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第四十七回 孤胆猫侠荐碧血 二月枫叶染红霜

剑帅传奇系列之一刺雍传奇 liuxiangke 3266 2016-08-10 14:46:00

  “没羽飞将”,这一绰号引经据典,倒是显得颇有文化韵味。武林中人将二月枫比作古之“飞将”李广与梁山“没羽箭”张清,以赞其弓箭、暗器的手段高强。可“二月枫”这个名字实在奇怪!

  杜牧《山行》诗曰:“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那“二月枫”之名定是由此而来。二月百花红,秋日枫叶红,二月的枫叶却是如何颜色?

  “没羽飞将?二月枫”。当今江湖上,十人中至少有九人听说过这一名号。而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却屈指可数。

  “飞霜叶”,这是二月枫的独门暗器,《暗器谱》中排名第一,可谓妇孺皆知,却没有一人见过他的这门绝技。

  凡是想要见识“没羽飞将”暗器的武林高手,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在二月枫的暗器之下。他们的尸身上,都只留下一道极细的伤口和一片白玉制成的枫叶。而那片“枫叶”,已被鲜血染得殷红。

  一只白玉般的手中,忽然多出了一片白玉做的枫叶。任谁也难以相信,那般丑陋的男子竟会拥有一双这么漂亮的大手。就是这双漂亮的大手,已不知夺去多少武林好汉的性命了。

  而那白玉枫叶更是漂亮,它漂亮得可怕,也白得可怕。它可怕,是因为它被抓在二月枫的手中。只要二月枫的手微微一动,便立刻会有一位江湖汉子的鲜血流出,将这白玉枫叶染红。

  从来没有人能看清楚二月枫掌中暗器是如何出手的,更没有人能接住他手里的暗器。而现在,二月枫手中的白玉枫叶已对准了独孤风的咽喉。

  只见吕莹急忙跑到独孤风的身边,附耳低言了一番。

  独孤风闻得吕莹浑身桂香馥郁,她朱唇轻启处,便是兰气扑鼻时。一时间,独孤风只觉自己如置氤氲烟霞之中,心猿意马,魂魄早丢了开去。他被这一阵香气迷了心神,竟忘了聆听吕莹那有如春风细雨般的妙音。

  独孤风也觉自己十分失礼,努力定了定神,红着脸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此时吕莹的话早已说完,闻得独孤风这般相问,以为他对自己的言语不以为然。她急着小声劝道:“待会儿你可千万不能接下他的暗器啊?”

  独孤风听了吕莹的话,“啊”了一声,心中大是不解。吕莹为何一定要让独孤风败给那“没羽飞将”?现在独孤风与二月枫尚未交手,胜负并不可知。倘若独孤风输了,依着他们先前的约定,独孤风与吕莹又如何能再上太虚山?

  “方才我跟五师兄的谈话被你们听了去,本来是留你们不得的。可是我看你二人气度极是不凡,也不像是会在背后说人闲话的小人。那这样吧,今日只要你二人不上这山,我便放你们一马,如何?”二月枫说道。

  “旁人的闲事,我不想听,更不会说。不上太虚山,拿不到解药,我也不能走。”独孤风答道。

  “可是,你要上山,就必须先接住我手中的暗器。”二月枫道。

  “既然你说这山是你师父的,现在你又定下这上山的规矩,倒也合理。”独孤风道。

  “从来没有人能接住我的暗器!”二月枫道。他的眼中,已放出了炽热的光芒。

  独孤风不语。

  “你还不走?”二月枫问道。

  “今日我定要上山。”独孤风坚定地答道。

  吕莹紧张地望着独孤风。她忽对二月枫说道:“您是前辈高人,本应让着我们这些小辈的。他若接不住您的暗器,便算他输了,您还是天下第一的暗器高手;可您若伤了他,便要算您输了,前辈可不能以大欺小!如何?”

  “暗器一出手,定要见血!这是连我自己也做不了主的。他若真死了,那就算我输!到时我会让你上山的。”二月枫望着手中的暗器,冷冷地说道。冰霜似的暗器,却点燃了他心头战斗的火焰。

  “不行!”吕莹惊呼道。

  就在吕莹出声之时,二月枫的暗器已经出手。吕莹那有如黄莺出谷般的天音,早就完全淹没在了凄厉的暗器声中。

  一时北风卷地,几片染霜的枫叶在空中呼啸飞旋,以极快的速度朝独孤风飘去。

  独孤风的剑刚一出鞘,便听到二月枫手中的鸟笼发出“铛”的一声巨响。

  吕莹循声望去,只见二月枫依然稳稳当当地托着手中的鸟笼,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刚才那一声巨响也不知是如何发出的。

