道黑影也随之冲天升起,其高不可测。

  烛阴蟒!每个人心里都清楚,那黑影就是烛阴蟒的身子,那对“大灯笼”便是它的眼睛,而那双“白玉”便是它的角。

  这烛阴蟒有如万丈巨龙,教人如何不怕?吕莹原本以为那烛阴蟒也就是一条小蛇,要想制服它不过是反掌之事罢了;岂料这烛阴蟒竟然是这样一条大怪物,当真无从下手!一条蟒蛇尚且如此棘手,更何况雍正皇帝那条“真龙”呢?吕莹也天真地想过,凭自己一身不俗的武艺,想要深宫屠龙,也不过是探囊之事罢了。不曾想,这刺雍大业原是这般艰难,也不说那大内禁宫是如何的守卫森严,那雍正皇帝手下是如何的高手如云,就光是那有如天上迷宫般的人间圣地圆明园,也足以把刺客给绕晕了。

  可那吕莹却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中丈夫。吕莹见了那九幽精怪般的烛阴蟒,心中确实十分害怕。可她直面巨蟒,只是看了独孤风一眼,随即便握紧了手中的宝剑,腿下没有退缩半步。由此足见其深宫屠龙、大内刺雍的决心。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