  再看独孤风,他腰间的长剑一出鞘,便立即化作一泓秋水,旋即又变成了一条飞龙。宝剑的光幕已将独孤风的全身笼罩。

  “铛”声再响。二月枫的白玉枫叶刚好迎上了独孤风秋水剑的锋刃。那片枫叶立即断为两半,无力地掉在了地上。

  几乎在同时,独孤风猛地提起左手,用力挥出剑鞘。又是“铛”的一声巨响,独孤风正好拨落了另一片白玉枫叶。

  “嘶”地一声,独孤风肩头的衣服已被暗器划破。吕莹紧张地望着独孤风,心中万分担忧,不觉金莲几度移,玉手香汗生。

  地下散落着几片白玉枫叶。一片已断为两半,一片已摔得粉碎。还有一片枫叶,其大半已埋入了泥土之中,只露出晶莹剔透的一角。这片白玉暗器一侧的边缘处,已染上了一丝殷红。

  独孤风剑走若游龙,他用剑尖轻轻地挑起土中那片完整的白玉枫叶。

  电光石火之间,独孤风的剑竟已送到了二月枫的面前。剑尖在距二月枫鸟笼半尺处突然停住,剑尖没有半分晃动;而剑身上的那块白玉枫叶,仍然端端正正地放着,不见丝毫偏移。

  二月枫见了独孤风的剑法,心头大惊。

  吕莹在一旁,只听得“铛”“铛”“铛”三声巨响,便见到独孤风的剑尖已指着二月枫的胸膛了。她以为独孤不听己言,接下了二月枫的暗器,心中暗叫不妙。

  缘何?吕莹心想,那二月枫是武林高人,自命暗器天下第一,最好面子。倘若独孤风没能接住他的暗器,他得胜后难免沾沾自喜,又要以前辈身份自持,自然不会为难独孤风;到时吕莹几句软语,便可求得他让开上山之路。可若独孤风接下了二月枫的暗器,那二月枫在自己最得意的绝技上失了手,定然要恼羞成怒,到时他与独孤风纠缠起来,再想要上山就麻烦了。那二月枫成名日久,功力精深,江湖经验极其丰富,命丧于他暗器之下的高手不计其数。便是独孤风与吕莹双剑联手,也未必能从他手下讨得好去。

  二月枫看了看独孤风肩上的伤,又看了看那白玉枫叶上的殷红,得意地笑了。当他见到地上的那颗石子时,脸上的笑容便已凝结。待得他瞧见独孤风的剑尖时,就再也笑不出了。

  二月枫心里清楚,独孤风在自己打出暗器的同时掷出飞石。二月枫竟然未能及时察觉,任由那飞石击在鸟笼之上而躲闪不得。二月枫手托鸟笼,自然是晓得那飞石劲道的。倘若那飞石不是掷向鸟笼,而是击向二月枫身上的死穴,其后果他也是清楚的。

  显然,二月枫并未使出真正的绝招。他的暗器出手无情,他也很少手下留情。不知为何,他今日见了独孤风与吕莹,心中十分喜欢,不禁心生相惜之感,竟不忍痛下杀手。二月枫若当真把那冠绝江湖的“飞霜叶”使将出来,独孤风纵然能侥幸逃得性命,身上的也绝不会只有肩头的那一小道口子。

  二月枫是留了一手的,却不知独孤风是否也没有尽出全力。他二人的武功究竟孰高孰低,尚不能断言。

  不过,独孤风的剑尖已经开始有些轻微的晃动,而他拿着剑鞘的左手更是抖得厉害。那白玉枫叶的后劲极大,独孤风接下两枚后又飞快地出剑,初时并不觉那枫叶暗器如何霸道,可渐渐地便觉双臂酸麻,使不出劲来。再看看独孤风的虎口,竟已有些开裂。而那二月枫依然稳稳地托住鸟笼,不见丝毫的抖动。

  “我输了,没接住这第三枚暗器。”独孤风望着剑上微微颤抖的白玉枫叶,淡淡地说道。

  二月枫听后大喜,说道:“嗯,你这小子倒挺有自知之明的。”

  二月枫又转向吕莹,叫道:“小姑娘,你也挺有眼光的。你这郎君功夫虽不如我,人长得也没我英俊,却也是难得的武林奇才,少见的江湖美男子啊!哈、哈、哈、哈……”

  独孤风的功夫不如二月枫,这或许是事实。可若说独孤风长得不如眼前的这位二月枫英俊,便是盲人在场,也听不下去了。

  也不提吕莹听后羞得是如何模样。却说那二月枫仔细打量了独孤风一番,这才郑重地接过他剑上的那片白玉枫叶,说道:“你刚才的一剑若已出了全力,那数年之后,你的剑法或许能赶得上我司徒师弟。你刚才的一剑若未出全力,那我绝不希望与你为敌,只因你的剑实在太快、太可怕了。我看你君子谦谦,那一剑多半没有尽力。因此,我决定今后纵不能与你为友,也绝不会与你为难!我不与你二人玩闹了,你们上山吧!”

  独孤风礼貌地还剑入鞘。他与吕莹谢过二月枫之后,便上山去了。

  独孤风与吕莹俱是轻功极佳之人,二人转眼便到了山腰之上。从山腰处往上看,只见山顶上浓烟滚滚,好像烽火台一般。

  独孤风与吕莹心中疑惑,也不知山顶上出了什么事。他二人加快脚步,御风而行,片刻间便上了太虚山。

  谁知独孤风与吕莹一踏上太虚山顶,便踩着了一具尸骸。独孤风赶紧跳开了,吕莹也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心中又惊又愧又怕。虽说那吕莹女侠智勇过人,乃是女中的丈夫,可她毕竟还是一个二八之龄的江南小姑娘。一个小姑娘见了尸骸,哪有不怕之理?更何况,眼下她正在自己心仪男子的身旁,那便更显娇弱了,她那飒爽的英姿也暂时不见了踪影。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